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實質效益與程序正義孰重?-關於教官復辟之我見

By
on
2008-11-29

實質效益與程序正義孰重?-關於教官復辟之我見

文/zen

最近,教育部有意顛覆前朝政府的決策,讓教官繼續留在學校。唯政府害怕大動作恢復教官,引發民怨,先其小規模的設定總額下限,指示當教官總額低於下限時,各校可申請補缺。另外,不斷重申尊重大學自治精神,不願遞補教官之大學也與以尊重。

教育部之所以堅持續存教官制度,多從實質需求面來談,認為教官在學校多年來擔任輔導與治安維護工作有目共睹,不宜偏廢。此外,教育部更主張再次幫助教官轉型,擔任學校之國防教育工作。

在威權戒嚴時代,政府為了「反共復國」,施行軍民一體,因此,讓教官進入中學以上學校,一方面施行軍訓教育,一方面監管校園內的叛逆思想。也就是說,教官是威權統治時代的台灣,黨國家機器直接介入校園,進行愛國教育與思想管控的重要工具。

這原本是基於特殊歷史時空環境下的錯誤,後來隨著解嚴開放,校園教官逐漸修改其角色定位,從原本的思想行為控管轉型為生活輔導(但其實教官本質的威權性格仍在),另外兼任維護校園安全工作。

教官工作的轉型,是為了讓錯誤政策/體制畫下休止符,又考慮到實際從事者的生計所做出的折衝。教官擔任的工作,本該由校園警衛與輔導中心擔任。然而,威權政黨重新取得政權後,隨及響起過去那些有利國家統治的手腕,以看似尊重民主,實則推動威權復辟的手法,試圖恢復過去的錯誤體制(另外像政風、人二事系統的恢復也是)。

馬英九團隊上台後,原本那票威權時代的舊官僚和舊思維也一併復辟了。這些人無視建立長久國家法統更重要而根本的「程序正義」,不斷以「實質效益」的好作為復辟錯誤體制的藉口。

的確,教官對於維護校園治安有巨大的貢獻,現在擔任教官的,多半也都是和你我ㄧ樣的平民老百姓。然而,實質效益再高,只要是奠基於錯誤的法理思想所制定的政策/體制,就應該廢除。讓教官續存校園,無論實質擔任的工作為何,教官本身的軍人符號,背後所代表的軍隊(國家合法使用暴力的權力) 之象徵,壓根就不該進入教育/校園系統。

教官的錯誤,在體制本身背後的威權,而不是實質工作。教育部大可推動廢除教官身分保留教官工作的程序正義轉型,而不是假教官工作/升遷權之美名保留教官體制。

請讓軍事的歸軍事,教育的歸教育,就算要在校園推動國防軍事教育,也可採外聘國防院校有相關專長之教師來處理,未必需要常設教官系統於學校,更別說讓教官繼續以維持校園安全風紀之名,行威權管理學生之實。

教官與政風單位的復辟,是威權國民黨重新上台的預兆,若人民百姓不能認清真相,還沉溺在執政黨不斷丟出的議題設定(陳水扁與前朝官員貪污、消費卷與擴大內需就經濟等等),國家政體恐怕在不久的將來會重新走回威權之路(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當景氣不好時,威權法西斯政權很容易因為高行政效率與高壓統治而贏得好評),屆時受損的,恐怕是台灣好不容易爭得的民主自由與進步,實在不可不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