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劈腿成習慣,現代人究竟怎麼了?

By
on
2009-03-01

劈腿成習慣,現代人究竟怎麼了?

文/王乾任(本文部分文稿發表於2009.3時兆月刊)

【名詞解釋】劈腿:指的是一個人擁有固定的男女關係(戀人/夫妻)後,同時又在外另外發展一段(以上)男女關係,且對伴侶隱瞞多重交往的真相。

現代愛情的亂序:劈腿已經沒什麼了不起!

前一陣子,伊能靜在北京與藝人黃維德手牽手照片被媒體紕漏之後,對比庾澄慶一直以來在媒體公眾面前的好男人形象,社會輿論一面倒的撻伐伊能靜,認為她不守婦道,竟然趁著到外地拍戲的空檔,大搞劈腿。

由於伊能靜與庾澄慶是公眾人物,私生活曝光,總會被攤在陽光下細細檢視,社會輿論的流向,大抵代表了台灣社會對於該事件(劈腿)的態度。雖說多數輿論都站在批判伊能靜的劈腿,言下之意是指女方對婚姻不忠誠。

影劇記者陳安儀在<伊能靜的婚外情>一文中就談到,台灣社會對於此起劈腿事件態度男女有別,當輿論一面倒批判伊能靜,甚至有人在媒體扒糞,大談伊能靜是個「不守婦道」、「只愛工作不顧家」、「不愛小孩」、「跟婆婆相處不睦」的女人,卻忘記了,黃維德本身也有女朋友在台灣,其實也是劈腿。然而,輿論輕易饒過黃維德卻嚴加韃伐伊能靜,彷彿「男人劈腿是風流,女人劈腿是不貞」,顯見父權體制的巨大影響力。

不過,本文不擬探討父權對於男性劈腿的包容與女性劈腿的責罵,這裡要談的,是我觀察到的一種言論,此派言論認為,伊能靜和黃維德的劈腿,根本沒什麼了不起,只是兩個到外地工作(拍戲)的台灣人,因為孤單寂寞,靠在一起相互取暖,各取所需,不過是逢場作戲,不值得大驚小怪。

劈腿,自古以有之,只是現代社會特別氾濫

有人認為,劈腿是男人的天性,因為男人需要傳宗接代,需要拼命找尋可以播種的對象。此理由聽似合理,但其實是父權思想替男人劈腿找藉口。如果此理由成立,女人應該不會劈腿才是。事實是,無論男女,都會劈腿,劈腿現象並非難性獨有,也會發生在女性身上(只是過去被父權思想用體制打壓),近年來也有急起直追男性的程度(不過,過去女人劈腿和男人略有不同,女人劈腿主因是既有親密關係出了嚴重且無法改變的問題,例如家暴、酗酒/吸毒、逃家、婚外情,死心卻無法離開,才演變成劈腿)。

其實,人會劈腿,自古以有之,像中國黃帝大搞三公六院七十二嬪妃,富商大賈妻妾成群,都是一種劈腿(只是被父權體制合法化,納入婚姻體系之中)。人類學者認為,過去社會以家父長為軸心開展出宗族社會,人們多半只相信和自己有姻親關係的家族成員,帝王或富豪為了保障家族財產的傳遞,需要積極擴展自己的血脈,因此大量娶妻納妾,生育子女,將來再將子女與門當戶對者婚配嫁娶,試圖透過血親聯姻,壯大家族勢力,鞏固皇權帝位。

傳統社會的劈腿,集中在富裕/上流階級,家父長心態,將女人當做財產,用以輔佐鞏固家業,底層運作邏輯是宗族經濟的維繫。現代社會早已廢除封建陋習,又倡言兩性平權,且多是一夫一妻制的核心家庭(無須三妻四妾以生育大量子女鞏固宗族經濟),照理說劈腿現象應該大幅減少才對。

然而,社會反而越開放,劈腿狀況越嚴重,較早走上現代化道路的歐美社會,一夜情、劈腿儼然已經成為常態。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於男女劈腿這件事,竟也越來越習以為常,不認為有錯。兩性作家吳若權說,他問身邊年輕朋友,聽過或本身就劈過腿的比例,竟然高達90%(包含被踢腿,亦即情人在外有第三者)。年輕人似乎對於同時交好幾個男/女朋友不覺得有任何不對,同儕也不認為有錯,反而視為能力超群的象徵。

劈腿理由千百種

心理學者認為,人性不甘寂寞,喜新厭舊,貪多無厭,喜歡左右逢源(證明自己的能力/條件),認為自己無法滿足專一的男女關係,情人是多多益善,輪班上陣,才不會膩。吃碗內看碗外,認為得不到的最美。不少人對於同時擁有多位情人/親密愛侶,感到躍躍欲試。

