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這是個國家欺騙人民的時代II

By
on
2008-11-22


這是個國家欺騙人民的時代II

-我們能拿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怎麼辦?

文/zen

2008.3.22到今天,整整8個月,英明神武的九五至尊馬先生,到底想好要將台灣帶往哪裡去沒?

讓人難過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發生,到最後,我的感嘆成了,「我們能拿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怎麼辦?」

我眼中看到的,是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一再精於媒體操作,不斷對外放話,設定議題,試圖掩蓋無法治國的無能。

一開始,我還會認為,那是新舊政權交替,文官系統難以駕馭的關係,且新手上路,加上沒有國民黨撐腰的馬英九要建立執政團隊,的確有困難度,要多給點時間,甚至給他嘗試犯錯的空間。

可是,八個月過去了,我看不到馬英九告訴我們,他打算帶領我們往哪裡去?我看到的,只有他說要嚴辦陳水扁。的確,陳水扁貪污證據確鑿,那就辦吧,管它操弄民意,辦到底就對了,可那是法務部的事情,頂多加上司法院與監察院,總統只要一次性的將那些不該被機密的機密文件解密之後,照理說就不關他的事情了。縱然有敵對政黨說他是政治追殺也無所謂,反正路遙知馬力,是非對錯等時間告訴民眾。

問題是,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的馬英九政府,拿經濟沒輒,一開始硬ㄠ,完全可以理解,不想信心潰散,可是,你看看那些財經官員,一個個傲慢無理,隨便對媒體發言,再三得罪挑釁人民百姓。這些都算了,我們可以說財經官員們比人民百姓超然客觀的面對經濟亂象。

然而,最近一連串的800億消費劵政策,讓我感到不寒而慄。首先,一個沒有被充份規劃的政策,竟然可以如此草率的向媒體揭發?在野黨認為,那是執政團隊無能,我的看法是,那是執政團隊企圖用來包藏禍心的一步高招。他把一定能討好百姓的消費劵政策拋出來,引發媒體與人民討論,佔據媒體版面,使媒體減少探討金融海嘯引發的相關爭議新聞(好比說銀行不法銷售連動債的責任追究等問題),二來,趁著民意支持度高漲之後,以民意威脅立法院,要立法院順便通過後面的四千億擴大內需預算。雖然我不贊成擴大內需,但真的要做也不是不行,只是替人民把關的立法委員會想好好瞭解這四千億的花費項目以及經費籌措來源等細則,需要一點時間。再說四千億要分四年執行,也沒有消費劵那麼急,幹麻要趕著通過?

有那麼多人批評消費劵的施行細則與效果,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為何還要堅持?我認為,他們想藉此高民意來綁四千億擴大內需預算才是實際,而這四千億圖利的多半是親藍的財團。別說四千億,一開始的八百億也多半圖利親藍的財團(所以限制很多,所以漲的都是食品等特定股票;台灣前十大財團裡的民生財團的創辦人還曾經是國民黨的中常委,政商關係之緊密!!!),只是後來民怨太大,不得已一再退讓。

民怨就能讓政策轉彎,這是我覺得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最可怕的一點,半年來,這個政府屢屢拋出非常不成熟又粗糙的政策,一推出隨即被民意與輿論批的滿頭包,然後再跟隨民意不斷修改。我們可以說過去的政策都太過複雜,情有可原,但此次的消費劵,救命ㄚ,那麼一個簡單的政策,且有凡事最喜歡周密規劃的日本的前例可以參考,竟然還可以搞得一日三變,而且毫無羞恥之心。想想,在公司提企劃案可以這麼「隨性」嗎?我們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就可以!

