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處方箋

芭樂樹上的啟示-關於「道」的黑色幽默詮釋

By
on
2008-10-17

芭樂樹上的啟示-關於「道」的黑色幽默詮釋

文/zen

書名:芭樂園的喧鬧

作者:姬蘭.德賽

譯者:謝佩妏

出版社:馥林

隱士喜歡住在平常人到不了的地方,像是高山,目的在與人煙絕決,好虔心修行,追悟證道。隱士知道,證道之路難行,必須竭盡全力,屏除世俗雜念,專注於修行。

少數一些隱士,對世間百姓抱有不忍之心,不忍獨自證道,願與世人分享,因而下山傳道弘法,希望吸引更多人接觸正道。

可惜的是,一般人對於道的渴望和隱士並不相同,隱士尋道是因為道本身的美好,但是,一般人對於道的終極指向並不在乎,更多人在意的是道能否成為指引人生的明燈,幫助自己克服眼前的困境,賺取未來人生的平安順遂。也就是說,道在一般人心裡,立即實用性的成分甚多,比較像是解決生命汙垢的清潔劑,最好能夠馬上拿來用。

因此,能夠給予明確指引的生命導師,總是很令世界喜愛,能夠滿口大道理,讓信徒隨便選取自己需要的來印證詮釋,能夠幫助信徒立即解決困境,達成它W的導師,總是獲得最多人的追尋。不管道是否變成心靈雞湯,還是鴉片毒藥,只要吃了能夠暫時補強身體,得見效益,那就夠了。

印度裔英國小說家姬蘭.德賽,在《芭樂園的喧鬧》講了一個關於道的黑色幽默故事,讀來令人捧腹大笑,轉念深思其中的意圖,卻又令人佩服蘭.德賽對於世人尋道與印度現狀的直言批判。

《芭樂園的喧鬧》的主人翁,也就是將來會在自家後院芭樂樹上定居,卻被世人奉為隱士聖人的桑帕,原本是個連份郵局簡單工作都做不好,一天到晚被人開除,在家裡打混摸魚的無能之輩。

有一天,桑帕受夠了這個對他非常不友善的鳥世界,決定躲起來,和世人隔離(出發點雖然和隱士不同,但就結果論來看,卻和隱士一樣,這是作者在書中屢次玩弄的寫作手法),跑到自家後院的芭樂樹上隱居,任憑家人怎麼勸也勸不下來。

有一天,父親突然腦筋靈光一閃,想說兒子既然不肯下來,不如乾脆對外宣傳他是個得道隱士,看能不能吸引一些信徒前來,好賺點「香油錢」。沒想到,消息傳開來之後,真的有人跑來問桑帕人生問題。剛好桑帕以前在郵局負責郵件處理,讀過不少鄉裡人的信件,知道他們的問題。於是,就在對方提問時屢屢正確的回答了對方的提問,眾人訝異之餘,開始認真的把桑帕視為得道隱士。於是,前來求問與踢館的人也越來越多。桑帕每次都已聽似答非所問,讓問者自由心證的「回答」讓詢問者感到非常滿意(除了一個無神論協會派來打算拆穿桑帕騙局的人之外),名聲越來越大,甚至政府當局還開設了專門到桑帕家的公車,而桑帕的父親也經營起「桑帕」周邊商品的販售,獲利甚豐。

正當眾人都很滿意現狀時(桑帕對於能住在樹上不用回家,且父母也不囉唆感到滿意;父親對桑帕終於能夠賺大錢感到滿意;世人對於自己的生命困惑能得到解答也感到滿意),卻有一群野猴子闖入,和桑帕住在一起。起初,野猴子似乎被桑帕的行為給震攝住了,認為他是像猴王一樣神聖的人物(有人供養吃穿,在樹下膜拜),因而對桑帕尊敬有加,後來日子久了,似乎開始看不起桑帕,搶起他的食物,且作弄樹下那些朝聖者,桑帕的父親感到不耐煩,想趕走這些猴子(桑帕本人倒無所謂),想盡各種辦法,最後找來政府單位幫忙捕捉,結果猴子逃走了,倒是桑帕在捕猴過程中因為不肯離開芭樂樹(他認為是父親騙他下樹回家,要把他關起來的手段因而寧死不屈),結果,桑帕住的那棵樹斷了,連帶桑帕的母親替他準備的豐盛食物也倒了下來……

本書字字珠璣,處處可見作者黑色幽默的奶O,乍看像無俚頭的胡搞瞎鬧,再思卻是對生命與求道之路的細細辨證,非常值得一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