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海角七號熱賣,不等於國片復興

By
on
2008-09-12

海角七號熱賣,不等於國片復興

文/zen

最近一周,最令人振奮的文化消息,當屬電影《海角七號》票房突破五千萬(更於上映第三週擠下好萊塢大片,拿下票房冠軍),接著上檔的《囧男孩》也開出好成績。

輿論一致推崇《海角七號》,愛跟瘋的台灣人,票房破億,恐怕都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真正困難的,是《海角七號》的激情過後,國片能否接二連三的交出好成績?成為振興國片工業的契機?亦或只是曇花一現,只是一道燦爛的流星?

二十年前台灣的國片沒落後,美式好萊塢電影席捲全球商業電影市場,電影院播的,清一色是好萊塢電影,國片的沒落,其實是美式全球化興起所造成的,不光台灣,香港日本韓國的電影工業全都在好萊塢的猛攻之下,一一淪陷。

淪陷後的國片,由於新聞局輔導金制度的推出,有限的預算勉強支撐電影拍攝,加上導演學識繼承來自歐陸藝術電影,國片日漸與商業市場脫節(反正也被好萊塢搶走了),走上小眾藝術電影。雖然屢屢在藝術電影圈拿下各種大獎,但已非沒有受過符號學、詩學、電影敘式訓練的普羅大眾所能看得懂的「電影」,離市場越來越遠。國片成了沉悶、無聊、看不懂的代名詞,每看一次,就失望一次,特別是對那些新興都會中產/普羅階級,只想看商業片舒緩生活壓力,不想看電影還像上藝術欣賞課的閱聽人來說。

直到2000年左右,先是日韓等國的「國片」慢慢復甦,陸續推出佳作,像是韓片我的《野蠻女友》,日片在《世界中心呼喊愛情》、《現在很想見你》等一系列純愛片,港片則有《少林足球》、《功夫》、《無間道》系列,更有台灣籍導演李安在好萊塢拍出的《臥虎藏龍》等等,後來則有《國士無雙》、《不能說的秘密》、《功夫籃球》等片。

經過十年的努力耕耘,對於台灣觀賞商業電影的普羅觀眾來說,每年有幾部好看、值得進電影院花錢買票的非好萊塢電影(華語+日韓電影),應該是普遍被接受的觀念。

一般台灣的影評人總愛把純國片和其他好萊塢商業片、日韓港中片分開來探討,細數純國片的發展脈絡與票房慘淡。然而,我認為就一般觀眾來說,並不會那麼在乎電影到底是誰拍的?是不是電影人口中的純國片。對他們來說,只要電影好看就行。

也就是說,就觀眾來說,已經準備好了迎接好看的商業國片,只是,國片一直沒能推出貨真價實的「商業片」。這裡說的商業片,不單只電影主題與拍攝手法的普羅化,還有行銷、發行也能夠進入院線,全省聯映。

然後,台灣導演拍台灣在地故事的《海角七號》上映了。由於《海角七號》的發行商是美商博偉,強勢發行商總能夠替自己看好的影片爭取到最好的播放條件,就好像大的圖書經銷商能夠替自己初接下的新出版社的第一本書爭取到最好的書店通路陳列櫃位。因為,書店和圖書經銷商是互惠關係,有時候我幫你,有時候你幫我。同樣的道理,手上擁有其他強片的發行商博偉,自然能夠以商業利益交換的方式,替《海角七號》爭取到全省四十餘家電影院聯播的上映氣勢,就已經比其他純國片上映的聲勢浩大。畢竟,再好的商業片,播映廳數不足,票房開不出來,照樣得下市。

加上《海角七號》電影本身夠好,用俗民大眾都能理解的說故事手法(而不是大抖電影剪接、攝影、符號學包袱),講了一個台灣人都能懂的故事。導演不因陋就簡,堅持把故事的氣氛作足,的確是部能夠引發台灣觀眾共鳴的好電影。口碑力量大,逐漸在網路上引發討論,在MSN上發動串連,推起一波影熱潮(感謝網路!)。

美國電影研究有個理論說,景氣越不好,電影票房越好。過去台灣電影人說這個法則在台灣並不適用。然而,我認為不是不適用,而是賣得好的電影都是能夠替身處惡劣景氣的市井小民排解生活壓力的在地電影。對美國人來說,那就是鋤強扶弱的超人系電影,對日本人來說,是純愛電影,對台灣人來說,毋寧是講述在地人生活/愛情故事的《海角七號》。

時局如此紛亂,景氣直落谷底,《海角七號》替我們找回了政治人物承諾要替我們找回卻跳票的台灣核心價值,善良、天真、熱情卻又有點粗魯的台灣人,小人物默默努力的故事,成為最感動人心的故事,從而引發觀眾的強烈共鳴。