騎驢找馬,認為現在的對象還不夠好,但勉強湊合。只是找到更好的對象時,也許因為還沒追到,也許認為沒必要分手,就順利成章的劈腿。

沒有男女之防(兩性平權,現代男女長時間共處一室或發展成知己好友的機會大增),不假留意、貪圖方便,不知不覺發展成親密關係。

救世主情結讓某些人喜歡幫助剛經歷分手的異性,結果卻演變成趁虛而入(或者被對方愛上)。

「居安思危」,認為劈腿才能免於陷入專一愛情的分手風險(指與一個人談戀愛,萬一被劈腿/分手,痛的人是自己)分散自己對愛的渴求,最好預先找好備胎。

舊情人回頭,藕斷絲連,牽扯不斷;對愛情太過執著/自暴自棄,甘作沒有名份的第三者或備胎等等,各種各樣的理由都有。而且,任何人都可能劈腿,看起來沉默老實的人,很可能「惦惦吃三碗公」,在外大搞劈腿。

社會連帶瓦解,個人主義抬頭

就社會學的角度來看,現代男女之所以劈腿成習慣,是因為社會變遷使然。德國社會學家韋伯認為,現代社會的特色就是「世俗化」、「除魅化」,宗教退出公共生活事務,只管個人靈魂救贖,從宗教而來的道德約束力大減。

其次,宗族權威瓦解,來自宗族/血親的傳統社會連帶/規範也被削減,過去家族長一句話可以決定家族中成員的婚姻關係(媒妁之言),如今再也沒有此等權利。恩格斯和人類學者李維.史陀不約而同地指出,傳統社會裡的婚姻,是為了成就家族利益而做的血親交換,因此不允許家族成員擅自決定(結婚/離異),一切掌握在宗族家父長手中。

宗教退位與宗族權威的瓦解,人從傳統社會連帶/規範中解放出來,女權解放/兩性平權,個人主義抬頭,世間男女都能自由決定自己的親密關係,不再需要被支配,愛情成了決定婚姻與親密關係的關鍵因素,男婚女嫁,在一起或分手,全都只看愛不愛。

當愛情成了決定男女在一起與否的關鍵因素,再無其他社會規範約束,加上個人主義抬頭,自戀當道(「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消費主義盛行(用過即丟/換,不覺可惜),不愛就分手/離婚,或者大搞劈腿/婚外情,也就見怪不怪了。

現代社會生活型態轉變

現代社會的世俗化與除魅化,加上後現代思潮的推波助燃,個人主義勝過一切,廢除了人們心中的道德枷鎖,替現代人做好了劈腿無罪的思想準備。

現代生活型態遠較過往不同,增添現代男女劈腿的機會。例如工作型態改變,傳統社會是農業社會,一般家戶是小農經濟,夫妻一天到晚、成年到頭,工作在一起、睡覺在一起,兩眼對望的,只有另一半,就算想對外發展,也沒有機會。

現代社會成了組織型社會,進入工商業經濟,人想求溫飽,絕大多數得進入公司(組織)工作,每天醒著的時間,大多待在公司裏,成天對望的是公司同事(因此辦公室戀/姦情增加),回到家夫妻倆人都疲累不堪,根本無心維繫婚姻關係,甚至經常一言不合大吵特吵,更讓許多忙於工作的現代男女視婚姻為負擔。

其次,現代社會居住型態改變,過去農村社會,一個人很可能一輩子都住在村子裡,面對的是宗族親人,連結婚對象也是宗族長輩媒妁而成,結了婚就和老婆在一起努力工作,根本沒機會碰見其他女人。

現代社會就不同了,為了求學與工作便利,人們紛紛往大城市裡搬。

在大城市裏,人口密度遠較傳統社會高,人與人互動/認識的機會遠超過往。現代都會人一天在都市行走所邂逅的人,恐怕比過去傳統社會住在鄉村的農人一輩子還多。認識人的機會增加了,交友與戀愛的機會也就增加了。

由於求學(現代人出國留學機會激增)或工作(現代人出國工作機會激增)關係,情侶/夫妻可能需要分隔兩地,無法常相見。一個人獨自在外工作,與正牌情人分隔兩地,夜晚寂寞難耐,想找個溫暖慰藉,填補空檔,又有認識朋友的機會(至少成天和公司同事/學校同學待在一起),搞劈腿與外遇的機會也就增加了。伊能靜與黃德維的劈腿事件,與現代社會工作型態的轉變(長期外派/出差)不無關係。

也就是說,現代社會由於天時(社會規範崩解)、地利(社會型態轉變)人合(個人主義,只要我喜歡,沒什麼不可以)之便,劈腿也就成了被默許的常態,甚至被視為調劑正式親密關係的幫手(有所謂「男人只有做了虧心事時,才會對老婆特別好」的言論)。

