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下流人類-逃避學習與勞動責任的新型態人類

By
on
2008-09-22


下流人類-逃避學習與勞動責任的新型態人類

文/zen

書名:下流志向
作者:內田樹
譯者:黃靜儀
出版社:麥田

在過去,考大學非常困難,十個學生只錄取兩三個。考上好大學,未來的出路等於有了保障。因而,學生們被父母師長們要求要好好念書,才能考上好大學,畢業後才能找個好工作,學子們也都乖乖聽話,因為放眼看去,擁有高學歷的確比較容易找到好工作。

然而,曾幾何時,隨著全球經濟情勢的變化、少子化和大學的開放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好好唸書才能考上大學的邏輯命題失效了,今天的孩子,就算都不念書,還是可以順利混個大學唸。此外,就算拼命唸書考上好大學,由於景氣蕭條,企業用人日漸嚴苛,好大學畢業也不等於找工作的保障。加上孩子生得少,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孩子,越來越恃寵而驕,唯我獨尊。在在因素影響下,都讓新一代的孩子,越來愈沒有學習動機,畢了業則沒有工作動力。

在過去,不曾有人質疑「學習」、「勞動」的價值與功能。雖然每個時代都會有不想認真學習或好吃懶做的人,但至少當事人都自知這樣的行為無法在社會上獲得正面評價,最後會帶來負面的結果。

例如,當大人面對孩子提出「為什麼非得受教育不可」的疑問時,往往因為過去自己從沒想過而啞口無言,最後只好惱羞成怒的訴諸家父長權威要求孩子唸書,卻引來孩子私底下更嚴重的反抗,助長了逃避學習的心態。另外,有些大人會以經濟報酬率的觀念誘導孩子學習。例入,「如果你好好讀書,就可以得到『諸如此類』的好處。」像是用功唸書可以「考上好學校」,得到「受人尊敬的職位」,獲得「高收入」,同時與「層次較高的異性」結婚等,換個方式說,幾乎所有的老師、家長面對孩子提出這樣的問題時,往往以這種逃避性的方法解釋。

然而今天,上述常理已經被推翻了,因為,新一代的孩子們不再願意接受來自父母師長的說法,不相信傳統中關於學習與勞動的價值與功能。非但如此,還極力逃避學習與勞動。然而,如果社會的下一代普遍厭惡學習與勞動時,社會將看不見未來。

當越來越多的孩子抗拒學習,面對眼前所「不了解」的人事物提不起興趣,也不會感到不安或不自在,完全泰然處之,不懂不會不僅不感到難過丟臉,不覺得需要迎頭趕上,反而回過頭來責罵父母師長教的太難,盡教一些我沒有興趣或未來沒有用的東西(以此作為逃避學習的藉口)。

內田樹舉了一個例子說,當老師走進教室時,學生仍繼續講話。老師已經開始講課了,仍和鄰座同學聊個不停。當老師要求「不要再說話了」,學生卻回嘴:「煩死了,我有在聽啦!」甚至憤憤不平地表示:「明明有在聽課,幹嘛還念我?」雖然老師認為,「不是還在聊天嗎?」學生卻硬是堅稱自己「在聽課」。

同樣是發生在八○年代之後,在全國國、高中校園裡,學生開始學會躲在廁所裡抽菸。當老師指責:「喂!不可以抽菸!」學生便立刻捻熄煙頭回答:「我沒抽。」明明親眼看見他抽菸,卻還強辯自己「沒抽」。或者,考試時作弊,但是就算老師當場指出:「這是小抄吧?」學生仍理直氣壯地反駁:「我沒看啊!」

內田樹說,從前的不良少年,自少還能對於自己的不當行為有所自覺,如果被指責,還會有羞恥心,還會感到丟臉,至少也不會在「是否做出不良行為」這件事上強辯。然而,現在的學生已經完全否定眼前發生的事實,明明是事實,卻能若無其事地否認。現代的孩子無法從(家庭/學校)教育中學到足夠的是非對錯價值判斷標準,凡事好惡只以自己當時主觀的好惡為基準。因而產生大量的逃避學習案例,而其背後,潛藏的是自我中心極大化後的唯我獨尊,認為「只要我喜歡/討厭,有/沒什麼不可以」的意識大量湧現,但說穿了,其實是以此作為逃避身為社會人必須學習與勞動的責任。

逃避學習讓新一代的人類活在「校園失序」、「學力低下」的情況下,同時出現了「高等教育空洞化」的問題。反正少子化,又廣開大學之門,隨便唸唸甚至不唸書也能上大學,上了大學等畢業,整套教育制度成了幫助孩子取得資格的工具,空有學歷沒有實力的新生代越來越多。二○○九年開始,將是個大學錄取率百分之百的時代,如果不在意是否為名校的話,從小學低年級開始就不讀書的人也能當大學生了。不會除法無法進入理學院就讀,這已經是幾年前才有的問題了;現在連漢字不會讀、英文字母看不懂、四則運算有問題,都可以上大學了。

