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定情信物決定我愛你

By
on
2008-09-01

定情信物決定我愛你~遺忘定情信物的現代愛情

文/zen

(本文發表於2008.8.20自由時報兩性異言堂版)

現代人交朋友的形式,千奇百怪,甚至有砲友(一起打炮的朋友),以至於戀情的確認,不能以身體接觸的程度來界定(也就是說,上過床不代表就是男女朋友,一夜情和砲友都可以上床,但卻沒有愛),而是必須與彼此心意的許諾,向對方承諾,自己願意接納對方,兩人成為一對戀人。

在過去,定情靠信物~信物代表山盟海誓

仔細一想,從各國的經典愛情小說到現代愛情小品、青春偶像劇裡,男女主角之間,在向對方許諾愛情之時,一定會有一場戲,用來交付「定情『信』物」,確認彼此的關係。

定情信物在戲劇中之所以重要,在於以「信物」預表兩人間的關係。通常,信物的選擇是天馬行空,無奇不有,不過,以方便戀人隨身攜帶為主,例如玉佩、香包、髮釵、戒子、項鍊為主。

然而,戲劇裡剛交付完定情信物的戀人,往往被迫開始承受來自各種外力的壓迫或衝擊,考驗著彼此的感情,男女主角被甚至迫分開,淪落天涯,天各一方,而男女主角們,就靠著不時拿出定情信物來擦拭、觀看,確認彼此的心意,等再重逢的一天。

不過,我卻赫然發現,在現實生活裡,現代的男女關係,好像已經很少交換「定情信物」這個儀式。

定情信物,似乎被現代愛情給遺忘了。更嚴重的是,遺忘交換定情信物的後果,是越來越多人不看重自己的愛情,總是隨便的開始,輕易的結束。

現時代,禮物取代信物~禮物只是搏君一笑

現代人追求愛情時,喜歡送花送禮,三不五時就來頓浪漫大餐,以大量垂手可得的商品(有人不是說,能花錢解決的事情都很簡單),包裝成各式禮物,分批在適當時機出手,搏取戀人歡心。

贈禮當然沒有不好,也能替戀情加溫。問題是,禮物是增進雙方好感的一種輔助工具,不光是對戀人有效,對其他社會關係的人也有效,並無特殊之處。

然而,定情信物就不同了,信物強調的,是這件物品在交付給戀人時,與對方共同訂下的山盟海誓,是必須「信」守的,而信物,則是見證雙方愛情之所以成立的約定的證物,是非常獨一無二的。雖然,信物很可能只是隨手捻來的隨身之物,也很可能是到處都可以買得到的。但是,信物之所以不同於禮物,在於信物是從戀人身上隨手取下,因著彼此定情,而交付給對方,作為見證之用的證物;和精心選購、包裝,再交給戀人的「禮物」,份量完全不同。

或許因為,進入消費社會之後,所有的東西,都可以花錢買到。物品變成商品,而且被大量複製生產,毫無獨特性,信物被禮物取代。

信物是戀人的表徵~見證愛情 貼身信物贈戀人

禮物和信物最大的不同,是信物贈予之前,是戀人的貼身攜帶的東西,象徵著戀人的一部分,沾染著戀人的體味香氣,擁有戀人的生命氣息。交托信物,等於是戀人將自己交託給對方。然而,禮物多半透過選購而得,不曾進入贈禮者的生命,乃是贈禮者的身外之物,雖然禮物仍然帶著贈禮者的心意,但卻無法像信物,有著將某部份的自己交付給對方那樣的分量。

信物定情,是見證愛情承諾的象徵,已經在現代愛情生活中消失了。即便用來求婚的婚戒,也是在珠寶店選購的商品,是和戀人無關的身外之物(頂多有經濟價值的貴重,卻還沒有沾染上情人的體味香氣,生命痕跡)。

不再以「信」建立的現代愛情~看重儀式 愛情不再草率分合

信物定情的消失,深刻來看,似乎象徵現代戀人們在許諾愛情時,不用提醒彼此雙方,不用把誠信(trust)擺在第一位,難怪,現代男女分合聚散如此之快速無常,分手或離婚,彷彿兒戲,可以因著一時衝動與好感而結合,也可以因為一點不滿而分開,對於關係的建立與結束,毫無誠信可言。

私心以為,要提醒戀人們看重關係,願意為關係付出,願意為承諾犧牲,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在於,交換定情信物,信物本身是什麼不重要,但一定是象徵自己一部分的東西,透過這個儀式,讓彼此雙方確認這段感情,是建立在誠信的基礎上,共同經營、一起發展,如此才能長長久久,不會隨便聚散離合。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