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捍衛閱讀權的戰爭-史上最強圖書館員的故事

By
on
2008-08-27

捍衛閱讀權的戰爭-史上最強圖書館員的故事

文/zen
(本文發表於2008.10全國新書月刊)
書名:圖書館戰爭
作者:有川浩
譯者:黃真芳
出版社:台灣角川

有一次,我在台北微風廣場的紀伊國書店閑逛時,就在「2006年日本年度十大暢銷書的榜單」中,發現《圖書館戰爭》一書高居榜上,「圖書館戰爭」這個書名實在太有趣,令人不免好奇想像,究竟書裡說的是怎樣一個故事?

不久前,在網路書店的圖書商品頁發現《圖書館戰爭》一書中文版的問世,不由分說隨即訂購,非常期待閱讀此書。

收到書後得知,原來《圖書館戰爭》是日本輕小說,是架空小說,時空背景設定在距離現在不遠但卻與現代完全不同的平行虛構世界的未來。

故事背景-媒體優質化法的通過

故事發生在正化三十一年(正化接於昭和之後,是作者虛構的天皇紀年,實際世界的紀年是平成),是距今(2008)十年後左右的近未來世界。故事起源背景是昭和最後一年,日本政府為了取締日益嚴重擾亂公共秩序、善良風俗,從而制定了「媒體優質化法」,以壓倒性的違憲手段,意圖以此法施行大規模的出版品管控,剔除所有對於國民身心發展不良的作品(其實就是禁書令)。

原本在講究自由民主的日本,照理說不應該通過此類行同禁書令的法律,但由於媒體們只在乎此法律的八卦扒糞式報導,沒能切中要害的向人民宣達此法令的嚴重性,於是就在人民的不了解與政治冷感下,進而被默許通過了,此法案的通過,又被稱為昭和政界的七大不可思議事件之一。

基於「媒體優質化法」的來勢洶洶,原本的反對派四處尋找足以對抗「媒體優質化法」的根據地,最後,在一九五四年由日本圖書館界所起草的「圖書館的自由宣言」(日本圖書館自由宣言是真實存在的,被作者有川浩挪為發展故事的背景設定),發現了足以對抗「媒體優質化法」的依據,進而迅速的僵「圖書館的自由宣言」通過成為法律條文,附加於日本圖書館法既有的三章之後,成為第四章,做為制衡「媒體優質化法」的手段。

圖書館法第四章-圖書館的自由:

第三十條 圖書館有收集資料的自由。
第三十一條 圖書館有提供資料的自由。
第三十二條 圖書館必須保守使用者的秘密。
第三十三條 圖書館得以拒絕所有的不當檢閱。
第三十四條 圖書館的自由被侵犯時,吾輩必團結力守自由。

由於圖書館界急於通過得以對抗「媒體優質化法」不受約束的檢閱裁量權的法源,因而來不及詳細制定法律條文,保留了諾大的法條詮釋空間,也替故事發展確定了社會背景架構。

媒體優質化法:國家得以檢閱並排除不良刊物

「媒體優質化法」通過後,國家機器得以任意檢閱出版品,並逕行排除被視為不利於國民閱讀的刊物。不過,巧妙的是,「媒體優質化法」並沒有直接限制人民的出版和言論自由,而是等到書籍出刊後,再動用「媒體優質化法」的檢閱權查封不合格之作品,且並不對任何人課以實質處罰(例如並不懲罰出版人、作者或販售書店),只是大量從市面上回收已出版但被判定為不能於市面流通之書籍。

由於「媒體優質化法」的任意檢視權,使得市面上的出版品出版後又被限制銷售,出版社經營成本大增,圖書定價不斷攀升,隨便一本書籍便要價五六千塊日幣,過高的書價與過嚴的審閱權使得人民購書意願降低。

故事開始-圖書館捍衛閱讀自由

「媒體優質化法」通過後,雖然作為抗衡的「圖書館的自由宣言」也迅速被立法通過,在圖書館所屬的範圍內,人民得以自由借閱圖書。然而,「媒體優質化法」執行單位,為了順利執行稽查任務,開始自我武裝,建立軍隊,並以武力優勢,逕自對書店與圖書館進行檢閱,使得空有法律卻無實權捍衛閱讀自由的圖書館界,因而爆發被支持「媒體優質化法」的激進團體武裝攻擊,造成十餘名圖書館員身亡的悲慘事件(史稱日野的噩夢)。

為了有效抵禦「媒體優質化法」的任意檢閱,於是圖書館界以自衛的名義,開始自我武裝,建立圖書隊,設立防衛員,與「媒體優質化法」的執行單位展開武力對峙。

以暴制暴,讓圖書館員成為史上最強的捍衛閱讀戰士,工作任務遠比警察或自衛隊軍人還要危險,而合格的圖書館員(即便是從事簡單的後勤文書工作)都必須先通過如同新兵訓練的單兵操練課程,且在往後的工作環境(圖書館),隨時可能遭受來自「媒體優質化法」執法單位的武裝攻擊,是個有喪命覺悟還願意為圖書服務的工作。