與其責備他們「不應該」提出這樣的問題,或語無倫次地說出一些功利性的動機期待孩子了解,促使他們願意讀書,還不如趁早和孩子一起探索,幫助了解學習與勞動的目的,才能解決現代孩子逃避學習與勞動的心態。

否則,這些沒有實力又唯我獨尊的新生代(能力錯覺世代)出了社會之後,看見社會的險峻,自然萌生上班真麻煩、好討厭的情緒,因而逃避工作,逃避成為社會人的責任,長此以往,社會能否提供足夠安全運作無虞的勞動力成了明顯的問題。

逃避學習的孩子往往無法認清自己的能力,自以為了不起、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的強者,但其實是什麼都辦不到的弱者。能力錯覺讓孩子長大後面對社會的衝擊與挫折不知如何面對因而更積退縮、無助,或者淪落為社會底層,被迫承受悲慘人生(雖然是自己選擇的,但卻是在社會與家庭和學校放縱之下所做的錯誤選擇,應該被矯正)。



在過去,考大學非常困難,十個學生只錄取兩三個。考上好大學,未來的出路等於有了保障。因而,學生們被父母師長們要求要好好念書,才能考上好大學,畢業後才能找個好工作,學子們也都乖乖聽話,因為放眼看去,擁有高學歷的確比較容易找到好工作。

然而,曾幾何時,隨著全球經濟情勢的變化、少子化和大學的開放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好好唸書才能考上大學的邏輯命題失效了,今天的孩子,就算都不念書,還是可以順利混個大學唸。此外,就算拼命唸書考上好大學,由於景氣蕭條,企業用人日漸嚴苛,好大學畢業也不等於找工作的保障。加上孩子生得少,家庭經濟多半富裕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孩子,恃寵而驕,在在因素影響下,內田樹認為,下一代已經失去學習動與工作的動機。

於是,越來越多孩子抗拒學習,面對「不了解」的人事物沒有好奇心,也不會感到不安或不自在,不因為不會不僅而覺得難過丟臉,不覺得需要迎頭趕上,還反而回過頭來責罵父母師長教的太難,盡教一些我沒有興趣或未來沒有用的東西。

內田樹舉了一個例子說,當老師走進教室時,學生仍繼續講話。老師已經開始講課了,仍和鄰座同學聊個不停。當老師要求「不要再說話了」,學生卻回嘴:「煩死了,我有在聽啦!」甚至憤憤不平地表示:「明明有在聽課,幹嘛還念我?」雖然老師認為,「不是還在聊天嗎?」學生卻硬是堅稱自己「在聽課」。

同樣是發生在八○年代之後,在全國國、高中校園裡,學生開始學會躲在廁所裡抽菸。當老師指責:「喂!不可以抽菸!」學生便立刻捻熄煙頭回答:「我沒抽。」明明親眼看見他抽菸,卻還強辯自己「沒抽」。或者,考試時作弊,但是就算老師當場指出:「這是小抄吧?」學生仍理直氣壯地反駁:「我沒看啊!」

內田樹說,從前的不良少年,至少還能對自己的不當行為有所自覺,如果被指責,還會有羞恥心,還會感到丟臉,至少不會在「是否做出不良行為」這件事上強辯。然而,現在的學生已經完全否定眼前發生的事實,明明是事實,卻能若無其事地否認。現代的孩子無法從(家庭/學校)教育中學到足夠的是非對錯價值判斷標準,凡事好惡只以自己當時主觀的好惡為基準。因而產生大量的逃避學習案例,而其背後,潛藏的是自我中心極大化後的唯我獨尊,認為「只要我喜歡/討厭,有/沒什麼不可以」的意識大量湧現,但說穿了,其實是以此作為逃避身為社會人必須學習與勞動的責任。

逃避學習讓新一代的人類活在「校園失序」、「學力低下」的情況下,同時出現了「高等教育空洞化」的問題。反正少子化,又廣開大學之門,隨便唸唸甚至不唸書也能上大學,上了大學等畢業,整套教育制度成了幫助孩子取得資格的工具,空有學歷沒有實力的新生代越來越多。二○○九年開始,將是個大學錄取率百分之百的時代,如果不在意是否為名校的話,從小學低年級開始就不讀書的人也能當大學生了。不會除法無法進入理學院就讀,這已經是幾年前才有的問題了;現在連漢字不會讀、英文字母看不懂、四則運算有問題,都可以上大學了。

