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消費劵,給低迷經濟信心打了一筒強心針?

By
on
2009-01-22


消費劵,給低迷經濟信心打了一筒強心針?

文/zen(本文寫於2009.1.18午後.寫了許多批評消費劵的文章,雖然我也不贊同消費劵的發放,不過發都發了,而且台灣人很用力的使用,難得市場露出一些買氣,或許從激勵信心面來看,消費劵的確還是有幫助的,只是代價有點高.剛好應要求從經濟信心面的提振角度談消費劵,因而有此文,也算是積極思考.)

2009年1月18日,天氣大晴,天公作美,給台灣一個極好的天氣,讓大家可以開開心心的出門領取3600元的消費劵紅包。

當台灣社會經濟停滯八年,換黨執政後,人民期望有個新氣象之餘,卻碰上了百年難得一見,足以沖垮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金融大海嘯,使得台灣人民對於經濟前景充滿焦慮。

要說執政黨面對未來局勢拿不出辦法也好,或說執政黨端出來的牛肉需要時間發酵也罷,總之,未來前景為何人民不知道,但眼前的困局,悶了許久又不斷承受壞消息的台灣社會,實在需要一帖強而有效的強心針,讓蕭條已久的景氣市道活絡一下。

消費劵,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這樣一劑經濟強心針。消費劵在國外的發放經驗或許不甚理想(例如日本的消費劵只有三成被使用、流通),然而,以台灣人的貪小便宜與一窩瘋的蛋塔熱心態,加上媒體推波助瀾的積極介紹,還有企業商家無不盡其所能、使出渾身解數想搶食這塊天上掉下來的大餅,或許竟意外真能成為一劑活化經濟信心的強心針(畢竟,國外似乎沒有像台灣如此有志一同的思考如何使消費劵使用效率最大化的熱潮)。

廠商看見消費劵商機,主動推出優惠加碼活動,已經讓消費者有買東西能打折的好康感,再加上消費劵本身也是某種打折補貼,在各方人士都用心投入思考消費劵的使用,希望讓消費劵乘數效益極大化的共識,或許真能讓消費劵激發出前所未有的乘數效果,更重要的是,提振已經太久沒有好消息的人民/企業經濟信心。冷清已久的商家與街道,竟然湧現大量購物人潮,實在令人感動。

消費劵彷彿對企業說,這裡有800億等著你來賺,不怕你不來搶,只怕你不會搶。這對原本就很敢衝、願意衝的廣大台灣中小企業主來說,毋寧是種刺激其思考如何提振業績的強心針。

遠見日昨公佈的民調指數發現,低迷已久的經濟信心指數,竟然略微上升了0.4%百分點,面對台灣自2008年八月以來外銷金額不斷下滑,製造業的無薪休假和裁員風潮,國際經濟大環境惡化,各種經濟負面壞消息不斷之餘,經濟信心指數竟然還能微幅上升,堪稱唯一針對全民的超級大利多消費劵,不能說沒有提振貢獻。消費劵的金額雖少(人永遠嫌錢少),且未來後遺症恐怕不小(政府舉債,挪用未來的錢),但不可否認的,它適時提供了一個聚焦經濟信心的重點,政府、媒體、企業、人民都可以對消費劵各自表述其態度,激盪腦力,設法將這塊難得的業績大餅效益極大化,也許竟意外符合台灣民情需要,成為活化經濟信心指數的強心針。

景氣,某種程度上來說,從來是社會對於未來經濟是否具有信心的一種反應。台灣人不是沒有錢(超額儲蓄率高達29%),而是對於未來沒有信心,感到焦慮而縮手不願花錢。消費劵毋寧提供了一個凝聚社會共識的機會(雖然不是最好的),同時喚醒臺灣人肯拼肯努力(生產面)與貪小便宜的心態(消費面),或許真能活絡景氣,替低迷已久的經濟信心指數拉出一條上引線也說不定。

或許,當我們負面悲觀的看待消費劵留下的惡果之餘,也可以積極正面的思考消費劵能帶來的好處,讓樂觀積極向上的心態引領我們度過眼前的難關。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中途島

    2009-01-22

    「輿論」就是這麼形成的,究竟報章雜誌上有多少文章其實是報老闆的命題作文呢?

  2. 回覆

    Brahms6

    2009-01-23

    首先,0.4%的滿意度在誤差範圍內,所以准不準還是個問題。
    其次,我注意到經建會主委的意見。在消費卷發放前,他信心滿滿,說沒有預期效果,他就下台。但在發放後,傳出可能2-3次發放,主委趕快否認,宣稱要等這次結果出來再說。
    消費卷發放不是好事,這波金融風暴後,台灣是第一個發的,其他國家德國、日本都想發,但都卻步,當然現在台灣買氣這麼好,日本首相又倍罵。但是,為何其他國家這麼保守。對這個舉債措施?
    現在才開始發,當然好,我也去領,我也高興的好幾天睡不著覺。馬英九只要以後照三節發、一年發個1-2萬,我下次一定選馬英九。
    至於還債,搞不好以後政府宣布破產,就不用還了。
    當然倒楣的是軍公教拉,包括薪水、退休金全部泡湯。
    消費卷的問題,其實中經院是第一個放砲,他們認為,消費卷通常用來買必需品(至少我是,我也宣揚大家買必需品,這是難得的機會),對經濟成長幫助有限。
    另外,也有團體呼籲,我們應該思考「消費社會」的問題,究竟我們要買的是什麼?是不是過去過渡消費了?讓廠商過渡生產?
    現在剛好是個清理、思考的機會,但發消費卷,是「強心針」?還是「嗎啡」?會不會吃上癮,尤其是廠商吃上癮?
    我還是呼籲大家買必需品,好好想想消費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就算借錢舉債,現在買必需品,也不太算舉債,反正必需品的錢是一定要花的。但如果拿去過渡消費,則失去意義。
    消費券本身,包括消費的意義,滿值得談的阿。包括800億如果買必需品,算舉債嗎?

    • 回覆

      Zen大

      2009-01-23

      版主回應
      觀於消費社會這個命題 金融海嘯後我也想了很多
      其實 金融海嘯讓我看見西方社會科學在研究現代社會時的錯謬
      太過理所當然的把某些現象的存在當作真理前設
      例如消費社會的探討 講一堆 結果現在崩解 原來消費還是得建基於生產
      我是很反對消費劵 只是你看到買氣一時之間被聚集 媒體大量歌頌政府政策 民心的確稍稍被抬舉起來 的確有一點點功效(只是付出的成本太高) 然而 很可悲的是 連我老父老母 平凡的市井小民都知道擔憂消費劵債留子孫 我們的官員卻不擔憂
      我想 主要是官員們的後代不會住在台灣 其次 官員們服務的是現在選他們的選民而非將來那些人 還有一點很重要 我一直認為 現在的執政團隊是靠著削弱台灣經濟實力以及用各種方式拉近兩岸關係地方式來柔性靠攏 最後目標是兩岸統一 可惜很少人看出馬總統的執政遠景
      政府破產 軍公教破產 民生凋敝 自然得迎接大有為中國政府前來接收(或者形成某種實質上的統一) 在此前提下 不難理解為何台灣稅收之低竟可以推動各種年金與健保 就算消費劵要每個月發也沒問題ㄚ
      2009-01-23 12:13:30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