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面對金融海嘯衝擊,出版人可以怎麼做?

By
on
2008-12-17


(照片:京都大原雪景)

面對金融海嘯衝擊,出版人可以怎麼做?

文/zen

(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金融海嘯衝擊下的台灣出版業

台灣是個缺乏天然資源的島國,支撐台灣經濟的產業,以外銷的製造代工業為主。以外銷為主的台灣,碰上金融大海嘯,接單必受衝擊,產業營收大幅衰退。即便強如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都被迫放員工無薪假以縮減開支。

當台灣的外銷產業萎縮,內需市場同樣也會跟著萎縮(因為支撐內需市場的消費者,有相當比重來自外銷出口產業從業人員,當他們收入減少,可支配所得自然減少,立即的衝擊便是內需型消費的萎縮),就算政府舉債擴大內需、刺激消費,如果沒有完整的短中長期配套措施,不能透過擴大內需推動產業轉型/升級,恐怕擴大內需刺激消費的成果也很有限。

更別說政府的擴大內需政策,大多和出版產業無關(受惠者多半是基礎工程的公共建設)。台灣的出版業外銷比例低,營收主要來自本土市場(雖能販賣版權給中國,將書賣往港澳南洋,但營收佔比及低)。

身為內需產業的出版業,該如何面對戰後以來最嚴峻的景氣寒冬,恐怕是許多出版人來年最頭大的問題。

不景氣:產業汰弱留強,版圖重整時代

不景氣時代,其實是種資格淘汰賽。體質較弱、業績較差、產品較劣的業者,將會被市場無情淘汰。當業者被淘汰之後,離開市場的同時,也將釋放出他手中的市佔率與營收,被其他活下來的業者瓜分。而當當市場規模縮到最小、競爭廠商彼此廝殺淘汰到最後還能留在市場上,就有可能迎接谷底反轉翻身向上的景氣榮景時代。

也就是說,誰的氣比較長,誰撐得久,不被金融海嘯滅頂,能活下來,就能接收那些被金融海嘯滅頂之企業所釋放的市場,並且隨著景氣復甦收割美好的果實,再創營收新高。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不景氣時代,大財團一定比小公司能夠挺得住。製造業或許大財團比小公司挺得久,但是出版業是例外,因為小公司營運成本低,且必要時可以砍光所有正職員工,大幅縮減新書出版量,出清滯銷庫存,只保留長銷商品,能夠按時收款,維持最低的營運成本(業主的生活必須開銷),以拖待變。大集團就不同了,必須支付的行政開銷龐大,光是正職員工的薪水,還有辦公室租金與水電費,每年必須支出的版權費與倉儲等管理費用,就很驚人,而且由於組織龐大,就算想精簡瘦身,幅度也不可能比照小公司。大集團要維持運轉,所需資金高出許多,要苦撐不景氣,反而比小公司來得艱苦。

清點資產負債比,堅守本業為上

面對深不見底的金融海嘯,最好的作法,是儘可能擁抱現金(現金是王),暫時縮小組織規模,壓低營運成本,並設法開拓新市場與新商品,創造利潤。

出版人必須先清點自己的資產負債,且不可鴕鳥心態的把未售出庫存提列為資產,畢竟不景氣時代,那些未售出庫存有許多恐怕將無法銷售(舉例來說,那些歌頌景氣榮景,歌頌大企業成功術的作品,有不少企業恐怕就在這波金融大海嘯滅頂,滅頂企業的成功術還會有誰想買?)。

金融海嘯把世界切割開來,過去與未來將呈現截然不同的面貌,市場所需的書籍也將完全不同,必須徹底思考金融海嘯過後的世界需要什麼樣的圖書商品,以此標準檢視自家既有書系與庫存,無法再賣的書應該大量出清、求售,如果賣不掉就捐給圖書館或公益團體,再不然就報銷燬,出版人應該敢於割捨,千萬不要抱守無用商品,徒增庫存/負債。

審慎評估公司那些出版類型衰退佔比最高/低,哪些逆勢成長?以此作為未來選書的考量。即便某些書已經洽談慎至支付版稅,如果不再適合未來市場,也該毅然決然停止出版(目前新書市場上,就有一些顯然已經不合時宜的商管/成功學作品問世,肯定是書籍在金融大海嘯來臨之前就已簽訂,投入製作)。

