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誠信是做人的基本道理-關於李慶安的雙重國籍之我見

By
on
2008-12-27


(照片:京都鴨川)

誠信是做人的基本道理-關於李慶安的雙重國籍之我見

文/zen

早從新聞爆發之初,明眼人就都知道這位曾經是國民黨未來的政治明星,甚至可能是未來的台北市長候選人

李慶安女士的政治生涯已經宣告結束。

因為,國籍作為社會契約最重要而根本的一環,是不可能「自動失效」。當一個人掰出「自動失效」這套說法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不斷拖延事情爆發的時間而已。

李慶安女士或許希望新聞過後,就此平安無事。

老實說,我覺得很可悲又很可嘆。

李慶安女士如果不願意當個台灣人,好好當個美國人也可以,不然就當個能夠合法擁有雙重國籍的老百姓也好,以她的才情能力,難道非得從政不能成功?

既然要從政,而且還是擔任質詢、監督、立法的民意代表職務,怎好不先以誠信自我檢視?怎好昧著良心,昧著明知自己手持雙重國籍的事實,明知自己違反了國籍法,卻一而再再而三的以清新、認真的形象在世人面前出現?

如果說,國民黨認為陳水扁可惡透頂,那麼,本質上來說,

李慶安女士和陳水扁同樣可惡透頂,都是欺騙人民對其信任,違法亂紀。所謂大是大非,是做人處事的道德底限,大原則錯了,無論什麼理由,都是錯了!

有時候我在想,這個社會的下一代,要如何學會誠信與負責?如果我們的公眾人物,總統、立法委員、政府負責人、企業大老闆、教授、老師、校長、父母,盡是些說一套做一套,滿口仁義道德,私底下卻幹盡偷雞摸狗之事,被抓到還不願意束手就擒,竟然還能不斷強辯,真是無恥至極。

當我想到,一個每天背負的欺騙的罪名的民意代表,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在立法院的殿堂上質詢官員,可以上電視控訴前朝官員貪污、收賄,我就覺得好可怕。這些人的雙重標準怎可如此荒誕不經?自己違反誠信,欺騙社會,盜取人民百姓的信任與財產,竟然還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指控別人?

我們的社會怎麼會有這些棟樑?被抓包,東窗事發之後,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替自己辯護、找台階,完全沒有承擔責任的道德勇氣,真是令人害怕,這樣的身教,能教出什麼樣的國民與下一代?

藍營人士,當你們繼續用盡一切可動用的社會資源追殺陳水扁的同時,也請花百萬分之一的時間自我反省、檢討一下自家出的紕漏,挑剔別人眼中的樑木很容易,看見自己眼中的過錯很難,要公開認錯更難。然而,想要說服社會大眾你們和陳水扁不一樣,就只有主動出面認錯、道歉、謝罪、下臺,負起一切法律與政治責任,否則的話,無論追殺陳水扁的理由有多麼崇高,都只是笑話,都可以被視為政治追殺(不是不能政治追殺,而是小辮子被抓到了好歹也處理一下)。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透過李慶安事件看見台灣檯面上的政客(無論藍綠),那些只想拿對自己有利的資源,從沒有真正考慮過這塊土地和人民百姓的幸福與未來的嘴臉?如果這樣一組再清楚不過的對照事件發生都不能喚醒你思考眼下的藍綠惡鬥的荒謬表象的背後是權貴階級的權力鬥爭(只是挾「愛台灣」、「我都是為了台灣好」的名義發表),那麼,台灣的將來恐怕真的很不樂觀,很沒有希望。

我希望李慶安女士能夠自行下台,負起該負的責任,特別是如果你認為自己和陳水扁是不同層次,是擁有道德標準的人的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