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怎麼辦?老師說他討厭凃爾幹!

By
on
2008-10-26

怎麼辦?老師說他討厭凃爾幹!

文/zen

書名:令我討厭的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

作者:孫中興

出版社:群學

Zen按:星期五碰到孫老師,剛好老師的新書出版(睽違許久),蒙老師不棄,送了我一本,說是要替我補課(讀書時沒教好),回家後趁著週末夜晚,很快的翻讀完了,覺得是本言簡意賅,富含許多值得學習之處(雖然書名裡有「討厭」),寫一小篇推薦文,只要是讀過一點點社會學,或者你是研究生,苦惱於做研究,我認為閱讀此書對你絕對有莫大幫助,因為老師在書中示範了嚴謹、負責的研究態度/方法,非常值得一讀。

一般人大概很難相信,能

從大學教授口中聽到,說他討厭開創學門的祖師爺這件事。對於祖師爺,絕大多數人總是必恭必敬的,儘可能說好話,儘可能替祖師爺說過的話背書,不敢造次。

沒想到,在台大教了20年社會學理論的資深正教授

孫中興老師,竟然出了本小書,書名還大剌剌的說自己討厭凃爾幹(的《社會分工論》),這可真是大不敬,可卻也讓人好奇,怎麼教社會學理論的教授會討厭社會學宗師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

原來,是老師每次教到涂爾幹,就剛好會生病,久了之後,彷彿產生魔咒效應,對於涂爾幹,就是彆扭,有一層隔閡。

老師可以討厭宗師嗎?

不過,因緣際會,一次演講的邀約,主辦單位指明非要

孫老師講涂爾幹(因為其他大師都另請高明了),激發了老師發奮搞清楚自己究竟位何討厭凃爾幹?涂爾幹令人討厭的地方究竟在哪裡?於是有了這個堪稱台灣社會學出版史上最無俚頭、最不正經的書名-令我討厭的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

雖說書名不正經,書裡的大章小標也都相當的別出心裁,談論社會學理論的方法也和其他學者不太一樣,但卻因為不一樣,反而值得一讀。因為,我認為

孫中興教授在此書中,示範了「嚴謹」的做研究方法,特別是做社會學理論研究(這是很多唸社會學的人迷戀的一門領域)。

社會學理論研究取徑+1

提到社會學理論研究,作法有很多,像是直入「文本」(通常分為以作者為主題的作者研究、以概念為主題的理論/思想研究、以學科為主題的學科後設研究),作文本的解讀、詮釋,以作者的文本解釋文本。另外,就是理論應用,把被視為「經典」的作品中的概念拆解出來,套用在自己的研究裡,看能起什麼解釋效力。

不過,卻很少有人在作文本研究時,從「文本」的「版本」角度切入,先釐清作者完成諸文本的時序,還有當時作者的身分(小我脈絡),外在環境發生的事件(大我脈絡)對完成作品的影響,更別說作品本身的「版本」變化(例如二版時加的序,二版刪掉/增添哪些一版所沒有的?)。更大的誤區,則是研究者往往以「書」為尊,把書拿來就從頭讀到尾,忘了書在完成之前需要經過書寫和編輯,而書寫策略/手法與編輯雖然會讓書看起來很流暢,但其實可能壓縮了時間,將作者的思想成果以「共時性」手法呈現,卻忽略了在成書過程中作者思想的「歷時性」演變。

孫中興以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為例,談了很多關於作品成形與之後變化對於做理論/思想研究者應該注意的地方,例如書的序言其實是最後才完成的(所以如果要讓閱讀脈絡夠清晰,不被誤導,應該當作跋,在讀完全書後才來閱讀),做過研究寫過書的人都知道,序言往往是作者完成書籍後對於該書的一個鳥瞰式交代,是一次的思想統整,如果不能注意到時序的變化,很難釐清作者思想演變的過程。

示範一種作研究的態度、方法-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

我認為本書最大的閱讀價值,可以說是

畢恆達老師的《教授為什麼沒告訴我?》的實踐版(現在,不但有教授告訴你了,還有教授親自示範一次給你看,不要再說不知道怎麼做研究/寫論文了),書中分析涂爾幹的《社會分工論》可以當作一次研究成果的展現,但書中如何分析,為何分析,卻是一次清楚完整的做研究示範(當然,書中對於《社會分工論》內容的討論與釐清成果,也非常值得一讀,老師示範了一次如何獨社會學理論經典的作法,且也順帶完成了一式漂亮清楚的導讀)。