逃避學習的孩子往往無法認清自己的能力,自以為了不起、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的強者,但其實是什麼都辦不到的弱者。然而,與其責備他們,或語無倫次地說出一些功利性的動機期待孩子願意學習,還不如趁早和孩子一起探索,幫助了解學習與勞動的目的,才能解決現代孩子逃避學習與勞動的心態,幫助孩子建立面對其社會責任(學習與勞動)的正確心態,以便建立正確志向,從而順利融入社會,實踐自我發展。

標籤
相關文章

6 Comments
  1. 回覆

    YKK

    2008-09-23

    明明是事實…卻可以若無其事的否定..
    讓我想起最近常上電視的一些人..
    無恥不會遺傳.但可以學習.

  2. 回覆

    優格妹妹

    2008-09-23

    非常可悲的情況啊!
    這裡也是,今天我側耳聽見研究所同學在聊天,他們都想著自己讀五年大學(這裡普遍學士只用念三年,工程以及比較專業的科系除外,加上他們現在唸的碩士兩年,共五年)至少都要賺紐幣六萬元的薪水,不然不要接受。還說要去澳洲工作,說那裡薪水好,年薪大概澳幣九萬!NB:紐幣一元等於台幣二十元?
    但現實世界就是,我們檢驗師(學士畢業)的薪水,也只比法醫檢驗師(碩士畢業)的年薪少個紐幣五千,然而,像我剛升為小組長的同事就說,她以前也夢想成為法醫檢驗師,所以把碩一念出來了,但是為了繳學生貸款,只好先出來工作,想不到能力很受上級賞識(她的確是個人好又天資聰穎的女生),一晉級年薪就加了紐幣快要兩萬,她現在就不再想著要回去把碩士讀完,畢竟,有學識能力的人不一定要靠文憑拿好工作啊,她有現在小組長的經歷,以後想回去申請法醫檢驗的工作,人家不一定會拒絕,反倒有可能會慎重評估這顆鑽石的!
    又工作又讀書的我,在旁邊聽著研究所同學的對話,剎那間有種迷惑的感覺:到底是我跟職場妥協了呢?還是她們年輕有抱負,所以能夠這麼有信心:D

  3. 回覆

    優格妹妹

    2008-09-23

    再補充的就是,就算錢賺得多,也不是什麼炫耀的代表。男朋友的薪水是我的三倍,但拿高薪不是沒有代價的,他是那種,不管身處電影院&跟女朋友燭光晚餐&剛從國外搭飛機回來,只要醫院一來電話,他就什麼都得放下,電影看的斷斷續續,女朋友等到晚餐涼了還沒吃,店家不好意思還主動熱過飯菜,遇到工作家人就必須先放一邊,要有大禹治水的精神,或者在醫院吃飯,偶爾接過電話回家,沒用完的飯菜就被清潔員工給收走了的慘況。。。
    這樣的生活,有這樣的薪水,我說,有什麼好炫耀的呢。怕的是,明明能力勞動力以及犧牲都做不到那樣的程度,卻硬要別人付自己"理想的薪水",這才是可怕的心態。多言了,看了ZEN寫的幾篇新世代的現象,忍不住囉囉嗦嗦起來@_@"

    • 回覆

      Zen大

      2008-09-23

      版主回應
      很小的時候
      我就體會到
      這個世界的一切你都可拿
      只是 你必須交出對等的東西來交換
      端視每個人想拿出來交換的東西有多少 多寶貴
      有點像八號當舖吧
      所以 在畢業前決定不繼續升學後 我很認真的思考了很多工作後 決定投入文字工作 這是我認為對世界的破壞最小的工作
      我一點都不希望我的成就建基在別人的痛苦上(例如投資理財 有人賺就是有人賠)
      2008-09-23 18:55:25

  4. 回覆

    一京

    2008-09-23

    我們把環境破壞~財政赤字還有包裝一些看不見的未來希望一併留給下一代,也許大家都很難接受下一代愈來愈難教養的事實,可是人類畢竟是社會動物,總是有不好的榜樣示範,才會有意無意間影響下一代的行為模式,我們不允許下一代的小奸小惡,卻暗中容忍這時代的大奸大惡作威作福,再回到日常生活中來談,為什麼我們總要容忍尸位素餐的長官無禮對待,然後把改變留給下一代?

    • 回覆

      Zen大

      2008-09-24

      版主回應
      大官的問題是另外一個大問題
      孩子的問題 其實很嚴重 面向也很多 有怪孩子的怪家長的 都有錯 這本比較是從孩子的現況切入來談如果繼續下去 下一代會很慘
      2008-09-24 10:46:30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