消費劵事件,讓我徹底看清楚這個政府的無能,而可悲的是,人民因為太過厭惡陳水扁的貪污,使得政黨勢力過度傾斜,國民黨如今完全執政,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可怕的是,重新上台後的國民黨,正是當年那批因為臺灣人民感到唾棄厭惡而決定換掉的人。完全執政的國民黨也不客氣的告訴大家,我們忍了這麼多年,遲遲不跟台灣人民道歉也沒打算轉型成民主政黨,但你們還是選了我,那就是同意我們遂行威權統治囉,所以,最近各種只要是政策需求就可以公然違憲,自行解讀憲法,無視程序正義的行為再三浮上檯面(我不想談陳水扁事件,那個太過複雜,且我不認為政治人物追殺政治人物有什麼錯?勝者為王是古今通例,陳水扁只能說他手段不夠高明。但是,政治人物應該保護人民百姓,而不是完全執政後就魚肉人民)。

半年,我們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已經編列了四兆左右的預算是需要舉債,債流子孫的。他們說這是非常時期,我說這是狗屁,無能底下的藉口。

還有三年半,就算明年底的縣市長選舉能重創這個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但我們依然拿他們沒皮條,他們在立法院的絕對多數以及行政權力的至高無上,想幹麻就幹麻(我也不想談賣台這件事,我認為不少台灣人民是能夠接受經濟上的兩岸接軌的,也就是說,某種形式的統一,完全切割的獨立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有那些恐共且曾被國民黨欺負過的極深綠人士才會如此奢求),隨便開出圖利財團的政策(好比說補助汽車業,汽車業今年都還沒虧錢就補助,那其他已經虧了很多年的產業怎麼都不見補助!?如果大家知道,馬英九最落魄最失意想離開政壇的時候,是裕隆的嚴凱泰安慰馬英九,給了他一個辦公室,支持鼓勵他再往前走,就不難發現為何汽車業能被如此厚愛?),隨便開出債留子孫的預算(反正到時候我已經結束任期,坐享優渥的退休福利,債務問題與他們無關)。

最最可悲的是我們的在野黨,不知道為什麼無力和那個貪污總統切割,以致於人民百姓想要有個反對的靠山都靠不下去,在野黨拿不出新形象和新人選來說服選民支持,無能的在野黨讓無能的執政黨可以為所欲為,只因為他們捨不得一個曾經是黨內最有人氣拿過最多選票的過氣政治明星?真是天底下最荒謬的事情了(實際地原因可能是民進黨體制不健全,黨內絕大多數的金主捐款名單都在那個貪污總統手上,錢財受制於人,加上過去八年太多人都不乾淨,都拿了好處,無法切割)!

結果,二度政黨輪替後證明了什麼?證明了權力可以腐化任何人,證明了台上兩個政黨都是垃圾,都只想著自己腦中的意識形態,把人民百姓的死活丟在一邊,不是貪污濫權就是搞一堆烏龍政策。

難道,我們只能在貪污犯和無能的爛好相處的人(我常說,好相處的人不等於好人,馬英九只是媒體形象好,是個媒體上看起來/甚至實際生活上也很好相處的人,但那不等於他是好人,更不等於他有能力治國,不過,沒辦法,大家都愛那種好形象,否則陳水扁當年也不會這麼紅)中間選一個嗎?

我可以大膽的說,台灣未來四年算是完蛋了!四年後,也許金融風暴過了,世界靠著新產業進入了新一波的經濟成長,台灣恐怕還是原地踏步,甚至開倒車。因為,我看不到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所開出的政策哪一項是為將來開展新局作預備?全部都是把錢丟到水裡的浪費作為(擴大內需,日本最會搞了,搞了十幾年蓋了一堆超棒的公共建設,你看到日本的景氣好起來了嗎!?這還不算日本商人比台灣會賺錢,能走進世界賺很多錢來平衡政府的無能喔)。

最可憐的是中下階級、近貧戶、窮人、還沒出生的人、外籍配偶、外勞,這些人會因為經濟更惡化而失業,被企業主剝削,中產階級雖然衰退,但其實只要忍耐一點,還是可以活下去的(只是中產階級最愛鬼叫,因此最能博得關愛的眼光),富人雖然錢少了一些,但過去那麼多年賺了那麼多,還是很夠花,根本不用擔心(不過因為他們定期都有在給政客進貢,因此政府開好處藥方一定會分最多給這些人)。

惟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有一個很強的央行總裁,幫我們擋掉了很多金融風暴,讓台灣屢次都不是受傷最重的人。你看看讓那些政客管錢,他們把人民將來退休要用的血汗錢那樣隨便的拿來護盤護財團,真是情何以堪。

就這樣,請大家趕快醒來,這是個國家欺騙人民的時代,不要在夢想這個完全執政的無能政府可以幫助台灣走過低潮,靠自己最實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