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為什麼是英國引領世界走出蠻荒?

By
on
2008-11-04

為什麼是英國引領世界走出蠻荒?

文/zen

書名:告別施捨

作者:葛瑞里.克拉克

譯者:洪世民

出版社:財信

為何英國是現代社會的發源地?

許多社會/經濟史學者都試圖解決一個問題:「工業革命為何發生在十八世紀的英國?」彷彿解開了這個謎團,就能理解人類之所以跨入現代工業社會的原因。

人們之所以對現代社會成因感到好奇,是因為現代社會與傳統社會有著天差地別,現代社會裡的人類,享受著人類史上前所未見的文明與富裕,人類終於能夠擺脫大幅度的貧窮、疾病與死亡的威脅。

過去的人類社會,受制於馬爾薩斯陷阱,始終無法仰賴器物文明變革一舉提升社會的富裕程度,每當社會出現重大變革,經濟力大幅提升的同時,總是被隨之而來的人口增長所抵消,瓦解了器物變革的效力。葛瑞里.克拉克說,這就是所謂的「馬爾薩斯陷阱」。

然而,十八世紀的英國,顯然成為人類社會擺脫馬爾薩斯陷阱的第一個案例。因為,葛瑞里.克拉克發現,十八世紀以後的英國,社會生產力的上升並沒有被人口增長給抵銷,相反的,社會生產力遠遠的拋開了人口成長速度,大幅提升,從而使人類社會得以出現「奧伏赫變」,一舉跨入現代社會。

問題是,人類社會能夠跨入現代社會,真的一如過往學者所說,是因為英國於十八世紀發生的工業革命嗎?是工業革命帶來的生產力變革,造成人類社會的變化嗎?

葛瑞里.克拉克大量考察了相關文獻後發現,工業革命似乎不是推動現代社會誕生的最主要原因。真正推動現代社會誕生的,是十二世紀以來,一直維持相對穩定的英國政經局勢,累積了足夠的能量,推動人口轉型,建立起一支龐大而合適現代社會使用的「中產階級」,使得英國在迎接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降臨時,得以趁勢超越馬爾薩斯陷阱,擺脫人口成長抵銷器物文明進步所帶來的富裕。

也就是說,葛瑞里.克拉克顛覆了「工業革命是現代社會的推手」的預設,認為造成現代社會出現的,並非英國的工業革命,而是英國人口結構已經調整準備好迎接新社會型態的降臨。

十八世紀的英國人口結構,有別於過去傳統/其他社會,這個時期的英國人口識字率大增,勞力素質大幅成長,擁有能夠創造高經濟效益的知識/勞動人口,因而當工業革命降臨時,能夠自然地承繼新型態的社會。

葛瑞里.克拉克認為,中國與日本之所以無法在十八世紀跨入現代社會,不是因為沒有高明科技,而是不具備足夠的識字中產階級,以致於器物文明的進展無法被中產階級傳揚開來,遲遲困守於士大夫(中國)/武士(日本)階級。因為,葛瑞里.克拉克發現,英國在十八世紀出現工業革命之初,生產效能並沒有馬上提升,工業革命並沒有隨即帶動社會總生產力的上揚(葛瑞里.克拉克比較人口與總生產力後發現,十八工業革命初期的生產力和十二世紀以後的英國差不多),而是經過了一段時間才發酵,而英國之所以能讓工業革命發酵,進而成為推動社會變革的主因,在於擁有足夠推動變革的「中產階級」。

至於進入現代社會後,某些國家能夠跟著爬上現代化列車(例如戰後日本與亞洲四小龍),有些國家沒辦法(例如戰後的非洲拉丁美洲),正是人口結構的影響,有意識地調整國家的人口結構,培養高識字率與高勞動效能的國家,將能順利搭上現代化列車(反之則反之),也就是說,國家的富裕程度端視人口素質而有所起伏。

葛瑞里.克拉克試圖以單一變項解釋社會變革,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也不難從中找到論證破綻。不過,葛瑞里.克拉克可以將長達六百年的英國社會經濟史和人口結構結合起來,從人口學的角度重新詮釋馬爾薩斯陷阱,,對人類如何靠別貧窮,擺脫在高生育/高死亡率的無窮循環,進入現代富裕社會給出一段相當迷人的說明(某種程度來說,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指的正是新教市民階級的誕生推動資本主義社會的萌芽,識字率的普及作為新社會誕生的關鍵因素這招,韋伯似乎用過了,葛瑞里.克拉克的創見在於將之應用來解釋生產社會的變革)。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