愛情事件簿

家務事,男人少裝白癡

By
on
2008-07-29

家務事,男人少裝白癡

文/zen

(本文發表於2008.7.1自由時報兩性異言堂版)

女人常常氣不過自己的另一半,覺得另一半永遠處於狀況外,不是回家後就東西亂扔,像個大老爺的攤在沙發上看電視、發呆;不然就是拜託做一點簡單的小事,例如幫忙擦桌子、倒垃圾、關電視等等,男人卻總是答應後便拋到腦後;再不然,就是雙手一攤,說自己就是學不會(家務事),半撒嬌、半耍賴的把工作都堆給女人;還不然,就是自以為了不起,明明在外面工作受了委屈,回家還要裝大爺,擺出高姿態。

女人們對於男人在家務勞動方面的白目,通常不是一笑了事,認為男人是長不大的孩子;不然就是認命,認為事實就是如此,只好自己多勞心一點。畢竟,另一半在外工作也的確辛苦,加上另一半的家裡從小就寵,導致什麼(家務)都不會,也做不來。

我們的社會亦認為,男人天生就應該是陽剛的,主外的,不應該做那些女人才應該做的事情。然而,忍耐和默許,最後往往以衝突和彼此傷害收場。如今的社會知道要提倡兩性平權,女性的社會地位也日漸提升。然而,建構社會性別認同的邏輯卻依然維持在父權體制底下,結果是兩性雙方都為互動方式而苦。

例如,男人在家務勞動上的白目無能背後,就是被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男性特權觀」念所宰制(而這觀念則來自父權體制)。簡單說,當男人以我就是學不會、做不來,乃是天生如此為藉口(人無天性,絕大多數的人性或性格,都是後天透過社會化而建構的。例如,在兩性平權的社會/家庭裡長大的男生,絕對不同於父權社會裡長大的),躲避例如家務勞動時,男人其實是在運用社會賦予的特權,壓迫女人就範,乖乖的承擔起女人該做的工作(雖然連男人自己都不知道)。

正因為男人天生佔據了特權,且社會採用尊男為大的邏輯而建構的(父權社會),導致繼承這些特質的男男女女,多半不証自明的認同男性,接受男性支配,並將男性是為兩性中心,然後男女雙方都不自覺的投入壓迫女性。例如,男人被(女人,通常是媽媽)訓練成不會做那些被視為是女性該做的工作,就是「父權體制」在維護男性特權(且透過女性來執行),維護男性優越地位的一種方法。

男性支配認為,男人優於女人。男人中心,男人眾人目光的焦點。例如當一群人裡只有一位男生其他都是女生時,多半傾向詢問男生的意見,並請求定奪。另外,歷史或社會在認可人類經驗的存在時,以男性的經驗和生活為主(女性的不是被邊緣化就是被忽略)。

認同男性的社會觀念,讓美學尊男性陽剛特質為大,且將社會主要工作全都交給男性(例如上至總統、下至戶長,絕大多數情況都是男性擔任)。偶爾有冒出頭的女性,其身上也多擁有所謂「男性特質」,且必在職銜前面掛上個「女」字,例如女警、女醫生、女老闆等等。簡單說,我們的社會認為擁有男性/陽剛特質的人才會勝出。

現在的兩性平權,比較像父權體制對部分願意接受男性陽特質為上的女性「退讓」,認可其社會地位的提升,但前提是必須在其他地方繼續遵守。例如,職業婦女依然被要求要帶孩子,處理家庭中絕大多數的家務勞動。因為社會用「男主外、女主內」的邏輯建構這個事實並沒有改變,所以,女人要做男人的工作可以,只要原本女人的工作也繼續做好就行。

不過,女人們也別因此而指責男人。例如男人的不懂家務或其他白目行為,也是從小生活在這個充滿性別歧視的社會中,耳濡目染而成,絕大多數男人並無意以此操弄女性。男人不是因為身為男人而壓迫女人,而是他身處父權體制之中。

壓迫往往是不自覺的最有效且能長久,絕大多數人選擇假裝不知道,保持沉默,讓「父權體制」繼續壓迫「女性」,以生活白痴的態度讓女人接手家務只是其中一例,說明性別歧視與男性特權是如何隱藏於社會生活之中,控制著男人女人。

女人並非次等,男人也沒那麼優越,存在於社會生活中,許多不証自明的壓迫行為,需要兩性更細心的去檢視,挑出,從而改變看待兩性與互動的方式,才可能逐漸廢棄父權體制中認同男性、男性支配、男性中心對兩性的傷害。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