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出版大老們的產業觀察,其實僅代表個人意見

By
on
2008-11-12

出版大老們的產業觀察,其實僅代表個人意見

文/zen

近六七年以來,每次主流媒體報導台灣出版業,幾乎都是不景氣論。業界不少大老,似乎很喜歡對媒體訴苦,或說暢談出版心酸。什麼大環境不景氣、出版業寒冬、紙張成本不斷上漲,圖書銷售M型化、退書率日高、折扣戰激烈等等。總之,談了很多關於出版市場萎縮的現象。

然而,這些不過都是站在特定角度的片面之言。根本沒有人能夠代表台灣出版界發言。

第一,台灣根本沒有精準的出版統計數據可供參考,從出版業總體產值、各出版社業績狀況(進銷存退),全都是靠臆測,並不真實。缺乏可信統計數字做佐證,任何對於市場整體趨勢的預測,都可能只是偏見。更何況,許多評論經常只是靠道聽塗說得到的二手甚至三首資料來推論,資料真實性頗堪存疑。

第二,出版是個橫跨幅度相當遼闊的產業,學術出版和一般社會書出版,兩者的經營模式、成本利潤、通路、銷售週期全都大不相同。學術出版的銷售週期很短,集中在開學季,且圖書銷售並不仰賴一般書店通路。業界大老多半是民間一般社會書出版業者,並不跨足學術出版,因此,其所談論之出版生態,頂多只能是一般社會書出版社的狀況。更別說台灣的出版業者,有很多是非營利事業/組織所投資的,根本不在乎營利(例如文建會、兩廳院、各縣市文化局、政府各部會等等)。

最起碼,租書店(漫畫、言情、武俠)、學校通路(教科書、學術出版社)為主的出版社,以及非營利組織/事業(政府部門與公益團體)之出版社,其經營狀況就完全不適用業界大老所說(像是高退書率,在店頭業績不好等等)。

第三,整體產業衰退的元兇,經常就是高談產業衰退的那群人。高談業績衰退的出版人,旗下的出版社經常都是業績屬一屬二,毛利/淨利相當高的。至於那些被認為是傷害出版整體市場業績的原因,也經常是和這些大老們同等級/性質的出版社所搞出來的(好比說圖書銷售M型化,若不是大型出版社與大通路聯手以大型行銷活動壟斷新書市場,並將圖書市場帶入拼新書高週轉的惡魔循環之中,長銷書又怎麼會被排擠?沒有行銷資源的新書又怎麼會被排擠?市場又何以只剩下暢銷圖書?)。

其實,我不懂的是,業界大老們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對主流媒體放話?關心出版產業嗎?如果是,那麼積極推動出版產業的結構性變革,幫助那些被排擠的小兒美的出版社爭取生存利基,才是更直接的幫助,不是嗎?

還是,希望透過衰退論的傳散,鼓動消費者進書店?不過,在出版現行結構不便的前提下,為了支持衰退的出版業而進書店的讀者所購買的書籍,將是那些大型出版社與強勢通路主打書?

台灣今天的一般社會書出版界,大致可分為一軍與二軍,一軍是那些主打新書輕易可以登上主流連鎖書店新書平台/排行榜的大型出版社/集團,以及一些老字號的出版社;二軍則包含甚廣,舉凡非一軍出版社大概都可以算入。老實說,一軍根本沒有受這幾年大環境萎縮的影響,反倒是暢銷書越賣越好,業績越來越好。只是,比較令人擔憂的是,這些能賺錢的一軍,在大陸的投資狀況不知是否理想?

至於二軍,根本沒有在媒體發言的機會,而二軍的業者,恐怕才是大老們口中所說的景氣衰退的受害者。他們也很無奈,或許也想突破重圍,不過,一軍壓境,二均其實很難扭轉現行的出版環境,只能想辦法茍延殘喘。

或許,整體出版業是不景氣,不過,其實不需要業績並沒有受影響的大老們代為發言,媒體們何不去問問那些真正受景氣所苦的二軍業者?不要老是貪圖方便的找上大老們詢問產業意見,畢竟雖然他們的出版社很成功,做的書很棒,但出版業又不是他們說了算,出版業也不是他們開的(也不是由他們所集合起來的什麼聯盟或基金會就能代表出版界)。

沒有人能夠代表台灣出版界對整體產業景氣發言,所有的發言都有其無私/自私的一面,若不能看清現狀而屢屢將那些寒冬論聽進耳裡,不過是徒傷悲。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回聲

    2008-11-21

    感覺~~~你有一雙上帝之眼~~~~
    這是真心話,不是溢美之詞喔!

    • 回覆

      Zen大

      2008-11-21

      版主回應
      我有不怕死 不怕得罪人說話的膽量吧
      呵呵
      今天好像新聞局開了一個出版寒冬的探討研習會
      2008-11-21 23:20:43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