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取消弱勢補貼,不能只有「依法行政」

By
on
2009-03-05


取消弱勢補貼,不能只有「依法行政」

文/zen(本文發表於人間福報)

日本有一本暢銷小說《縣星之廳》,批判公務員只懂得文書作業,不懂得實際深入現場訪視、探查實情,造成規劃與實際執行落差,人民非但沒有從公務員的文書規劃中受惠,反倒受連累。

近來,台北市政府一口氣取消一千多個低收入戶資格,隨即有兩百餘戶提出覆審申請,其中就出現只憑文書作業,枉顧實際人民生計,造成不該被取消資格的無辜弱勢被政府強行以公權力取消其低收入戶資格。

話說被社會局取消補助的低收入資格其中一位,是一名父母從小就離婚,離婚後一直跟著父親居住的高中學生。該名同學在父母離異後,不曾與母親共同居住,母親也不曾扶養,監護權也根本不屬於母親。平日,這名同學就靠打工與低收入戶補助金勉強維生,因為他的父親酗酒,也不事生產。

沒想到,最近台北市社會局卻以該名同學母親擁有不動產為由,取消其低收入戶資格,令該同學生計受到嚴重威脅。的確,從人之常情來看,母親應該照顧孩子。然而,該個案的實際狀況是,父母離異後孩子就歸了父親撫養,母親改嫁後另有自己的人生,也未曾過問孩子的生計,甚至很可能多年來未曾再見過面。

然而,社會局卻能從戶政與稅捐資料中逕自重新拼組其家庭,設定家庭成員之權利義務關係應照倫常運作,宣告該家庭因其成員位改嫁後擁有不動產,低收入戶資格被剝奪。

對於社會局僅憑文書資料,枉顧現實倫常,逕自斷定一個家庭是否能繼續獲得政府補助,實在令人悲忿,未免也太過草菅人命?還是身為公務員,只想著依循絕對不會出錯的「依法行政」原則就好,管它實際狀況如何?縱然社會局人手有限,近來經濟問題惡化,需要處理業務激增,也不該只憑一紙文書報告,就「依法行政」,剝奪了社會弱勢的救命補助資格?

社會局雖是政府單位,但卻是政府用來幫助/安置/救助社會弱勢的單位,不是反過頭來幫助政府清點管理社會弱勢的單位。難道說,社會局的公務員們當了官,就忘了自己的社工出身與訓練/要求?社工員的天職是儘可能深入了解每一個個案的實際狀況,盡力幫助每一個個案爭取資源(而不是剝奪)。在如此不景氣的時代,照常理說低收入戶家庭應該會增加才對,怎麼反而會減少?而且一口氣就減少一千多戶?難道不覺其中有問題?

一想到前幾日,台北市長

郝龍斌先生上媒體大力宣傳發放第一批食物券給數十個急難家庭的光景,社會局能低調安靜的大筆一揮,就取消一千多個低收入戶家庭的資格,陷兩百多個家庭於困境(據悉有208戶提出資格複審,代表這些家戶都認為自己像上述個案被誤判),原本就已經是社會弱勢,求生不易的他們,還得華時間和心力與龐大的官僚機構與複雜的文書作業抗爭,看了實在令人難過。

如果說,社會局是因為害怕該取消資格而未被取消資格,引發社會爭議,那更應該實地訪視可能被取消資格的低收入戶個案。就算辦不到,至少也應該找出可能會有爭議的個案進行家戶訪視,實在不該只憑文書報告就斷人生死。若是社會局人手不足,政府近來正積極擴大內需,正好可以呈報擴大內需專案,申請專人幫忙進行轄區內低收入戶調查,一方面可以增加就業人口,二方面也可以更加貼近實情的了解轄區內低收入戶家庭狀況,避免誤判的悲劇發生。

希望我們的社會局官員們多走入民間第一線去視察/了解個案的需求,制定出真正符合個案需求的救助計畫,不是躲在冷氣房辦公室裡,閱讀公文,定人生死。

標籤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回覆

    n2009

    2009-03-07

    好 !!!
    為你鼓掌 !
    版面也越來越好看啦 !

  2. 回覆

    unjustice

    2009-03-08

    依法行政,被現在的行政單位濫用,成為掩飾粗糙行政的藉口。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