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別讓老人照護成為破壞家庭與社會合諧的地雷

By
on
2009-02-14


別讓老人照護成為破壞家庭與社會合諧的地雷

文/zen

日前,高雄縣發生一起媳婦殺婆婆的人倫悲劇。中國人有句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不但久病之人會厭世,照顧久病之人的家屬也會因為承受不了莫大的心理壓力而出現心理扭曲的狀況。殺死婆婆的媳婦便說,之所以會起殺婆婆的念頭,長期照顧臥病在床的婆婆,實在無法繼續承受壓力,才出此下下策。

不了解的人,或許會責怪媳婦狠心,畢竟,中國人「養兒防老」傳統觀念還深植人心,認為晚輩照顧年邁的長輩是理所當然之事。

問題是,養兒防老的社會利基早已不存在。過去傳統家庭子女成群,一對年邁老父母由眾家兄弟姐妹輪流照顧,還勉強能應付得過來;現代家庭子女生得少,且為了應付日漸高昂的生活成本,夫妻倆人都需工作早已是常態,子女少且多忙於工作,年邁父母的照護,不能再靠過時的「養兒防老」觀念來支撐。更別說許多男人為了圓孝子之名,將老父老母接到家中來住,但卻把老人照護的重擔丟給老婆,自己根本就不管。已婚婦女既為人妻,為人媳,同時又為人母,自己搞不好還有工作要忙,多重壓力交逼,難保不會發生逆倫弒親的悲劇。

其實,因為無法承受老人照護的壓力而做出逆倫弒親的個案,近來有增加的趨勢。高雄縣社會局指出,光是今年以來,因為老人照護壓力而逆倫弒親的案件,這已經第四件。

雖然說,政府早已開放外籍移工給需要看護的家庭。不過,聘請外籍看護的費用,並非家家都負擔的起。富裕家庭的老人照護問題,自可以聘僱專業看護處理,問題是經濟原本就捉襟見肘的中下階級,當雙親年邁而家中孩童仍然嗷嗷待哺時,很可能因為無力支付聘僱看護又無法自行照護,從而拖垮了一家子的經濟不說,繁重的照護工作還可能壓垮了被迫日夜照顧老人的家人身心健康。宏觀來看,壓垮壯年人口的身心對於國家經濟發展也有不利的影響,被老人照護牽絆的青壯年人口將無法全心全意投入工作。

有鑑於台灣社會人口結構持續朝高齡化社會走去,少子化的趨勢將造成下一代青壯年人口的親屬扶養壓力。截至2005年底,台灣的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例的9.7%;然而,總生育率卻降至1.12,低於人口替代水準所需人口,台灣已經正式邁入老年化且人口逐少的社會型態。

新的人口金字塔結構(上下兩短寬而中間窄)非常不利於再繼續使用傳統的老人照護模式(由家中子女承擔年邁父母之照護工作),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家庭紛爭(由經濟壓力與老人照護的繁重所導致)與可能的人倫悲劇,為了社會秩序的穩定(避免逆倫弒親悲劇再度上演/逆倫弒親還算少見,但因為受不了老人照護的心理與經濟壓力而產生的老人虐待等問題,恐怕早已深藏在社會各角落之中),政府應該儘早通過老人安養、老人照護等相關立法,透過國家公權力的積極介入,統一由專責機構給予老人最專業的照護,一方面可以減少老人意外的發生,二方面可以減輕照護老人所必須承受的的龐大經濟支出與心理壓力,三來還可以推動老人照護產業,成為搶救當前經濟不景氣的擴大內需的一環。

不過,除了政府應該加緊腳步通過與老人照護相關的社會福利法令,為了能夠有效推動且達成效果,也該針對國民的養老觀念進行再教育。針對未來可能因為老人照護而陷入經濟/人手不足壓力的高風險家庭造冊管理,並且派出社工員勸說、輔導老人轉入政府認證許可的老人安養機構。

未來的社會型態已經與傳統農業社會孑然不同,為了適應新的社會生活型態,野為了能夠安享晚年,老一輩的人(以及將來會成為老人的我們)應該儘早放棄「養兒防老」的觀念,調整心態,替自己存退休金的同時,也要記得存入住老人安養院/老人公寓的經費,作好將來退休年老後入住老人安養院的準備。千萬不要認為自己老了就該歸孩子/媳婦照顧,否則,就算不至於發生逆倫弒親的人間悲劇,破壞家庭合諧恐怕在所難免。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