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不願一人落後-彭懷冰與校園書房出版社

By
on
2008-12-01

不願一人落後-彭懷冰與校園書房出版社

文/王乾任(本文部份文稿發表於時兆月刊/又,受訪人並不全人同意本文的陳述/表現模式,僅此說明,以免誤導視聽/本文若有任何錯誤,全都歸咎於筆者.)

極待開拓的華語基督教文字工作

基督信仰,從來就是個與書寫與出版密不可分的信仰。從先知與使徒集體寫就的《聖經》,歷代聖徒寫下神學、靈修、福音作品,到古騰堡印刷術的出現,奠定新教改革後聖經能迅速廣傳的基礎。還有,因著《聖經》翻譯,讓不懂希伯來/希臘/拉丁語的人,可以用自己的母語接觸信仰,更讓基督教成為遍及全世界,擁有最多信徒的世界性宗教。

然而,相對於個人(口傳)佈道,台灣的基督教界長期忽略文字侍奉。以教會出版社來說,無論是數量還是出版的書籍,都不及人口比台灣少三分之二的香港,目前教會書房中所販售的神學、靈修作品,半數以上都是來自香港的教會出版社。其次,各教會對於個人佈道的看重,遠勝於文字服侍。

個人佈道當然很重要,然而,文字侍奉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輔助。例如,如果有很棒的寫手,能將弟兄姐妹的生命見證化為福音單張,不是可以作為個人佈道時的重要輔助?另外,個人佈道時,以好的「屬靈書籍」內容作為破題,甚至贈送募道友閱讀,都是個人佈道的有力延續。

基督教文字工作長期被台灣教會界忽略的原因有很多,像是基督徒人口比例太低(僅5%),買書/閱讀人口不足以支撐基督教出版市場生存利基,宗派太多、分散出版能量,牧長忙於牧會、講道、沒有安靜寫作的時間,能講不代表能寫等等。

校園書房出版社

不過,雖然在台灣經營基督教出版不容易,但還是有一小群人默默地堅持為基督教文字工作奉獻、付出。其中,又以在台成立超過五十年,隸屬於基督教校園福音團契文字部的校園出版社,無論在出版書籍的數量(每年平均出版超過五十餘冊新書),出版社的資歷(成立超過五十年)、規模(擁有實體/網路書店、出版、雜誌,總同工人數超過六十人,這樣的規模,就算是台灣一般的出版社,也算是大的),都是名列前茅,堪稱教會傳播出版界的資深優等生。

彭懷冰牧師,自1994年接手校園書房出版社後,帶領校園書房,走過十四個年頭,即將於2009年6月底退休。在退休之前,時兆有幸邀約彭懷冰牧師,和各位弟兄姐妹分享他在基督教文字工作上的看見,以及帶領校園書房的經驗。

彭懷冰-從校園寶寶到校園同工

彭牧師說,自己從初中開始,就參加學校的團契,平日參加校園團契的聚會,寒暑假就參加「校園」主辦的營會,上大學後,平日除了參加學校團契,在中學擔任輔導,寒暑假則擔任營會輔導,參加鄉村福音隊,。在學生時期,奠定了信仰的基礎,受裝備、造就。如此十數年如一日,自嘲是個標準的校園寶寶。

1972年從淡江大學化學系畢業,畢業後,隨即分發到金門當兵。當時的金門,還有一點點的戰爭氣氛,和對岸偶爾還會互頭宣示性的炸彈。退伍後,彭牧師旋即加入臺灣校園福音團契,成爲全職傳道同工,先後負責臺北地區、台南地區的福音工作和團契部主任。

彭牧師在校園開創了很多第一,像他是空前絕後的台南地區辦公室主任。當年,校園團契在南部仍缺乏同工,他一個人得帶嘉義以南一直到屏東的校園團契,經常在南部各縣市奔波。

1988年,彭牧師接手校園團契總幹事,六年後,從吳鯤生手中接下校園書房社長的重任(並兼任宣道部主任[zen1] ),開始了彭牧師長達14年的文字服侍。

彭牧師認為,校園福音團契是整合了團契、文字和訓練三方面的事奉。這一特色使團契的福音工作有更廣、更深的果效。就以海外留學生的工作來說吧,發行量高達兩萬份的《海外校園》,即為牧養海外留學生相當重要的文字刊物。

接手文字工作的異象

彭牧師說,自己清楚看見自己在文字工作上的異象,決定接手文字部工作時,其他三位原本攻讀文組,整天和文字泡在一起的兄弟姐妹都覺得不可思議[zen2] ,還以為他腦袋壞了。

