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山不轉路轉-關於寫作事業的開拓

By
on
2008-11-19

山不轉路轉-關於寫作事業的開拓

文/zen

我的人生,原本沒打算和寫作維生牽扯上關係的。

大學時代,只是立志要好好讀書,想說拿個博士,安分守己的在學校教書。學校還不必是什麼名校,只要是個技術學院就行了。總之,混口安穩飯吃,是我最初的想望。

沒想到,大學莫名奇妙學了人口學,又讀了經濟學,不小心又把社會學的宏觀分析用了進來,赫然發現,畢業以後的社會,將會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什麼少子化、老人化、全球化、全球暖化,即將顛覆世界。

未來社會,別說靠企業組織(學校也是一種企業),就連政府組織也一點都不可靠。於是,我尋思轉行。

結果,不小心誤闖了出版業。覺得文化出版真不賴,每天讀書什麼的,感覺比較少涉入邪惡資本主義社會。彷彿說定了,我就開始找特約編輯、校稿、翻譯的工作做,也在書店打工,總之,什麼工作我都做。只不過,好像都沒能做得太好,覺得自己似乎不太合適。

有一天,在逛網路書店,發現商品頁裡有篇我同學寫的導讀推薦,覺得很奇怪,怎麼他會有機會寫這個?後來剛好有機會碰到這個同學,閒談間就問了起來,然後發現,原來那個網路書店每週都會發些新書找人寫導讀推薦。

我覺得很有意思,實在太棒了,有人寄書給你,而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把書讀完,消化分析一下,寫出篇文章來談談這本書,就有錢賺。天底下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我心想,那我也要做這個。後來我還發現,

唯一的問題是,我沒有接頭的管道。

然而,我很想嘗試這份工作,左思右想,最後決定寫信毛遂自薦。沒想到,網路書店的副總編輯竟然同意讓我ㄧ試,於是,就這麼展開長達一年多的每週導讀寫作工作,這段期間寫了約莫八九十篇書籍導讀,還認識了幾位優秀的網路編輯。

開始寫導讀不久,我發現網路書店還有主題報導,於是,我問副總編可否試試看,副總編也給了我機會,寫了好幾篇主題閱讀的專文。

當時我還在學校唸研究所,除了學校課業、論文和打工外,寫書評成了我接觸文字寫作工作的開端。

不過,好長一段時間,也只有每週寫一兩篇書評。直到論文寫作方向大幅修訂,原本收集的資料派不上用場,不甘心白白浪費時間,決定試著將這些資料寫成一些文章,投稿到《出版界》季刊,承蒙責任編輯賞識,收了我的稿件,並且成為固定寫手,一直寫到近兩年《出版界》轉型為止。

研究所時代就開始的寫作工作,還有一項,那就是國家圖書館發行的《全國新書月刊》。當時的我,立定心志要走書評導讀與出版觀察這個領域的寫作,於是到圖書館四處翻找雜誌刊物,尋找可以投稿的管道,找了許久,發現《全國新書月刊》可能可以投稿,於是嘗試的投了書評稿件,也僥倖被錄用。此後,便固定投稿該刊物,並且承蒙責任編輯邀約,編寫了兩年的《出版大代誌》,除了多一些搞費收入,也讓我養成了訂閱Mailing list與收集出版消息的習慣,對論文寫作與出版觀察頗多幫助。

毛遂自薦、積極投稿,是我闖寫作事業到如今的一百零一招(偶爾會有刊物來邀稿,到如今也有幾個固定寫稿的地方,不過,絕大多數文章的發表,還是靠我不斷投稿而來的)。平日我會到圖書館或書店,翻看雜誌報刊,找尋投稿Email之類的東西(另外也會逛人力銀行,看看有無文字工作的需求)。若發現可以投稿的欄位,回家後隨即寫稿,嘗試投遞。

雖不是都能成功(因為某些寫作領域我實在是寫不來),但也僥倖給我找到了一些可以投稿的欄位,且憑著我那打死不退的厚臉皮不斷投稿,總算慢慢開拓了刊登稿件的園地。

這中間的過程,也許是我抱持熱誠,或許是我容易忘記挫折,或許是身段夠軟、夠低,什麼都願意嘗試,也敢於打破既定成規,做別人所不敢做的事情,一些比較好新的編輯大人們或許被我的熱情投稿感動(或感到厭煩),因而願意刊登稿件。

