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華人教會應共同挺身譴暴力屠殺

By
on
2009-01-24


華人教會應共同挺身譴暴力屠殺

文/zen(本文寫於2008.12.29/刊登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聖誕節剛過,世界卻不平靜,除了金融海嘯造成全球經濟衰退,全世界被暴力與流血衝突包圍,從希臘與泰國的人民街頭抗爭,到中亞地區戰亂頻傳,巴基斯坦與印度邊界聚集重兵,大規模流血衝突隨時可能爆發。以色列空襲迦薩,造成兩百多名人命傷亡。根據新聞報導指出,以色列官員非常滿意此次攻擊行動,很可能醞釀擴大。歷史告訴我們,當經濟動盪,戰爭的陰影就如影隨形。戰爭,從來只是軍火商人牟取私利的手段,無助於解決紛爭,只有許多無辜百姓被殺,家毀人亡。

西方白人基督教社會對於以色列人,似乎因著一份虧欠(過去西方歷史的反猶太主義)或情感親近(畢竟同信一主,加上不少基督徒認為自己是「真以色列人」),戰後以來,不斷偏袒以色列人在中亞的所作所謂,甚至對由以色列人主導的暴力攻擊,也多半採取默許、縱容,甚至附和、迎合的態度(也可能是猶太人占據西方經濟核心,主導許多大財團)。也就是說,同樣是暴力行為,西方基督教社會往往址譴責與自己不同的伊斯蘭文明,對於和自己同一邊的以色列,卻是力挺到底。此次以色列轟炸迦薩,無論緣由,西方社會依然不見任何「異見」,恐怕仍是默許以色列人對中亞伊斯蘭世界的暴力行為。

我認為,基督教與伊斯蘭世界的紛爭由來已久,彼此的仇恨糾結過深,難以化解,再加上有像美國極右派政治思想家杭亭頓這樣的人物,以「文明的衝突」(文化圈的不可化約性)合理化戰爭與流血衝突的不可避免,操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邏輯,加上教會藉某些基本教義派將伊斯蘭教視為魔鬼撒旦,從而深化兩方世界的仇恨,伊斯蘭文化與基督教文化(涵蓋猶太文化)總是充滿無止盡的衝突。

我認為,身為基督徒,應該譴責任何名義/藉口所引發的流血衝突與戰爭,不應該有雙重標準/立場偏頗,不應該因為被攻擊者是和自己敵對文化圈的人就默許,也不該因為自己的人被攻擊就格外憤怒。任何形式的暴力和流血衝突都應該以同樣的標準被譴責,基督徒應該能夠分辨「文明的衝突」的錯謬(神允許各種種族與文化的存在,不是為了被統一、消滅而預備的)。

特別是近年來人數急遽成長,政治經濟實力也逐漸取得一定的國際地位,又不受西方基督教與中亞伊斯蘭的複雜歷史糾纏、束縛的東方基督徒,應該負起調和鼎鼐,幫助西方基督教世界與中亞伊斯蘭世界坐下來談的任務。

畢竟,流血衝突與戰爭最後受傷的,其實是無辜百姓,這些人都是神所愛的子民,豈可容許少數政客財團為了私人利益,操弄宗教道德大旗,以聖戰或維護主權之名,將人命玩弄於股掌之間。

杭亭頓強調種族文明差異的不可溝通性所造成的衝突是無法避免的,從而合理化美國作為世界首強任意在世界上進行掠奪。杭亭頓的理論,抓住了人性的弱點,以此切入白人基督教世界與中亞伊斯蘭世界難以化解的矛盾衝突,替小布希政府的侵略性外交與中亞戰爭的發動提供重要的理論依據。

我們不該再當西方基督教圈的附庸、隨從,特別是當西方基督教世界的政客企圖操弄人民情感、混淆歷史,從中牟取私人利益時,更應該站在神愛世人的角度,對西方基督教世界提出提醒與勸戒。畢竟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任何高舉神的名義發動的戰爭,都是魔鬼撒旦的詭計。我們所信的神盼望能夠讓更多人蒙福、得救,而非迫害、追殺不信者的藉口。

教會應該發動弟兄姐妹,持續為西方基督教世界與中亞伊斯蘭世界的紛爭禱告(切莫選邊站,直接接受西方基督教世界仇恨伊斯蘭世界的觀點),盼望地上的流血衝突能夠減少,政客財團無法再從操弄歷史仇恨中獲得好處。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