然而,彭牧師說,他知道轉戰文字工作,是神給他的異象。彭牧師說,當時他正在尋求前面的道路,神給他看見,當年來華宣教士,因為中國內部紛亂,無法直接進入中國傳教,因而退居港澳南洋,並投入基督教文字出版工作。彭牧師說,神給他的異象也是如此,要他在文字工作領域上服侍,等候神所命定的時候到來。

對於許多人不知道該如何確定自己的異象是從神那裡領受的,還是自己的想像。彭牧師說,他自己有一套辨別方法。他認為,如果確實是從神而來的異象,那麼,神一定會為你開路,引領你。

不過,彭牧師還說,光有異象是不夠的,光有異象而無法成就的事情也不少。要成就異象,除了異象得從神而來之外,自己還必須有火熱的心(熱情),甘心樂意的堅持,即便外在環境反對,都能忍受走異象之路的孤單寂寞,且甘之如飴。

有了從神而來的異象與自己火熱的心之外,還必須有「冷靜計畫」的能力。好比說領導校園出版社這麼一個歷史悠久,人員龐大的組織,光是有異象和熱情還不夠,還得有冷靜計畫的能力。像是編列/審核「年度預算」,就不能光靠異象與熱情。彭牧師自嘲,或許自己是唸工科的原因,對於一件事情該怎麼做,他會有詳細縝密的計畫和推演,之後選擇最為可行之路,再按部就班的執行。彭牧師笑說,神之所以讓他接管校園書房,也許是看重他「編列預算」的能力。

領頭羊的擔當與氣魄

校園團契是老字號的福音機構,雖然跨宗派,但仍然有其基本的神學立場(福音派)。校園出版社作為校園團契的文字部,在圖書出版方面,自然有其基本的神學立場需要遵守。這是福音派的校園出版社的特色,雖然也是侷限。

彭牧師認為,大凡每一個出版社,都會面臨相同的處境,也就是在確定特色的同時,也以特色侷限了自己,好比說大塊出版的書,就是和遠流、時報等其他出版社不同,有些書就是只能在某個出版社出版才對勁。出版社最怕的,不是有侷限/特色,反而是沒有侷限/特色,讓人無法分辨。

不過,彭牧師認為,立場也不是絕對不能逾越的,碰到一本真的很棒的書,即便書中的神學立場並不完全能被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苟同,他還是會選擇出版。即便得承受來自董事會或教會界保守派的輿論壓力,他作為校園出版社的負責人,會一肩承擔外界的壓力,保護好社內同工,讓他們只需要專心於出版編務即可。

因此,校園出版社總是嚴選好書,有系統的推介來自歐美的知名作家。另外,一些非常重要但不可能賣座的作品(例如丁道爾等聖經注釋書),他也會堅持出版。

堅持出版好品質的屬靈讀物

彭牧師認為,校園出版社的出版任務,一方面是配合團契工作,提供佈道性、造就性、訓練性的文字材料;另一方面則是供應全世界華人基督信仰閱讀的文字需要。

近年來,由於台灣國民所得水準提升,對於閱讀品質的追求,也從書籍的內容擴大到書籍本身。一本好書除了要內容精湛之外,排版、紙張、印刷、封面設計也都得要跟得上讀者的美學品味,過去那種一頁之內盡可能塞滿文字的出版做法已經行不通了。

在彭牧師和編輯團隊的努力之下,校園出版社開發的新叢書,不少書的封面採用高品質的軟精裝,書籍內文的排版也十分重視讀者的閱讀負擔,排版變得更活潑。為了堅持好品質,校園出版社不惜聘用八位全職美編,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提供高品質的屬靈閱讀。因著堅持,校園出版社連續兩屆成為CCLA中華基督教文字協會金書獎(兩年舉辦一次)的大贏家。

照顧全人需求,不讓一人落後-彭牧師的領導統馭

流動率低

校園出版社的流動率極低,多數的同工離職,都是為了出國/深造才走的,絕大多數人都能長久待下來,甚至一直到退休。校園出版社的低流動率對於變動頻仍的台灣出版界來說,堪稱奇蹟。

彭牧師舉校園書房門市為例,他說,書房為了方便將來打算出國留學的同工晚上進修補習,特別設置了僅有白天班的全職工作,不需要排班,可以專心準備留學考試,但又能有一份安穩的工作。

彭牧師自謙的說,校園出版社校園的低流動率,得歸功於校園書房畢竟是福音機構的出版組織,社內員工都是主內弟兄姐妹,凡是盡量溝通,且以愛包容。

白紙新人

由於流動率極低,因此校園出版社校園很少公開招聘編輯同工。不過,若有招聘需要,彭牧師說他傾向選用沒有任何相關工作經驗的人。因為,沒有經驗的人像張白紙,比較好教導,比較容易融入校園出版社的組織文化。畢竟,校園出版社校園書房組織不算小、歷史又久,肯定有一些獨特的組織文化。若是已經有過工作經驗,或許比較難以適應。為了杜絕這方面的問題造成組織運作或領導方面的困擾,彭牧師傾向選擇新人,從頭教起。雖說如此,但實際的人事聘用,彭牧師並不過問,多交給實際開缺的部門主管決定。

