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政府給工作的一點質疑

By
on
2008-10-20

政府給工作的一點質疑

文/zen

週末,閣揆劉兆玄對外表示,政府將釋出四萬個一年期工作機會,已安定就業市場。四萬個短期就業機會對於活絡景氣的實際功效如何,有待檢驗,但是,對於在「統計上」降低失業率,絕對有立即的幫助。只是,漂亮的統計數字背後,台灣的就業市場即將爆發的結構性失業潮依然存在,不知道政府有何良方?

近來台灣的失業潮,看起來像是國際大環境衝擊台灣景氣,使得不少廠商面臨倒閉關廠,勞工連帶失業。實際上,根本的問題是,全球產業鏈將出現巨大的改變,台灣原本擅長的代工(傳統/電子)產業毛利日低,金融風暴一來,全球消費力下降,僅剩獲利率較強的大公司能夠勉強撐住,中小型公司全都被原先的低毛率以及接連而來的低買氣給沖垮。

更別說金融大海嘯衝擊金融業,許多原本坐領高薪的勞動力頓時失業,引爆連鎖效應,產、汽車、奢侈品消費數量急降,又衝擊相關產業的就業市場,導致惡性循環,失業潮降臨。

全球不景氣的問題看似是華爾街金融業者大玩高槓桿金融衍生性商品捅的簍子,其實是這幾年,按照景氣循環,原本應該發展下一個世代的替代產業的我們,放棄了埋頭苦幹,放棄實業生產,全都將腦力投入買空賣空的套利金融遊戲中,人們只管在金融市場大玩金錢遊戲,因而沒能創造出取代沒落舊產業的勞力需求。新的勞動力本來應該靠大幅發展綠色能源/產業所創造出來的新工作來彌補因自動化與製造工廠外移而出現的勞動力空缺,就像台灣原本在勞力與土地成本過高後應該轉型發展文創經濟取代代工經濟,但資本家卻集體外移中國東南亞設廠,結果出現大量多餘於勞動力。

雪上加霜的是,政府開放外勞,讓廉價外勞填滿了家庭幫傭、看護、工地勞工等低薪而繁重的工作職缺,使得某些原本可靠出賣勞力賺取收入的勞動力無法與廉價外勞競爭,無一技之長僅能靠出賣勞力維生的勞動力,被迫只得轉向低時薪的兼職性服務業(例如便利超商、速食店),所得雖稍高於外勞所從事之產業,但依然是與脫貧無望的窮忙族。而且,由於勞動力過剩,資本家企業主可以對勞動力予取予求,使得社會陷入貧富兩極分化,且失業人口越來越多的困境。

台灣的失業問題,一來在於替代產業遲遲無法興起,無法創造足夠的職缺滿足市場勞動力需求;二來新職缺多半是低薪的勞動力工作,且泰半又被外勞取代(國人不願從事也是個問題,但實際情況究竟是國人無意從事還是資本家以此為藉口作為要求政府開放外勞之說法,也難以分辨),若政府無法正視勞動力供給與需求出現嚴重落差,只是短期工作機會,並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政府若有心想要解決就業問題,一、必須從頭檢視教育體系,不該放任教育體系培育出無法就業的勞動人口;二、縮減外勞,某些可以由國人自行擔任的工作,可由政府補貼部分薪資的作法,聘請國內勞動力(自己國家的人民都沒工作了,卻放任六十萬外勞每年從台灣賺走超過五百億台幣。以每名外勞每月存7000元計算,60萬*0.7萬*12);三、加速推動產業升級,對於可行的替代產業給予輔導,引入創投資金;四、安排有技能但國內無就業市場之勞動力出國工作(例如近來失業的金融業,可前往港澳中國等地覓職;中文系畢業學生可到外

國教授中文等等);五、獎勵/輔導發展具前景的新興產業,例如綠色產業,創造就業機會。

政府若對台灣擁有明確且可行的遠景,知道該如何進行產業/勞力調整,才能真正有效的解決失業問題。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優格妹妹

    2008-10-21

    大選在即,紐西蘭這邊也有政客推行”本國人民沒工作,就沒移民”的政策,希望政府優先照顧在地的人民進入就業市場。但是,這個方案並不容易施行,但那是因為紐西蘭本地有太多的人移民澳洲,如果不讓移民進來,根本無法填補流失人口的這個破洞。台灣也許不同,這個政策或許是可以行的。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