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接待大陸畫家陳丹青先生

By
on
2008-08-29

接待大陸畫家陳丹青先生

文/zen

日昨(200.8.8.28),陪老婆去接待大陸來的作家/畫家陳丹清先生。

臨時接到老婆說要接待陳丹青先生,我還推掉了當天原本要開的一個寫作企畫會議,還好雜誌社的責編很通融,否則就難為了。

初次知道陳丹青,是在簡體書店看到《退步集》,很有趣的書名,讓人想到「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該書談的,興許是教育。後來,去年底到廣西南寧時,陸續看到陳丹青先生的幾本著作,買了幾本厚的(小訪談就沒買了)。

讀陳丹青這批書很是有趣,發現作者是旅美畫家,後來決定回中國定居,書中談的,不外乎他在國外生活的所見所聞,回中國後的所見所聞,主要設定在文化藝術與教育行政等方面,兼有一些談魯迅、城市、景觀建築等議題的文章(後面這些,似乎是應邀而寫/談) ,以敢說敢言敢批判著稱。

總之,透過書籍,隱約覺得,這是號大人物。

所以,當老婆說要接待陳丹青先生(據說是應張大春之邀前來由印刻文化主辦的文學營演講),問我能否陪她去時,不假思索一口就答應了。當時我心裡想,能有機會親眼看見像陳丹青這樣走遍世界,再自己的專業領域專研數十年的人,對自己應該會有不少啟發。

老婆怕招待不周,還花了點時間做了行程表。

早上抵達飯店後,四處尋不著陳老師。飯店的人還四處去找了,後來,還是陳老師自己冒了出來,跑來相認。當陳老師走過來時,我一眼就認定絕對是此人沒錯,頂著一顆圓潤飽滿的大光頭,很文人氣派的眼鏡,珠圓玉潤的大耳朵,一身墨色穿著,走路得端正,表情凝鍊,說是曖曖內含光,一點都不為過(不過,照片似乎以嚴厲/肅為主調)。

原來,陳老師跑去餐廳吃飯了,也沒能帶上手錶,手機也關機,所以延誤了一點時間。

然後,老婆大人和我就把出版社要交給陳老師的二十本作者樣書搬了上樓,並和老師寒喧了幾句,拿出從家裡帶來的書,讓陳老師簽名,再來就驅車去了故宮。

陳老師說,去故宮也不為別的,只想多看點書畫,可惜最後讓陳老師失望了,改裝後的故宮,分區展館雖然做得不錯,但書畫方面,以常態性換展為主,似乎沒有展出某些凡造訪故宮的人都很想看的臻品(好比說翠玉白菜就被當作鎮館之寶,隨時都有展出),陳老師遍尋不著他當年(曾經來過幾次台灣,逛了幾次故宮)在故宮看到的李思訓等名家的作品,雖然還是看到了董其昌、文徵明等名家的作品,但看得出陳老師的遺憾。

對於故宮,我也認為改良之後的館場動線、展覽館什麼雖都遠比過去好,但在館藏的展出上卻顯得更為稀少且容易讓遠道而來的客人出現失落感,場地太小固然是絕對的影響因素,但策展者沒能顧慮到各種藝術領域中的頂尖作品的常態性展出,似乎也是可以多做思考改進的地方。甚至我認為,台北就該有作分院,做更大規模的常態性展覽,畢竟故宮珍藏太多,且是台灣招攬外國觀光的重要景點。

由於陳老師看不到太大量的書畫真跡,只好帶老師去藝品展售中心,挑選一些畫冊。我發現,陳老師看畫挑書,看得很仔細,且非常專注,似乎藝術家之眼和我們這些平凡俗人不同,不只能讚好,更能細看且細剖好在哪裡,而我從昨天的陪逛故宮的過程中,體會良多,大凡在專業領域有突出成就者,皆是能深入自己的專業,終日淫浸其中,不知時間之流逝,不知老之將致,永遠顯得興致勃勃,衣帶漸寬終不悔。

最後,陳老師買了將近三萬塊的畫冊(幸好能以人民幣和美金等支付),稍稍彌補了看不到太多書畫真跡的遺憾。

挑完畫冊後,在四樓的三希堂用了點心,稍事休息,閒聊幾句,發現陳老師對於美的事物,果然很敏銳,隨即能掌握其中的特點,且能歸納出自己的觀點。

逛完故宮,用完午餐後,碰巧遇到演習,得了三十分鐘休息,老師又續逛藝品店看畫冊,我和老婆則在外面休息看人。

演習結束後,先驅車回飯店放老師的戰利品,再驅車前往信義誠品,因為陳老師想逛逛誠品(還特別指明該處),且晚上的晚宴也在附近。剛好誠品我還算熟,約略對陳老師做了點介紹,順利完成一天的接待工作,把老師送往晚宴地點。

我認為,陳丹青老師是那種很厚實的人,整個人給人一種穩重、方正但卻又圓潤(而非圓滑),飽滿卻自謙,走路言談都是一派正方,穩重卻顯飄逸。碰到與書畫(乃至於美)有關的事情就隱隱然的興奮,渴望接觸了解認識,但又絕不會讓人感覺急躁,果然是看過大風大浪,走遍世界的人。

就我來看,得陳老師內裡有很多學問,卻不炫學,但很敢講(即便是在中國,更是以直言坦說出名),最難能可貴的是,雖然口中有不少批判與指教的論點,但也會安靜的聽(例如像我這樣的晚輩)說一些不成熟的觀點,且專注得讓人覺得他很有興趣於你所說的),或許他不贊同,但不會用那種吵鬧打鬥式反駁。

陪著陳老師逛一天的故宮、誠品,雖然沒有說太多的話,也沒太長時間相處,但卻能從其舉手投足、言談舉止,感受到那獨特的氣韻氛圍,簡直陳老師自己就是尊活雕像,活出自己的風骨與神韻,能活成這樣,才真是有血有肉,知道自己在做/想/要什麼,非常有意思,確實收穫良多(還順便造訪改裝後的三希堂與誠品信義店三樓的咖啡館,此二處都是經常擦身而過的地方)。

公領域正式場合的陳丹青我不清楚,不過作為被接待的客人,陳丹青老師算是很客氣有禮,一點大人物的架子和派頭都沒有,很多事情也都親力親為(例如扛那些厚重畫冊,說什麼也不讓我代勞)。

P.S.唯一對陳丹青老師比較不好意思的,是當陳老師跟我提到當年他來台灣曾經見過清大某陳老師時,我把那個和陳老師所提及的陳老師有一個名字之差的另一個陳老師搞混了,且介紹起那另一個陳老師,希望陳丹青老師日後發現這個錯誤時,不要生氣囉。

延伸閱讀
退步集,立緒(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09990
退步集續篇,廣西師範大學(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china/chinafile.php?item=CN10098119
http://blog.sina.com.cn/danqing(已收攤的博客,但還是有不少文章可以看看)
http://artist.artron.net/artistfront_new/index.php?aid=A0000075(陳丹青官方網站)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