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歐巴馬的大勝,透露什麼玄機?

By
on
2008-11-06

歐巴馬的大勝,透露什麼玄機?~歐巴馬的統治正當性危機

文/zen

(本文部份文稿發表於人間福報時論廣場)

2008年11月5日,第44屆美國總統大選,非裔候選人歐巴馬勝出,且選舉人票大幅領先對手馬侃將近200票,不但逆轉了前幾屆持續緊繃的五五波總統選情,民主黨舉得空前大勝利之外,還成為美國史上第一位非裔總統。

然而,歐巴馬的大勝,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光看中西部白人州依然屹立不搖,支持白人候選人馬侃;選舉人票雖然大勝,但雙方總得票數差距不大這兩點,就對歐巴馬日後的統治合法性埋下了變數。

這也是為什麼,歐巴馬一知道盪選馬上發表談話,表示那些沒投給自己的人,他們的聲音他也聽到了,而且盼望兩黨團結,更表示自己是個全民總統。毆巴馬的行徑,是為了以最快速度彌合美國國內的黑白對立氣氛,其舉措如同馬英九以七百多萬票高票當選後,隨即說其他沒有投給他的五百多萬票的聲音他也聽到了,也期許自己當個全民總統,目的就在於彌平省籍情結可能造成的傷害。

另外,代表少數族群的非裔歐巴馬之所以勝出,與其說是美國人已經渴望求變到寄望有個非裔總統,不如說是共和黨的小布希政府八年來給美國的經濟與外交捅了太多摟子,從911開始不惜對中東動武,到放任華爾街惡次貸與搞槓桿金融,引爆金融大海嘯,重創美國經濟,在在都讓美國人對小布希與所屬的共和黨感到失望(也因此,民主黨才能在2006年期中選取大勝,以在野黨之姿搶下國會多數席位)。

不少美國人民肯定很懷念1993~2000年間,由民主黨的柯林頓政府所創造的經濟繁榮(這也是為何此次民主黨黨內初選,希拉蕊人氣甚旺之故),加上此次金融風暴,美國人民被迫替那些盎格魯薩克遜白人CEO和菁英揹債,肯定讓選民對代表標準白人精英的馬侃更加不信任,質疑其上台後是否真能落實政見,還是繼續被小布希政府時代的說客與財團把持,美國經濟情勢的險峻,反而替仍是政壇菜鳥且是非洲裔的歐巴馬奠定了勝選契機。一般人普遍相信,非洲裔的毆巴馬較能替社會弱勢發聲,而其政見中的富人加稅,對石油公司課徵暴力稅等等,強化了照顧弱勢訴求的同時,也暗批小布希政府放任白人財團惡搞。

簡單說,歐巴馬能夠勝出,很大一部份因素得利於天時地利,就好像台灣,陳水扁主政下八年,經濟停滯,人民百姓苦不堪言,加上弊案頻傳,使得民心思變,希望換人/黨做做看,渴望一個新政權。即便這個政權並未完全清理乾淨過去的舊債,也未必比執政政權來得強,但渴望改變的人民,既然無法寄望既有政黨,投向另一大政黨乃是適所必然。也就是說,無論馬侃/謝長廷能力多強,與小布希/陳水扁切割得多乾淨,在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的前提下,人民很難再給已經失敗的政黨機會。也就是說,兩個爛蘋果挑比較不爛那一個,成為民主政治(特別是兩黨政治)的宿命。

雖然說,非裔歐巴馬上台,肯定有助於美國拉近和非洲的關係,可能也會因為中東撤軍和阿拉伯國家取得短期的親密關係,但卻可能得罪以色列與白人既得利益團體,而猶太人與白人掌握了美國重要財團,是政治人物不敢輕忽的勢力,歐巴馬會否顧此失彼,反過頭來被白人/猶太團體抵制,也增添其領導美國的變數。

歐巴馬和馬英九的當選,某種程度印證了鄧小平說的話,「不管黑貓、白貓,只要能夠抓老鼠就是好貓」。人民因為經濟受苦,所以期盼一個能夠振興經濟的好貓(總統),暫且撇開了膚色/省籍情結。

問題是,歐巴馬雖然能以「黑人甘迺迪」的乾淨形象,以「改變,我們可以」(Change/Yes, We Can)的口號勝出(就好像馬英九以股票兩萬點,馬上好等口號勝出),贏得多數美國人的支持,然而,投給歐巴馬的人當中,有多少是因為經濟情勢太壞,小布希太糟糕,不得已之下才投給共和黨(而非歐巴馬),賭一把的相信歐巴馬能帶來「改變」(就像原本綠營票倉的南部選民大力支持馬英九)?

票投歐巴馬的選民,期盼的是經濟能夠改善,若是未來歐巴馬就任後,無法在短時間內提出有效的救經濟方案,歐巴馬的執政正當性,恐怕會大受挑戰(就像馬英九政府因為遲遲搞不定經濟問題,民意支持率不斷下滑,從58%支持率高票當選,如今只剩兩成),猶太與白人財團可能趁勢反撲,甚至可能進一步惡化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替美國以及全球政治投下更深的變數。

當選的激情之後,歐巴馬的執政變革之路,才是真正困難的開始,讓我們拭目以待!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