找回愛的能力,修正扭曲之愛

本文談了許多劈腿現象與成因,並非有意合理化現代社會的劈腿常態,而是想透過心理學與社會學層面的解析,讓人更加了解劈腿之所以氾濫的成因。正確認識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心理學者認為,劈腿者用以合理化劈腿的理由,像是不甘寂寞,喜新厭舊,貪多無厭,喜歡左右逢源,其實都是藉口。劈腿最深層而根本的原因,是人對親密關係的不信任,導致對自己所選的情人無法信任。因為不信任情人會留下,害怕對方離去,因而先下手為強,先替自己預留退路。說到底,人之所以劈腿,其實是自卑與缺乏自信,缺乏愛的能力所造成。而人之所以缺乏自信,沉溺於老我的肉體情慾,是因為人的罪性與自我中心,人失去了正確的愛的能力。

心理學者弗洛姆在《愛的藝術》中指出,人常常因為不成熟的變態之愛(戀父情結、戀母情結、偶像崇拜、為愛感傷憂鬱/為愛而愛、投射自我理想/問題)而發動愛情。其實,現代人錯把人的情慾當作發動愛情的關鍵因素,因而誤以為當情慾(愛戀)消失不再時,愛情也就隨之結束。愛情的感覺沒有了就再換一個對象,愛情的感覺不夠就多找幾個情人。弗洛姆認為,愛的成就不是因著對象的有無/選擇,而是愛的能力的有無/成熟。劈腿的人,其實很可憐,誤以為找到了對象就能擁有愛,卻沒有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愛的能力,以至於找再多對象、劈再多腿,愛情再多「腳」化經營,分散風險,可能都還是得慘賠收場,無法修成正果。

誠如<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提及的愛的真諦(「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弗洛姆認為,愛不是情慾的發動,而是意志的貫徹,愛是一種意志行為,需要犧牲、付代價、委身去努力完成,不是什麼輕易可以達成的事情,也不是靠著一時的激情衝動或肉慾結合的渴望就能行之久遠,劈腿只是體貼自己的激情肉慾,若長此以往,將只是累積失敗的挫折,將與真愛建行漸遠。

想要擁有真愛,得先找回「愛的能力」。「愛的能力」則是建立在擁有正確的人生目標上。許多人無法覓得良緣,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建立自信,可以從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異象,知道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擁有目標導向的人生,合適的伴侶自然就會出現。至於愛的能力的培養,有賴健全自我與其他親密關係(特別重要的是人與神的關係要健全),像是和家、人朋、友同事的關係。愛情雖是現代人最看重的親密關係,但只是親密關係的一種,沒有人可以擁有不健全的家庭、朋友關係卻擁有健全的愛情。

真正成熟的愛情,雙方必須絕對平等且各自獨立自主,也就是在保留自己的自主性和獨立性格下,和對方發展出成熟的愛情關係,重要的不是自己能從親密關係中贏得什麼,而是能夠給對方什麼,時刻注意對方的需求,關心對方,渴望與對方分享。

基督信仰的回應-彼此幫補、彼此委身的二合一親密關係

《聖經》早已揭示,男女都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上帝之所以取男人的肋骨造女人,將男人女人是一對對配好,是因為神認為「那人獨居不好」,希望男女共同委身,彼此幫補,成熟茁壯,一起合作,生養眾多,共同治理神所創造的世界。神所看重的親密關係是兩人連為一體,「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開」,與對方合二為一的忠誠、對等、互助關係。

基督徒相信,婚姻關係是神所設立的「聖約」,神認可的男女關係,是一對一,只對自己伴侶忠誠,而非大搞劈腿、外遇。例如舊約聖經中就清楚記載,當男人想搞外遇、劈腿時,對該人與家國的傷害和影響。例如大衛想謀殺因他而懷孕的女子的丈夫,所羅門的多妻淫亂導致以色列國的敗亡。保羅說,「要避免淫亂之事,男人當各有自己的妻子,女子也當各有自己的丈夫。丈夫當用合宜之份對待妻子,妻子對待丈夫也要如此。…夫妻不可彼此虧負,除非兩情相願才能暫時分居,理由必須是為了專心禱告,以後仍要同房,免得撒旦趁著你們情不自禁,引誘你們(歌林多前書,7:1~9)。」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基督是教會的頭),妻子應該順服丈夫,丈夫當以「捨己之愛」愛妻子(以弗所書,5:24-32),在這樣的婚姻關係裡,要求的是彼此幫助、委身、忠誠,容不下第三者。

相信神的帶領與安排,當邂逅對的人時,自然能從神領受發展專一關係所需要的愛的能力與自信,發展出忠誠、守貞,彼此委身,彼此照顧,彼此關懷,彼此代禱,彼此相愛,榮辱與共,不離不棄的堅定關係,不至於被撒旦引誘,分心劈腿。

延伸閱讀

弗洛姆,愛的藝術,志文

烏里西.貝克,愛的正常性混亂,立緒

吳若權,劈腿心理學,時報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