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推理小說家不為人知的的創作秘辛

By
on
2009-01-17


推理小說家不為人知的的創作秘辛

文/zen

書名: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張智淵

出版社:獨步

平日因為工作的緣故,只要是和寫作、出版、文化產業相關的書籍,我都會找來讀。不過,由於我沒有追讀推理小說的習慣,以至於錯過了東野圭吾的《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直到綿羊在其部落格提起這本書,洩漏了一點劇情後,趕緊找來拜讀。沒想到,本書實在太爆笑了,害我ㄧ邊讀一邊笑,幸好平日家中無人,只有我一個,又住頂樓,不至於吵到鄰居才是。

《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是部短篇小說集,除了最後一篇<超讀書機器殺人事件>的主角為書評作家外,其他每一篇的主角都是推理小說家(還有編輯)。

東野圭吾從推理小說家的創作和出版過程,十足地酸了自己的同行與出版產業,同時點出出版產業內部某些為人所熟知,但卻不願對外人道的秘辛。

例如<超稅金對策殺人事件>,說的是某個突然爆紅的推理小說家,到了年末,會計師找上門,跟他說根據會計推算結果,小說家必須繳的稅金數額。小說家聽完之後簡直昏頭,因為初嚐爆紅滋味的他,花錢毫無節制,又沒有做任何避稅措施,手邊根本沒有餘錢,最重要的是不甘心繳納那麼多稅給政府。

(說到避稅,吳淡如就說過類似的故事,年輕時吳淡如在報社工作,每天固定寫稿投稿報刊,寫了好幾年也只是賺撰稿費,等到某一年作品開始集結出版,沒想到竟然大賣,結果會計告訴他該年得繳數百萬的稅,爆紅的吳淡如根本沒有事先避稅,只好乖乖捧著鉅款去國稅局繳納。此後就學乖了,懂得避稅。說起來,避稅真是暢銷作家的大難題)

此時,會計師在旁邊敲邊鼓,告訴小說家,只要想辦法把自己的開銷寫進小說裡,應該就能用資料取材的名義報銷。結果,小說家將劇情連載已經走到一半,人物事件都有基本架構的推理小說大幅改寫,將他今年的開銷支出全都寫了進去。

沒想到,最後國稅局說小說家這些帳單都不能報稅,還是要他追繳補稅,而小說家自己也因為惡搞連載毀了自己的創作生涯,此後不曾再接過任何邀稿。

<超理科殺人事件>嘲諷喜歡在小說裡堆砌大量專業科學知識,但這些知識又與作品發展毫無關係;<超猜兇手小說殺人事件>嘲諷平日作品靠老婆大人捉刀,自己根本毫無才能,結果捉刀老婆突然暴斃,小說家寫解不開謎題,無法完成結局,只好找來一群編輯,以送書稿給猜對兇手的編輯出版為名,試圖替自己解套;<超高齡化社會殺人事件>嘲諷閱讀人口日漸老化,為了滿足高齡化讀者的需求,只好找都已經得了失憶症的作家和編輯來寫/編稿;<超長篇小說殺人事件>嘲諷出版界追逐出版磚頭書,為了幫小說灌水,大量抄襲資料,放鬆排版,加厚紙張、封面,無所不來;<超讀書機器殺人事件>嘲諷書評作家的書評寫作毫無客觀可言,完全根據寫作需求而寫,且書評寫了根本也沒人看……

東野圭吾的《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諸篇章中,東野圭吾一次拿一個出版界不為人知的秘辛來惡搞推理小說家(算是東野圭吾的自嘲),用堆疊方式,不斷強化其荒謬性,最後再讓其在荒謬極限中爆炸,好像日本超長壽漫畫《烏龍派出所》裡的主角兩津堪吉,總是因為某件事嚐到了一點甜頭後(例如賺到點小錢),便開始大搞特搞,弄到最後非但沒賺到錢還老是破壞了東京都,東野圭吾玩弄在此小說中荒謬極限的功力不下兩津堪吉,捧腹大笑之餘還令人深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