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三通之我見~短多長空格局,應小心中長期產業損失

By
on
2008-11-05

三通之我見~短多長空格局,應小心中長期產業損失

文/zen

終於,隨著親中的馬政府上台,延宕了八年的三通議題,有了初步的共識,未來,通郵通航(海/空)通匯都比過往方便,不用繞到香港/韓國/日本,節省不少成本,交通相關類股也因此飆漲。

不過,我認為,三通未必全是利多,通郵、通匯便民,且金錢、貨物流通更為容易,雖然台灣商品、金錢進軍大陸更方便了,但中國貨傾銷台灣也變得更方便了,而中國資金大舉入台後若佔比超越外資,將變相成為主導台灣經貿發展趨勢的推手。

海運方面,由於有長榮這個世界級的貨櫃公司的全球航線撐腰,長期來看,應可適度拉回基隆/高雄港被香港搶走的東南亞轉運貨單,稍微拉回高雄/基隆國際港的地位(不過應該還是無法和過去全盛時期相比,且隨著上海的崛起,上海成為東亞國際港轉運樞紐,基隆/高雄似乎難以和上海龐大的吞吐量競爭)。

至於航空,比起通郵與海運,情勢最為嚴峻,是短多長空的格局,即便將來施行日日包機,甚至飛航正常化,台灣的航空業依然很難在直航後長期獲利。

原因很簡單,光是台灣直航中國的那一丁點旅客人次,並不足以支撐疲軟無力的台灣航空業。單就航空業來說,台灣已經失去了直航的最佳時機。隨著台灣拖延兩岸直航,台商/台灣旅客為了赴大陸經商,被迫前往香港轉機(後來則有往韓國濟州島轉機的班次),加上北京、上海崛起,中國在國際地位上的正統性,國際航權談判比台灣更為有利,使得台灣兩大國際機場淪為地區性的機場,失去搶奪全球航空轉運站的機會,未來就算三通,能夠增加的旅客載運量依然有限,甚至還比不上失去了台灣轉機旅客的香港機場。

即便未來通航,台灣能夠直飛中國的航點仍然有限,到中國之後仍然需要轉機的情況也不會少,事實上獲利的台商,只有聚集在航點城市的公司/工廠,其他中國二三級城市的飛航點,台灣由於規模經濟無法建立,依然無法直航。反觀香港,幾乎有直航全中國所有機場的班次,就便利性來說,香港機場轉機中國的地位雖然會受影響,但還不至於全部消失。

除了要前往中國北方之外,想前往中國中南與大西部二三級城市,無法從台灣直航抵達者,前往香港轉機的便利性應該會勝過在中國的機場轉機,因為香港機場無論軟硬體都還是比中國的機場來得舒適。

台灣的航空業,並不會因為每週多了一百多班包機直航而出現顯著提升。以一架飛機200人計,每週一百班直航也僅增加兩萬旅次,一個月增加八萬旅次,一年增加旅客人次頂多百萬。還記得當初馬英九競選時承諾每天三千人次大陸遊客,每年也不過百萬人次。直航的效益如果僅是這一百萬旅客,無法再透過打造台灣觀光擴大中國乃至東亞國家來台進行商務/觀光交流,恐怕因三通而增加的利潤還不夠抵未來高油價的利損。

真正能開創台灣航空事業前景的機會是,第一,將北高機場打造成東亞轉運中心,積極擴增來台/轉機旅客人數;第二,第五航權談判順利,能夠不被中國打壓獲得以更短的直航路徑飛行全世界更多國家/城市的機會,引進更多觀光客到台灣,若是反客為主,因為直航而讓北京/上海/廣州成為歐洲/中東國家前來台灣的轉機重鎮(而台灣必須到中國的機場轉機才能飛往歐洲/中東),台灣失去直航全世界的機會的話,最後結果,國際航空事業大幅萎縮,台灣可能只剩下區域飛航權利,只能飛東亞、紐澳與美加的區域航線。

千萬不要短視近利以為直航能創造多大商機(也不至於需要認為中共會以直航之便將軍隊開過來,以現在的情勢來說,與其打台灣,不如和台灣做生意,一邊賺台灣錢,吸台灣才較為實在,畢竟中國政府背負著每年得創造數百萬就業機會以維持高經濟成長率的重擔,面臨將五億農民移入都市就業/生活的壓力,更別說各軍區劃地為王,軍費自籌,也早就大搞企業化,中央政府難以號令,短時間內實在沒有武力侵台的條件。我以為,中國要打台灣,只有一個時機,不是台獨,而將台灣經濟地位弱化到在世界經濟無足輕重,中國再也無法從台灣吸到任何資金時,也就是台灣經濟破產,才可能出兵),中長期台灣各產業可能因直航而造成的損失該如何遏止(商機該如何挖掘/把握),才是通航後的航空公司應該要審慎思考評估的。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