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台灣的大學競爭力,不是光靠拉高教授薪資就能提升

By
on
2008-09-29

台灣的大學競爭力,不是光靠拉高教授薪資就能提升

文/zen

今日見報,提及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舉辦的「我們要什麼樣的未來?–大學生挑戰大學校長」座談,與會中學者賴明詔提及,台灣的大學要提升競爭力,必須正視教授薪資偏低的問題,並舉香港的大學教授薪資乃台灣的三到四倍為佐證。

台灣的教授薪資偏低,以及薪資偏低會否影響大學競爭力,應該是兩個獨立的問題,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大學教授的薪資是否偏低,恐怕見仁見智。大學教授薪資高就能提高大學競爭力,更是小看了台灣高等教育問題的複雜性。

首先,對倡言薪資偏低的學者來說,他們比較的對象是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教授同儕。然而,這些國家國民平均所得比台灣高出二到三倍,物價和稅賦也高出台灣好幾倍(以美國來說,聯邦稅加地方稅隨便就超過50%,所賺的錢一伴都要繳稅),就算名目所得看起來比台灣高,但扣除稅賦和物價比率之後的實質可支配所得,恐怕並不一定像與會學者所說認為的那麼高。

真正要了解台灣的教授薪資是否偏低,必須經過嚴謹的學術研究,將購買力、賦稅等全都計入其中來衡量實質所得,不能只是比較表面上的名目所得。

其次,即便台灣的大學教授薪水比其他先進國家低,但相對於其他產業的從業人員來說,薪資並不低。助理教授有六萬多,正教授超過十萬。而且,這還只是基本薪資,更別說許多大學教授除了業內本薪之外,每年還有國科會研究計畫(每個計畫每個月補助一萬二,還不包括買書費,儀器採買費等等)、演講(平均一場最少三千)、碩博士論文口試(平均一場兩千,想想看,台灣每年在學的碩博士生加總起來超過20萬人)、碩博士導師費(平均一個學生四千/學期)、各地縣市政府與私人企業的委託案(數十萬到數百萬不等),乃至利用學術資源所作之學術研究成果的專利登記等等,大學教授的實際收入之豐厚與來源之廣,遠高過一般人所能想像。如果說,加總上述收入之後,大學教授還能說自己的收入偏低,我想,很難令社會大眾信服。

其三,目前台灣共有171所大專院校,全都走研究型大學路線,對於師資要求,也都是研究型大學認定方法。然而,放眼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高等教育院校是百分百研究型大學。即便強如美國,也只有20%的大學是研究型大學。與會學者所提及的台灣的研究型大學師資不如的問題,有很大一部分當屬台灣高等教育設立的結構性問題。

拿廣設大學的台灣和精英走向的香港之大學相比,也不盡然公平。擁有七百萬人口,平均國民所得兩萬四千美金的香港政府,所要支養的只有八所大學。反觀台灣,公立大學都不只八所,台灣的經濟狀況又不比香港好,政府財政哪有能力比照香港之父大學教授的薪水等級?假設台灣能有效讓大學分流為研究型和教學型大學,相信教授薪水也會出現調整,會更符合公平與效益。

第四,歐美日的大學並非一律高薪,美國教學教授師資不高且工作不穩定老早是美國高等教育所詬病的,真正薪資高的,是那些掌握學術人脈與研究資源的研究型教授,這些教授之所以能支領高薪,是因為他能替學校爭取到非常高額的研究經費與企業合作,與會學者所提及的高薪資教授,所承擔的高績效與高競爭力也是非一般普通教授所能及的,而且一但績效不如預期,隨時得要走路。至於能坐享終身職且支領高薪的教授,更是鳳毛麟角。

此外,對一般社會大眾來說,眼下台灣高等教育的最大問題,根本不是給教授的薪水不夠高以至於無法留住人才,而是台灣大學過多,且清一色全都是研究型大學,但國家/社會所能分配給大學的資源有限,以致於某些私立學校或新設立學校因為沒有「辦學成績」,無法爭取到豐富的資源,進而擠壓到教授薪資。

另外,研究型大學之科系與教學內容不符合就業市場需求,大學過度供給學生入學人數卻不增反減,導致學生素質降低,教授又不敢嚴格要求成績,放任學生過關、畢業,導致大學素質低落。

造成台灣的大學素質低落原因很多,筆者不相信光是提高教授薪資而不改善整體環境,不改善課程與提升學生素質,就能夠提高台灣的大學的競爭力。如果是研究結果不如先進國家,那該增加的是研究計畫與經費的支出,給教授們更豐沛的支援做出好研究,提升台灣的大學的研究能力。而這個,教育部五年五百億的卓越大學計劃不就正在做了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