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人潮與喧囂的背後:第十九屆台北國際書展有感

By
on
2009-02-12

人潮與喧囂的背後:第十九屆台北國際書展有感

文/zen(書展系列文章之四/本文應北京出版參考之邀而寫,主要論點整理之前的幾篇文章加上近日的新聞資料解讀而成)

2009年2月9日,第十九屆台北國際書展閉幕了。新聞上說,此次國際書展參觀人數創五年來新高,達50萬人次,基金會董事長林載爵認為,應該是農曆年後,仍然再放寒假的青年學子,加上消費券的力量,才能有此番好成績。從圖書銷售的狀況來看,似乎確是如此。專攻青少年閱讀族群的漫畫與輕小說出版社的業績火紅,書展短短數日,熱門暢銷書如慕光之城,竟可賣出數千到上萬本不等。

然而,創新高的人潮以及靠消費券帶動的買氣,真的能代表第十九屆台北國際書展成功了嗎?恐怕未必!

首先,若我們從參展單位來分析,不難發現,此屆書展台灣本身的出版社是歷屆以來參加展出最少的一次。許多老牌出版社早已退出書展多年,特別是最代表閱讀核心讀者群需求的人文社科與純文學出版社,此次幾乎都缺席了。雖然基金會說有一些新出版社參展,但是細究其出版品類型,多為升學考試以及語言學習類叢書之出版社,也就是實用型圖書,和一般讀者內心認定的閱讀有段落差。

不過,平日很難在一般書店看到的政府出版品可以說是精銳盡出。其實,台灣政府公部門每年花了不少錢製作品質精良的出版品,只是因為公家單位不擅長市場行銷,加上公部門出版品的主題/類型多為專業小眾,單價又高,因此平日很難進入一般書店通路。不少愛書人常趁著書展,前往尋寶。

其次,今年書展的人潮與業績雖然不錯,但若仔細剖析,不難發現人潮主要集中在以動漫畫和青少年讀物為主的二館,過去長久以來支撐台北國際書展的一館(一般社會書、文字書)卻有逐漸退燒的傾向。在過去,人們來逛台北國際書展的重頭戲是一館,二館與三館(童書館)是附加參觀的;近幾年卻有反過來的趨勢,青少年讀者們先到二館添購漫畫、朝拜偶像漫畫家(二館每年都會邀請日韓台等地最有名的漫畫家前來舉辦簽名握手會,今年就來了千面女郎、無敵鐵金剛、I’S等知名漫畫作者,吸引無數粉絲,擠爆了會館),逛完之後才順便到一館看看(我在會場聽到不少青少年讀者的談話都是類似的論調,應該算是頗具抽樣代表性)。

雖說動漫畫閱讀近年來於台灣快速崛起(除了動漫畫好讀之外,到處林立的租書店也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果),使得閱讀動漫畫人口激增,二館本身的策展單位(長期由台灣的傻呼嚕同盟包辦)每年推出的活動與宣傳調性正重讀者胃口,也是二館近年來人潮快速累積的重要因素。二館的參展廠商和策展單位非常懂得團結力量大的道理,總是合作共同舉辦不少跨出版社的書展促銷與宣傳,對比於一館參展廠商的各行其是,二館參展廠商的團結,果然成功炒熱氣氛。

團結力量真的很大,例如去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一館展區推出了由軍事出版社共同聯合推出的軍事書展,在展區中眾家出版社合作推活動賣書辦簽名會,果然吸引大批人潮且引來媒體關切。軍事出版社今年雖然沒有繼續舉辦聯展,不過沉寂好幾年的香港出版社們終於再度聯合來台舉辦書展,同樣是團結力量大,加上近幾年香港出版品在質量上都有驚人的提升,又是多年沒有來台展出,因而今年也吸引不少讀者與媒體的注意,銷售業績也頗為不俗。

第三點,今年台北國際書展的主題國家館是「泰國」,雖說書展基金會有意透過「泰國館」的推出向台灣讀者和出版人引介泰國的優質出版品,可惜的是,台灣的出版界一向有看高不看低,加上帶一些文化被殖民意識,談到翻譯書,心裡想的總是英美日法得意韓中等文化先進國(至少是和自己差不多水準的),至於東南亞等地,那些生活水準似乎明顯不如台灣的地區之出版品,別說出版人不慎青睞,就算出版人有興趣推廣,看慣歐美日出版品的台灣讀者也未必願意買單(中國暢銷書來台灣推出繁體版總難贏得太好成績,也算是同樣的邏輯導致的結果)。

因此,泰國館雖然辦得浩浩蕩蕩,可惜參觀的出版人與讀者卻不多。反倒是國際書區的美國館,今年由美國在台協會統籌主領美國參訪團,帶來數百本書籍的版權,引來台灣出版人熱烈關切與搶購。泰國館與美國館的冷熱對比,似乎說明了一切(不過,仰望出版先進國、忽視出版後進國,我想也不是台灣閱讀界獨然的現象,全世界應該都是如此,就好像英美日等出版先進國的翻譯書比例偏低,本土自制出版品佔主要出版大宗,似乎頗可說明)。

台灣的出版界長年以來目光總是面向歐美日中等出版強國,對於週遭鄰近同屬漢文化圈國家如南韓、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華文出版、越南的出版市場關切度不高,更別說其他東協國家(如菲律賓、泰國、印尼)的出版狀況,因而國際書展主辦單位雖然立意良善,想要向台灣的讀者推薦介紹「泰國」,讀者似乎不怎麼領情,參觀泰國館的朋友並不多。我認為,台北國際書展與其只介紹泰國,不如介紹「東協十國」(也就是華人過去口中的南洋),或許還較能引人注目,而且實際可供參展的出版品也較為豐富。

唯一比較直得欣慰的,反而是出版產業正在崛起的泰國,其出版人對於台灣的出版品表現出高度興趣,頻頻版權販售意願。我想,台灣的出版人若願意讓自己走進亞洲,向亞洲社會推薦自己的優質出版品,應該可以贏得不少版權交易的機會。台灣的出版界不要再只是做個被動的版權買進國,應該積極的對外推銷好書的外國版權,畢竟近十年來台灣也的確累積了不少好書。

另外,法國攝影展舉辦得莫名奇妙,不是台北國際書展嗎?怎麼會插入一個攝影展於書展會場中?聽說是某本即將問世的攝影集不想趕著推出,所以才以攝影展代替。只是,這畢竟是國際書展,主辦單位怎好為了單一本書而舉辦攝影展,舉辦攝影書區聯展,集中市場上好的攝影集與相關作品集中展出,再附上攝影展覽似乎較為符合題旨。

總之,今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似乎是熱鬧有餘而購買力不足,且熱鬧還是來自近年來才快速崛起的動漫畫館人潮之延續,一般出版品的魅力似乎越來越弱,早已讓讀者感到疲憊的折扣戰拉抬的買氣似乎很有限,恐怕台北國際書展只是又一次出版人賺到營業額卻沒什麼利潤的圖書商展,至於書展原本的目的(版權交易),恐怕大家心知肚明,早已不是書展的核心主軸?折扣戰與大促銷還能搞幾年?來年還有多少出版社願意繼續辦書展?台北國際書展的定位與未來該何去何從,恐怕是出版人未來一年得好好思考清楚的事情!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