附錄一的<向大師嗆聲>,其實就是精采的「文獻回顧」示範,文獻回顧常常是研究者最痛苦,花了最多時間蒐集資料、閱讀、思考,但最後能被寫進論文的部分卻最少,且因為不知道如何駕馭文獻回顧,往往讓文獻回顧變成讀書報告大會,堆疊了一堆讀書心得,真正的文獻回顧是要從研究主題出發,找到相關的資料,閱讀並思考前人所切入的點,形成的研究脈絡,最後站在前人的基礎上做出總結,再告訴大家前人們沒做到的某一點是我的研究要延續的,從頭到尾,文獻回顧都應該與研究主題緊緊扣聯,且儘可能全方位的將所有相關研究讀過(雖然不一定會寫進論文)。

另外,書裡面不斷傳遞給讀者的訊息,是「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所有的研究成果的報告、書寫,都必須於本(文本與版本)有據,因此必須除了必須細讀文本告訴你的故事(內容分析與詮釋),還必須注意作品的寫作手法/策略,作品完成後的版本演變(特別是像我們這樣高度仰賴英文譯本來認識世界的東亞小國,英文譯本不等於原典,英文譯本也會出錯,英文譯本不是神的觀念應該要被確立起來),不要傻傻的將手上拿到的書當作一字不容更改的「聖經」,手上的書可能被誤解、誤譯、刪減或忽略。例如孫中興透過比對法英中等各種《社會分工論》版本,指出了書名其實是一種以訛傳訛的錯誤,而英文譯本其實就有兩種書名譯法。順此脈絡,老師細細比對作品,發現了英文譯本中的錯誤(另外還舉了一些英語世界的書評也提及相同的問題作為佐證),以及中文譯本的將(英譯本)錯就錯而不察的現象(順便做了簡單的討論,為何會有這些將錯就錯的現象)。

老師這本小書寫法或許讀起來很輕鬆,內容好像也沒給《社會分工論》做出什麼創新的見解和獨特的應用,反而花時間在考證一堆一般人根本不會注意到的小地方,然而,我認為小地方能夠被釐清,不再人云亦云、將錯就錯,是一本學術研究/論文是否扎實,能否令人信服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至於《社會分工論》在談什麼在此我就不多談了,畢竟此書的重點是一個社會學理論教師如何討厭/分析/解讀《社會分工論》)。

像老師就從「文本解釋文本」入手,比對文本的完成度,發現第三部分寫的倉促,不若前面兩部分完整嚴謹,加上作者寫作該書的意圖(完

成博士論文),推敲第三部份的不完整可能是因為「趕」論文而發生。當某些原因被釐清,才能理解/解釋為何某些概念竟然如此模糊、不成熟,沒有清楚交代。如果把文本上升為不可質疑的「聖經」,或者忽略了成書的大小我脈絡(動機、意圖、寫作手法等等),將無法還原作品本然面貌,無從順騰摸瓜,跟著大師的腳步來理解作品之所以會如此完成的原因。

當文本/版本的疑慮被清理乾淨,便能了解其侷限/長處,才能客觀的做出評判,知道哪些概念是作者還沒能清楚發展?哪些連作者自己都沒把握(沒把握的概念有時候書寫者會以虛張聲勢或打混帶過的方式書寫,如果不能從文本認出這些細節,解讀上就可能淪為「想像」遊戲)?哪些已經高度成熟?

了解這些之後,再回頭檢視文獻,便能清楚比對出該作品出版後,被人如何理解理解與應用,有出現哪些變化。又因為深刻掌握文本,你便能判斷後來的相關研究論文哪些是於本有據,哪些是無的放矢,哪些是借題發揮,不至於全部都當作真的,也不至於流於幻想式誤讀。

本書適合對社會學有興趣,或苦於不知如何完成自己的碩博士論文的研究生,讀畢此書,會讓你對社會學有不一樣的理解(社會學不是只有複雜概念的推砌,也能講的簡單清楚好懂且實用),會讓你解開遲遲無法突破的研究瓶頸,知道如何寫一份標準的論文,一次閱讀就能產生兩種果效,非常超值划算。

標籤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回覆

    changpin

    2008-11-03

    謝謝您。這篇新書介紹寫的真好,我要快點買到書來當教材。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