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創意考

夜店、舞池與社交-催生紐約的文化創意經濟

By
on
2008-12-22


夜店、舞池與社交-催生紐約的文化創意經濟

(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文/zen

書名:安迪沃荷經濟學

作者:伊莉莎白.裘芮

譯者:李佳純

出版社:原點

紐約為何能夠成為獨步全球,無人能出其右的文化創意產業龍頭?

伊莉莎白.裘芮說,因為紐約擁有讓跨領域文創經濟從業人員得以方便發生社交的環境,像是發達的夜店文化,高密度的藝廊、出版社、文化產業工作者(生產者、看門人),每晚不斷上演的演出、派對、活動,對文化產業工作者親切的居住與工作環境(低廉的房價,徒步可到的都會空間) ,使文化生產者隨時可能在街頭偶遇、交談、迸發出靈感與合作計畫,順利將其商品化,向全世界推薦、銷售,並贏得巨大成功,使得全世界最優秀的文化產業從業人員全都樂於群聚紐約,形成良性循環,不但拯救了紐約免於1970年代製造業衰頹後的城市凋零,反過頭來還催生了紐約今天的全球文創經濟龍頭都會的不可動搖地位。

許多曠世傑作,都是從看似隨意的非正式社交中迸發而生。裘芮說,文創產業和一般製造業不同,製造業只需要按照設計圖將產品生產出來,顧好良率即可。但是文創產品不同,它建基於品味之上,需要有品味的「文化生產者」,還有能夠辨認好東西的「看門人」(例如評論人、編輯、記者),以及懂得如何將好東西推廣行銷出去的媒體、廣告、公關。而一個能夠讓跨領域文化人隨意互動、交流的都會空間,正是發展文創經濟不可或缺的重要「平台」。

也因此,裘芮認為,當前城市政府當局對於文化政策的關切焦點與補助措施都走錯了方向,一座城市若有意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重點不是設立申請流程麻煩又費時且金額稀少的文藝補助款,也不是多發一些駐市藝術家的名額,或者多買一些藝術品擺放在公共空間,多贊助幾場文化藝術表演活動。這些都不對,而且是浪費錢。

政府若真的有意投資文化創意產業,應該建立一個能讓文化生產者與看門人容易交流的都會空間(開放的交流環境),政府應該鼓勵文化企業進駐這個空間(減免賦稅或房租),文化生產者可以用低廉的價格租用住房與工作室,降低生活成本,留下來工作、生活,參與藝文活動(低進入障礙)。只要待在這裡,人們可以很容易的碰見文化生產者與看門人,可以輕鬆的交談互動建立關係,交換想法,激發靈感。

政府該做的,是建立讓文化容易迸發的平台。唯有高文化密度空間的出現,一個都市才可能成為文化活動蓬勃且創意產業發達的文化城市。

裘芮的《安迪沃荷經濟學》說的,正是紐約的當代文化產業與從業人如何與彼此、城市、其他產業互動,從而創造豐富文化產業的故事。紐約的成功,值得全世界渴望以文化立城的都市與投身其間的文化產業從業人員參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