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飲食劄記

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關於加工食品中的微量毒素

By
on
2008-10-03

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關於加工食品中的微量毒素

文/zen

終於,國際大品牌雀巢與克寧兩家公司的產品,被驗出含有微量的三聚氰胺,被衛生署要求下架。兩大國際大廠自認其產品原料不含三聚氰胺,產品中的微含量乃是產品製作流程中的自然產出。不但如此,這些國際大廠還引用「國際」標準為理由,說台灣的標準太嚴格,甚至還說,就算塑膠餐具也含有三聚氰胺,言下之意是,反正很多化學製品在合成過程中都會出現三聚氰胺,且含量甚微,消費者實在不需要小題大作。

然而,一項產品微量含毒,且「科學」說是每日身體能夠承受排出的範圍內,就可以說它「安全」嗎?我不以為然。試想,活在現代社會,哪一項生活中所接觸的產品不含毒?然而,如果每家廠商都不追求零檢出,只想游走在科學檢驗標準的邊緣,誰知道哪一天我們的身體就無法承受負荷(更別說萬一不幸吃到少數不肖廠商的大量添加時)。此外,廠商公佈的「科學」安全標準值背後,沒有向民眾說明的假設前提是:「其他產品都無毒,且不同種類的毒不會交互作用,在身體內產生其他變化。」

每個廠商都只是誇張的計算出如果單吃某一種產品得要吃下天量才會中毒。問題是,我們生活所接觸到的產品,豈止有一種食品內含三聚氰胺?我們必須承受的毒害又何只三聚氰胺一種?廠商怎可以如此傲慢的科學主義心態,認為微量含毒是可允許的?有誰以「一個現代人」一天的生活所接觸的各種產品中所含的毒素總量的角度來思考過嗎?

科學實證主義中的「零檢出」與「最低量限制」,是兩套不同的世界觀,當前工業社會是後者勝出,科學家們普遍認為,化學工業產品的產出必然得添加濃度不等的毒素,科學家能做的只是把毒素控制在人體得以承受的範圍內。問題是,人體能夠承受的範圍究竟是憑什麼算出來的?現代社會中充斥了多少過去自然界中根本沒有的毒素,科學家如何推論出人體能夠承受這些人工獨數的安全攝取量?

美國前統總羅斯福曾說過,「人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或許,人民要求食品中都不含三聚氰胺在已被食品加工產業把持的現代飲食習慣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事。然而,人民至少有自行選擇的承受風險的權利/自由吧?然而,在三鹿毒奶事件爆發之前,我們不曾看過哪一家食品廠商告訴我們,其食品中所添加的化學成分以及可能的副作用。如果,人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所有加工食品都含有不可避免的化學成份與可能影響,至少人民可自己選擇要不要購買這些吃了有風險的加工食品。

畢竟,這個世界大量出現工廠加工食品,在食品中添加化學成分,不過是百來年的事情,人們如果覺得食用添加化學成分的加工食品不妥,可以選擇吃完全天然有機的食品。然而,企業廠商和政府聯手透過一種叫做「科學安全劑量標準」的程序,將具風險的資訊給封鎖,使得人民在購買食用這些產品時,處於一種無知狀態下(不知道食品中的添加物成分及其對人體可能產生的影響),是非常不道德,是嚴重傷害人民追求安全免於恐懼的基本人權。

如果,加工食品出現化學成分是不可避免之惡,那麼,政府除了嚴格制定最低含量標準外,還應該教育人民認識常見於加工食品中之化學成分與其對人體的影響,幫助人民擁有更多判斷所需的知識,而不是讓人民盲目陷於恐懼之中,還再以「零檢出是外行話」等訴諸科學主義的威權說法來回應,這是漠視大多數的確是外行的人民的生存焦慮的發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