不過,《海角七號》的熱賣絕對不等於國片的復興,除非有足夠多的導演願意接棒續拍俗民大眾看得懂的電影(放棄只想拍成就自己電影成就的藝術片);有如活水湧泉般源源不絕的資金,願意支持好電影(不能仰賴導演抵押自己的未來,貸款籌錢拍攝);有好而強的發行商願意支持有潛力的國片,替其洽談播映與行銷推廣。

眼下台灣電影生態依然太仰賴突出的天才創出非凡成就,無法建立一套能夠源源不斷培育人才的體制。好萊塢之所以強大,是其體制健全,宛若棒球大聯盟般,在全球尋找值得投資的好導演,先給小錢(從十萬美金開始)拍小片,好像棒球選手得從小聯盟1A打起,有實績才能往上爬。

如果說,新聞局真有心振興國片,甚至恢復台灣過往的電影工業榮景,應該廢掉現在這種要死不活的輔導金制度,建立足以整合電影資源的平台,例如把輔導金轉為保障開拍電影之導演相關人員的薪水(保障其拍攝期間的收入無虞),做導演向銀行籌資借款的擔保人,或者編列預算補助國片門票免(建立鼓勵電影院播放國片制度),稅賦減免(投資電影資金可免稅,播放國片之營業額免稅),釋放公共空間的廣告版面給國片做行銷,替國片的置入性行銷、延伸商品的藝企合作牽線等等,可以做的事情很多,不光只是被動的審薦發輔導金。

不過,無論國片能否就此有了新的開始,重建台灣的電影工業,《海角七號》都將被神話化,因為它是手工業的國片,成功打敗好萊塢商業片拿下票房冠軍,且是沉寂多年的國片中賣得最好的一部。

標籤
相關文章

5 Comments
  1. 回覆

    瞇瞇

    2008-10-01

    我可以把這篇文章當作參考複製下來嗎
    因為我要寫論文
    感謝你

    • 回覆

      Zen大

      2008-10-01

      版主回應
      如果是學術論文
      這麼點東西實在沒什麼好參考的吧
      引用歡迎囉
      可以複製網址連結
      2008-10-01 12:12:07

  2. 回覆

    奧黛麗

    2008-10-02

    同意
    以過往的經驗看來,電影輔導金–我們常說是越輔越倒。
    再仔細想-一個需要被輔導的產業,會有前途哦?!
    我經歷過國語片的榮景、眼看它達到最頂點時,片商紛紛搶片廝殺因而提高購片成本;接著片商又兼營錄影帶(DVD)與有線電視台,於是將電影的剩餘價值一再提早變現,因此國語片的Window很短,甚至有片商殺雞取卵-DVD與電影同步上映—導致國語片無法與好萊塢電影相抗衡。
    我覺得好電影真的不需要金錢輔導制度,反而是要在稅捐上著手,才能吸引企業金援。在電影工業的所有生存鏈上下足功夫,這才是長遠發展電影文化事業的有效良藥。
    哎,厚話了…

  3. 回覆

    elwynn

    2008-10-05

    我倒覺的海角的成功,多少有助於國片市長的復甦。
    海角很成功證明了,用在地人材,
    也能拍出一部大型商業片。
    導演本身有經過好萊塢的洗澧,
    攝影師還是在地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師,
    演員全部都是二線,或三線、四線。
    海角七號的製作費更是個指標性的意義,
    這和周天王1500萬港幣的不能說的秘密是不同的,
    沒有天王的光環,
    真真實實的靠功力…
    我的著眼點在於,
    台灣的電影是用多少錢去拍?
    拍得爛不是沒有原因,
    錢,不是唯一,但卻是舉足輕重。
    這個論點是被我的導演朋友影響的…
    「幹!你這鏡頭好爛!」
    「幹!錢拿來啊,有錢我就可以買背景音樂、玩懸臂、多幾個攝影師,玩特效,改成35mm…」
    這小子還是持續在拍電影…
    台灣還是有很多不錯的導演,
    缺的只是金援,
    和自己國家對自己的國片的接受度而已,
    海角成功替後輩點明了方向,
    開了一條路,
    稍微回復了一點國人對國片的信心了。
    所以我相信,影響是有的,
    海角不會是這幾年,
    第一部打敗外國片的純本土片的!

  4. 回覆

    ApPLE

    2008-10-09

    我覺得你說得論點很不錯~
    但海角真的造成了很大的效應,對國片市場應該多少有影響!

留言至 Zen大 / Cancel Reply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