量身打造訓練課程

彭牧師說,由於校園出版社是福音機構,營運上有一定程度的壓力,他一直很愧疚無法在薪水、福利上再給同工們更多。為了彌補校園本身的不足與虧欠,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套根據每個同工的工作發展屬性與個人性格量身打造的進修計畫。除了有各部門/全公司的教育訓練課程外,還有針對個別同工所安排的短期海外訓練課程。

彭牧師引拿破崙的話,開玩笑的說,「一個好的士兵追求的首先應該是訓練,其次才是薪資和假期。」既然校園給不起最好的福利薪水,那就給同工們最豐盛的訓練吧!

彭牧師希望校園出版社的同工,都能接受最好的裝備與造就(無論是神學信仰,還是編輯專業都是),能在校園練就一身好功夫。

不願一人落後

在一個組織裡,難免有跟不上的落後者,彭牧師說,他的原則是不隨便開除任何一個人。

對於跟不上組織腳步或無法勝任自己工作的同工,會先充分了解該同工的狀況,如果是訓練不足,靠訓練就可以補足的,就安排訓練課程或海內外短期訓練課程/會議。

如果靠訓練也無法彌補,則會試著了解個人的工作能力和意願,安排轉任其他部門。

如果是因為家庭等意外狀況,導致工作效率低落,就多給點時間和空間,還有關懷。

如果是因為年紀大了,無論如何跟不上時代的潮流,亦或者人際相處方面的問題(畢竟有些人生性較為內向或不擅溝通),彭牧師說,自己會希望其他同工們能多一點包容、體恤和接納。

校園出版社畢竟是基督教福音機構,秉持著愛與團契的精神,非到最後且萬萬不得已,他是絕對不會主動動手開除任何一個人。

多聽、多了解-考績審核

身為校園出版社的社長,每年都需要替同工打考績。對於考績,彭牧師說他多半交由個部門主管去評鑑,若沒有特殊狀況,自己並不會介入。

主管們的考績評核完成後,他會根據考績評分,再配合他平日的觀察,了解考績是否有偏頗。同工們若對考績不滿,也可以提起申訴,他會再根據理由來評估是否要修改考績,或約談部門主管、同工,了解狀況。

無論如何,考績的評定工作必定是嚴謹、多元且多層次的,若真的出現考績不佳的同工,他會利用平日在茶水間碰到時,和對方聊聊工作狀況、與其他同工相處情況,再行判斷。

總之,彭牧師希望校園出版社像個家,是個充滿愛與溫馨的工作環境。

給有志委身文字服侍弟兄姐妹的小叮嚀

訪談的最後,我請牧師和有志委身文字侍奉的弟兄姐妹一些話語。彭牧師說,想、要投身文字侍奉的弟兄姐妹,一定要樂於分享。平時要多想、多說、多讀、多聽、多寫、多投,不要怕言之無物,不要怕年紀太大(牧師說自己的父親都還樂以忘憂的寫著)、不要怕退稿、不要有得失心、不要擔心稿費,持之以恆的努力去寫,能夠甘之如飴,那就夠了。

退休以後的規劃-安息年,好好休息

彭牧師開玩笑的說,差點就訪問不到他了。因為,明年六月底他就要從校園出版社社長的職務上退休、交棒了。雖然,已經有很多機構來邀約,希望彭牧師能夠接任他們的福音機構,不過,他自己則非常希望能夠成為自由傳道。

彭牧師說,未來如何他和師母還沒確定,唯一確定的是,未來一年,是他和師母的安息年,打算先好好休息,好好禱告,求神指引未來的道路,也請大家替彭牧師師母禱告!


[註1]彭牧師夫婦自1979年第一屆青宣開始,便積極尋求神,是否到海外宣教,1982年,第二屆青宣時,從神那裡領受的旨意是留在校園團契,。

不過,彭牧師認為,宣教不必一定得到海外去,不到海外去也能關心宣教。於是,開始在校園內推動宣教工作,

1988年,第四屆青宣匙時,校園團契開始將推動青年宣教列為校園的第五大宗旨。除了害歪宣教,更積極推動專業宣教。校園團契的專業侍奉,就是基於專業宣教下所開展出來的。

[註2]東海大學社工系彭懷真教授,政治大學新聞系彭芸教授,風雲論壇社長彭懷恩,都是彭懷冰牧師的兄弟姐妹。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