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做個虛己的利神主義者-基督徒行事為人的最高指導原則

By
on
2009-01-28

做個虛己的利神主義者-基督徒行事為人的最高指導原則

文/zen

要我說,基督徒合該是「利神主義者」。

既不是自私的利己主義者,也不是博愛的利他主義者,而是先求祂的國與祂的義的利神主義。

利己主義與利他主義都是利人主義

因為,利己主義與利他主義其實都是利人主義,都是尊人為大,都是驕傲。猶有甚者,利他主義太過狂妄自以為是時所造成的傷害,比利己主義更嚴重。

例如,法國社會學家塗爾幹所指出的利他型自殺,日本神風特攻隊那些駕駛飛機投向敵艦的自殺式攻擊,是利他型自殺,在當下本國是高貴的利他情操,但本質卻是恐怖主義。另外像希特勒的納粹法西斯主義,蘇俄的共產法西斯主義,也全都打著利他主義的大旗,卻造就無數生靈塗炭的悲劇。

人間的善惡:個人立場加效用

人用來決定好壞/善惡的道德標準,是「立場」與「效用」。某種程度來說,並沒有絕對的善惡/好壞(或者說,因為人的有限,不可能清楚區分絕對善惡/好壞)。舉例來說,老子在道德經理指出說,一棵對人類有用的大樹(能蓋房子、雕桌椅)就是好樹,對人類無用的大樹就是壞樹,就是從人類的立場與效用出發所做的判斷。

不只是樹,人類對於世間一切的善惡認定標準,都是從自己的主觀立場出發,評價是否能對自己帶來好處,能帶來好處的就稱好(例如能幫助自己的就是好人、貴人),不能幫助自己,甚至傷害自己的,就是壞人。原來,人定義世間善惡的標準,不過是從個人「立場」與「效用」出發的。

由於宇宙世界的運作太過複雜難懂,許多行為的結果都非當初所能預見,若要以結果論來斷定好壞,將沒有一個人是好人,因為一個好人所做的事情也可能再不知覺間傷害了另外一個人,成為另外一個人眼中的壞人。

以後現代為首的思想家則認為,高舉解構絕對真理/善惡的標準,教導世人放棄對於價值/善惡的堅持。既然世間無絕對的善惡,一切都只是立場和效益的問題,自己想要做什麼都行。

此近年來歐美日等先進國家越來越頻繁發生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之所以冷酷無情,乃是他們失去了辨別善惡的能力,認為這世間沒有善惡,也沒有什麼事情不可以做,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過是先損失後得益

雖然我們也知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禍福相依」的道理,然而,其觀點被後仍然是以個人的立場與效益得失為考量。只是將眼光放諸長遠,將短期受損但長期獲利之事當作好事。

的確,以人的有限來說,想要判斷某件事情做了之後的絕對善惡/價值有其困難。就算我們當下認為好的事情,做出來的結果很可能還是傷害了某些人;相反的,我們以為某些人做了壞的事情,卻意外的帶來某些好結果。

一件事情結果的好壞,根本不是當初決定作好/壞事的人可以決定的。因為好壞根本不是操之在我,宇宙世界自然有一套複雜的運作方式,上帝的旨意更是奧妙難測。

虛己的利神主義

那麼,什麼是善?什麼又是惡?我認為的確還是要從立場和效益來看,不過,不是從人(不是自己也不是他人),而是神的角度來看。無論利己或利他主義,都是利人主義,只是站在利人主義的角度思考/抉擇,說穿了,都只是人中心主義的自以為義,很可能因為人的有限與主觀,使得某些自以為有益處的好事成了傷害他人的壞事。

然而,如果是利神主義,那就不同了。舉凡作任何決定以先,必都虛己,放下自己的個人好惡,倒空自己,思考神的國和神的義(而不是自己的需要)是否能因此而被成就,並且尋求神的引導,再三確認無疑後,才放膽去行。利神主義的作為就算所作所為會傷害某些人,甚至被某些人視為惡、被人厭惡,但是我們知道,這是神所樂意看見的,個人一時的榮辱,也就不以為意了。畢竟,就算連耶穌在世時,都曾經為了把福音傳給世人,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而被法利賽人刁難,甚至因此被人給送上十字架,耶穌是個完全的利神主義者,祂虛己為神而活,只做神喜悅的選擇。

正因為耶穌是利神主義者,一切作為只考慮是否於神有益,才會不計個人死生榮辱,將能將重價恩典白白給了我們,成了我們的中保,讓我們得以和神和好。

如果基督徒不能成為利神主義者,虛己按照神的需要而抉擇,又如何成為世界的光和鹽,為主做見證?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