當然,也有一些比較嚴厲的編輯大人,對於我這種不入流的稿件感到很困擾,婉轉的暗示我不要再投稿該園地,或者就不再往來,通常我也會乖乖退出,不給這些編輯添麻煩。因為,對方原本就沒有義務要照顧像我這種沒有名氣沒有文筆又沒有銷售實力的新進文字工作者,我知道責任編輯頭上還有一些壓力,且稿件的選用有許多複雜的考量(最主要當然還是我寫得不夠好,不符合這些版面的標準)。

靠著還算努力,幾年寫下來,總算有幾個寫作領域還算穩定,也開拓了一些新的寫作領域,甚至可以嘗試把足跡跨到海外華人市場裡去。至於書評導讀,我更敢說自己絕對是華人世界寫得最多(但不是最好我知道)的一位(絕對超過六百篇,部落格刊登的只是一部分)。我想,並不是我條件多好,文筆比我好,才華比我高的寫作人多得是,只是我比較開放心態的多方嘗試不同的寫作,靠著數量的累積,撐起了一點點的寫作事業。

最近,只要有文章刊登出來,總會有熱心的朋友、親戚,來信或來電告知見報的消息,我知道他們是關心我,怕我靠寫作活不下來(有意支持我寫作事業的朋友,可以來信商討贊助或合作計畫;關於贊助,我可以賣點書給有意贊助我的朋友;合作計畫,從企劃/寫稿、出書到演講什麼都可以,我都有興趣談談看),我都很感謝。

我總是認為,機會是不會等人的,人必須主動去創造機會。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換個想法,就能找到出路。即便大環境不景氣,但只要願意更多一點努力,打破既定的迷思成見,肯定能看見機會。只要願意努力,雖然還是會被批評(不過,沒辦法,人不可能討好所有的人,看不順眼的人的意見,有道理的就聽,只是發飆的就自行從腦袋中刪除),但還是有很多人願意給我嘗試的機會,這是我一路走來,最感恩的地方。有那麼多的前輩先進願意給我機會,讓我犯錯,讓我投稿,刊登那些不成熟、還需要改進的稿件。

所謂失敗,我認為是不堅持再走一段路試試看,不嘗試再找其他路/機會,不再能從挫折中看見自己的不足並且改進/超越,因而自己決定放棄,並把責任推給自己以外的地方(例如環境不好,不被賞識等等)。

對於某些很有才華,但卻放不下身段,只願意寫一些高深領域或文學創作,卻又無法靠寫作養活自己,因此必須下海工作,或者淪為獎棍(靠寫文學獎拿獎金過活,和新人搶獎金)的現象,我比較有不同於主流寫作圈的意見。我認為,台灣的媒體環境固然嚴苛,能夠投稿的欄位的確不多,但也不是全然沒有,只要願意放下身段,把各種寫作當作練筆,或者就是賺取生活費的手段,好好的做。再不然也可以投稿港澳中國的媒體,只要肯花心思尋找,一定可以找到足夠讓你發表文章創作的園地,朝全職寫作人的目標邁進。只是坐看眼前那些既有的機會,或者只想分別人好不容易打出來的江山,自己卻不願意為開拓文字事業版圖而努力,那肯定僧多粥少,不夠吃!

有實力的寫作人或已經成名作家,實在不該為了錢去寫文學獎,對我來說,這反而比放低身段去寫消費性文字還要不如。因為,文學獎就是那樣,對有能力的寫作人來說,有參加絕對能拿獎(但也絕對很難拿到頭獎),但卻成了某種卡位,擋到後進出頭的管道,無形中也打壓了台灣的文字創作,實在不可取。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一堆無聊的大頭症(而且是還沒變成大頭就先患),也沒有才華和聰明,且能碰到願意提攜後進的前輩,是他們的寬容大度,給了不成熟的我和許多默默努力的新人機會。所謂的成長與傳承,不就是在這樣的過程累積下來的嗎?如果報刊雜誌全都只要已經成名的一流作品/作家,又由誰來給年輕作家/不成熟作品嘗試的機會,鼓勵後進?

我大學畢業那年,發生東南亞金融風暴。研究所畢業出社會隔年,發生Sars。大學畢業十年來,一直處在所謂的景氣低迷的台灣社會,又待在不斷萎縮的媒體與文化出版產業,縱然大環境不佳,我又沒條件變成暢銷作家,不過,我也沒被環境打倒,也沒放棄過(雖然想過)我的志業,一點一滴的堅持了下來。雖然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不過,能夠堅持活下來,且能是氣最長的那位,我想,也算是一種成功。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