出版人應儘可能降低負債比,嚴格控管帳款品質,應收帳款能收的趕快收,不能收的就提列虧損,趁公司還有盈餘之前打消呆帳(免得來年業績更低時,打消呆帳的困難度更高)。

能不舉債經營就不要舉債經營,欠繳的貸款能償還的就償還,銀行何時會緊縮銀根沒人知道,不能償還的,要積極與銀行重新協商還款條件,例如要求拉償還款期限或降低貸款利率。

如果資金調度可能會發生困難者,不妨私底下積極尋覓穩健可靠的金主(辦理私慕)。

嚴守本業,出清業外轉投資,即便得認賠/出清虧損事業也要捨得斷尾(誰知道來年這些業外轉投資計畫會否出現更大虧損?)。例如,審慎評估轉投資大陸出版市場計畫,看是遞延或暫時縮小規模。不少企業都是在不景氣時,被轉投資的新興事業資金卡死而週轉失靈,結果出現黑字倒閉。

壓低營運成本

如果公司有虧損書系,一定要斷然暫停,若有擴編或新書系的開展企劃,也要重新評估。過去可行的出版企劃,在金融海嘯過後,未必可行。好比奢華時尚類型的生活風格、歌頌企業成功的商管出版品,在經歷過金融大海嘯與未來的景氣衰退後,就算要出版,內容勢必也得經過調整。

盡可能消化、調節庫存,庫存就是負債,滯銷/緩銷書必須出清變現,再不然就捐贈公益團體與圖書館,所整批切給大盤或二手書店,盡可能壓低庫存與倉儲週轉,至少能省下倉庫租金與發行人事成本。

加強成本控制,不景氣的時代,提升產能效率比壯大規模來得重要。

謹慎挑選熱門書版權,少出高成本新書(像是高預付版稅的磚頭書,這類書預付版稅高、翻譯與編輯印製成本也高,前期成本太高,出版後風險太大),強力主打新書的數量應該減少(一個月一本可改為一季一本),深化強力主打書的行銷與銷售週期。

改推長銷書新版本,過去數年市場行銷戰競爭激烈許多優質長銷書被邊緣化,不景氣時代正式重新推出長銷書的好時機,因為長銷書有穩定的年銷量、可預期性高。近兩年,像麥田、貓頭鷹、立緒都陸續致力於長銷舊書的改版,改版重發可以到市場上重新尋找讀者),拉長出版週期(原本一個月出版一本新書,或許可以改為一個半月一本),減少起印量(例如,從兩千壓低到一千五),放棄邊際書店(盡可能不讓書鋪到銷售成績不理想的書店),勤於查補(好賣的熱/長銷商品,要更積極查補書店庫存,避免斷貨風險,減少營收)。總之,出版人應該更為審慎、精準預估印/銷比穩定可預期的利潤率。

改變製程,縮減人事開支(遇缺不補、擴大外包),裁減高階主管薪水/福利,控管公關贈書,縮減辦公室等行政成本(將辦公室遷往租金較低的地區,準備長期抗戰)。

若有餘力,不妨逆勢加碼徵才。景氣蕭條時待一定有許多人才因為公司營運不善而被迫離職。此時是大撿便宜人才的好時機。

提升經營績效,不景氣下還是能開出好業績

經濟萎縮時代,閱讀人口不一定減少,但購買力肯定下滑。因此,與其在熱門暢銷書上大做文章,不如改變策略,適度迴避競爭過於激烈,市場過於飽和紅海市場,挑選利基市場穩健且不受金融海嘯衝擊的分眾市場來經營。舉例來說,當一般書市場已經衰退三到五成之時,大專教科書市場僅衰退一成左右。其他像言情小說、漫畫等(專攻租書店客層)讀物,受景氣衝擊程度較低。

危機也是轉機,面對金融大海嘯,許多人肯定對未來社會抱持疑問。開發回應社會趨勢/需求新商品,也能贏得好業績。像是去年發生的次貸風暴與金融海嘯,放眼台灣的出版品,竟然沒有一本是台灣本土金融專業人士所寫的專書,至今仍無一本從台灣的角度看金融風暴的專書問世。

開發新業務,增加獲利項目,創造長尾效應,例如擔任作者的經紀人,多媒體整合行銷,積極接洽演講活動,賣書、也賣人。另外,像推動異業結合、同業聯盟、開發新通路、尋找代銷團隊、切入學校與政府採購專案,祭出業績獎金策略、人人都來拼業績,積極開發港澳南洋中國等華文繁體閱讀市場等等。只要有決心對抗不景氣,一定能夠找到出路。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