或許有人會質疑,民主法治國家怎會發展到容許內部小型武裝鬥爭的存在。然而,姑且忽略故事設定的天馬行空,以社會批判的角度來看,作者毋寧是諷諭性的作法,諷諭空有民主法治的日本社會,在人民政治冷漠、媒體只在乎八卦扒糞、國家機器被特定有力人士把持之下,通過一連串荒謬的法律。對架空小說來說,荒謬只有以荒謬來對抗,因而最適合捍衛閱讀自由的,就是坐擁龐大藏書的圖書館員。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認為,此書真是沉重的社會批判小說。其實並不是。一開始就已經提到了,本書(其實是系列,後續還有《圖書館內亂》、《圖書館危機》、《圖書館革命》、《別冊圖書管戰爭》等書)是輕小說,故事的背景設定雖然立意探討人們的言論出版與閱讀自由權,且在故事開展過程中,也透過主人翁之口談了不少作者對於禁止與開放言論出版閱讀自由的正反雙方的觀點。

不過,故事本身的情結開展卻是幽默爆笑,帶著青春氣息,且以大量的圖書隊間的人際交往(愛情、友情、同事之情)來淡化嚴肅議題的討論/引介時會對一般讀者造成的說教效應,從而成功架構起一部實為探討嚴肅話題,卻被輕鬆幽默的對話與大量若有似無的男女情事和偶爾來一下的武鬥動作場景給化解,讓讀者在輕鬆的享受閱讀之餘,得以將言論、出版與閱讀自由的重要性吸納入腦,堪稱兼具寓教於樂的小說。有川浩的《圖書館戰爭》系列出版後,果然隨即引發日本社會的好評,截至目前為止已經熱賣超過百萬冊,且陸續有漫畫、動畫等延伸版本出現。

故事本文……

《圖書館戰爭》全書共分五章,破題(圖書館有收集資料的自由)從新進圖書館員的訓練開始講起,主角是對圖書館員工作抱持憧憬的笠原與一眾新人承受新兵訓練的操練課程說起,並回憶笠原之所以憧憬圖書館員工作,是因為高三那年,她原本想在書店買下一本闊別十年後的系列故事新作品,沒想到此書卻被列為禁書,不得販賣。笠原為了買下此書,不惜將書藏匿在自己的身體裡,卻還是被「媒體優質化法」執法人員發現,並威脅若不交出書籍,便要以竊盜罪將其移送警局,而笠原為了捍衛該書,竟也同意被捕。就在故事要往最糟糕的事態發生之時,一名二等圖書正跳了出來,以「圖書館有收集資料的自由」要求「媒體優質化法」執法人員退出書店,保住笠原想買的書,而這位捍衛圖書的英雄,自此被笠原視為偶像,進而立志成為圖書館員,而且是工作內容最危險的「特別防衛員」(必須武裝與「媒體優質化法」執法單位對抗的特殊部隊)。

<圖書館有提供資料的自由>(第二章)與<圖書館必須保守使用者的秘密>(第三章),探討一名在圖書館借閱特殊書籍(牽涉血腥與殘暴作品)的青少年犯下無差別殺人事件後,警局與社會輿論要求圖書館交出該名少年的借閱紀錄,而圖書館以「圖書館必須保守使用者的秘密」拒絕,進而引發社會輿論的一片攻伐,指責圖書館為殺人幫兇。然而,作者透過本章中的個案,卻企圖探討更為深層的議題,閱讀的確會影響人格與思想的養成,然而,殺人犯所選閱的作品就該因此被禁嗎?人真的是因為讀了那些「不良刊物」才萌發殺機的嗎?若果書籍是造成人行凶的主因,那暴力血腥電玩等更去脈絡化的直接兇殘難道都沒關係嗎?社會家庭的崩解也沒有影響嗎?

<圖書館得以拒絕所有不當的檢閱>(第四章)則延續上述事件發展,趁試探討了閱讀/圖書禁止令這個話題,並藉一群熱愛閱讀的少年為了探索青少年殺人與閱讀關聯性,從而製作了關於「圖書館管制問題」的問卷調查(問卷在本書第262-3頁),透過問卷調查,重深沒有任何人有權利管制圖書館的圖書收藏計畫,沒有任何作品可以因為任何因素而預先自我審查,拒絕收藏某些看似不利社會的出版品(例如故事中會造成青少年思想與行為偏差/殺人的血腥作品)。

最後一章,<圖書館的自由被侵犯時,吾輩必團結力守自由>(第五章),以動作片的方式,闡釋圖書館員捍衛其自由的決心和作為,故事發生在圖書防衛基地司令出席某長期資助圖書館的企業家葬禮時,被激進份子綁架,而圖書防衛隊為了救出司令,對抗來自外界不利於圖書館捍衛閱讀自由之人士所做的一切努力,讀來頗有好萊塢動作片的身段,但因故事的核心主軸在於捍衛閱讀自由所甘願付出的龐大代價,例如原本已經經費拮据的圖書隊,為了取得能對歹徒所在的廢棄大樓開火的權利,不惜一切經費支出,以最快的速度買下該棟廢棄大樓的所有權,目的就只為了救出防衛司令。

《圖書館戰爭》讓人得以在幽默搞笑的輕鬆(偶爾穿插武鬥場面)情節下,思考人民的言論、出版與閱讀自由,是今年絕對不容錯過的精采好書,而原本給人文靜內歛而容易被忽略的圖書館員,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捍衛言論出版與閱讀自由的戰士,真讓人血沸騰。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薛西

    2008-08-28

    哇,這本書很酷,
    昨天一讀到你這篇就趕快去下單了。

    • 回覆

      Zen大

      2008-08-29

      版主回應
      真的很好看
      我也很期待後續的系列小說出版
      2008-08-29 10:25:01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