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裁外勞,無助於本勞就業

By
on
2009-01-28

裁外勞,無助於本勞就業

文/zen(本文寫於2009.1.21)

日昨,勞委會宣佈裁減3萬名外勞,搶救本勞失業問題。此次裁減對象,主要以高科技製造業為主,其次是營建業。

對於勞委會的美意,企業與勞工團體都不領情。企業主認為,萬一本勞不願意做3D工作時該怎麼辦?勞工團體認為勞委會的做法還不夠,因為外勞和本勞同工不同酬,要本勞屈就外勞薪資,恐怕很困難。

企業主所謂的本勞不肯做,不過是種推卸責任的說法。有學者研究指出,一般人認為企業聘請外勞是因為便宜,但其實,支付外勞和本勞的薪水基本上差不了多少。

其實,並非本勞不願意從事3D工作,而是外勞管理、控制比本勞容易。特別是政府立法限制外勞轉換工作的自由,讓企業主可以任意剝削外勞而不需擔心,不像聘僱本勞得擔心他們不喜歡工作/被剝削就選擇離職。這些好處才是企業主聘用外勞的實際原因,薪資低廉只是對外的一種說法。

一直以來,台灣的外勞工作權連政府都不願保障,外勞無法自由轉換工作,加上人生地不熟(沒有社會網絡支持),總是被雇主要求超時工作,苛扣休假與薪資(以強迫儲蓄之名等到工作期屆滿才發放),甚至進行人身自由管制(不准休假,或休假不准外出),企業主可以對外勞予取予求。過去,政府相關單位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無視外勞工作權被傷害的問題。此時,因為景氣不佳突然想以公權力強行介入,要求勞動市場釋出工作,看似保障本勞就業權,但在企業主的柔性抵制下,想讓本勞取代好用/好管的外勞,恐怕很難。

不過,最令人遺憾的是,勞委會站在國族主義的角度,保障人權竟然有種族之別。有幸身為「台灣人」的才能被保障工作權與基本人權,沒能成為「台灣人」又無特殊專業的廉價外籍移工,成了剝削的對象。把外籍移工當耗材,用完或不需要的時候就任意拋棄,勞委會忘了這些外籍移工也是人生父母養,也有家庭要照顧,也有子女要餵養嗎?為何這些人的命就比較賤,只能被台灣當局呼來喚去?

當全世界都在歌頌美國民主票選出首位非洲裔總統的同時,台灣竟然在大搞種族隔離,企圖裁減那些過去幫助台灣處理3D工作的人,美其名是保障本地勞工工作權,骨子裡是毫無人權觀念,把人當耗材,任意召來又任意丟棄。

筆者認為,勞委會裁減外勞的作法太過粗糙、草率,且無助於改善台灣失業狀況,根本是討好輿論的政治操弄,沒有辦法實質解決問題。台灣的失業問題在於政府面臨產業轉型的台灣遲遲提不出未來方向(簡單說,是領導人無能,不知道要將台灣帶往哪裡去),以至於無法創造大量新工作給社會上的勞動力。

美國新任總統毆巴馬宣示要走綠能產業,老實說與改善全球暖化還不是最直接相關,而是因為綠能產業能在最短時間內創造出大量的工作,改善美國失業與經濟疲軟狀況。沒有明確的產業前景,不知道替代/升級產業在哪裡的台灣,光是開放三通(拉近兩岸經貿合作)、發消費劵、裁外勞、減薪、擴大內需,都無以幫助台灣度過此波經濟危機,這些都是枝微末節,我們到如今還看不到台灣未來的真正核心競爭力究竟在哪裡?還有台灣究竟要走什麼樣的發展道路?發展什麼樣的替代/升級產業?

主計處公佈台灣大專以上(高學歷)失業人口已經超過9%,可見台灣的失業問題是勞動結構失衡,教育場域生產了太多勞動市場不需要的就業人口,以至於無法消化,再加上金融海嘯衝擊,工作數量萎縮,深化了高學歷失業人口的嚴重程度,高學歷失業潮豈是靠刪減外勞可以解決?

裁減外勞看似保障了本勞工作(一個簡單的數學算數,外勞少三萬人本勞就多三萬人),但其實,非但無助於本勞就業,還傷害了外勞工作權以及外勞宗主國對台灣的態度。外勞聘僱一直是台灣維繫與東南亞各國間務實邦交的重要手段,片面宣布刪減外勞進口數量,是否會得罪東南亞國家,傷害台灣與東南亞的外交關係,也是需要考量的?

平日不顧外勞基本工作權,如今又片面刪減外勞名額,有種族界線的民主根本不是民主(看看過去的美國、南非種族隔離政策,澳洲的白澳政策多被批判且廢除),台灣根本不配稱自己是民主、自由、開放與保障人權的國家,該政策還是出自一位自稱照顧勞工權益的人權律師出身的勞委會主委,我對這樣漠視人權的政策感到遺憾。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