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揭發宗教中的惡

By
on
2009-03-19


揭發宗教中的惡

文/zen(本文寫於2009.1.5)

書名:上帝沒什麼了不起

作者:克里斯多福.希鈞斯

譯者:劉永毅

出版社:小異

克里斯多福.希鈞斯的《上帝沒什麼了不起》,是一本令人讀了很火大,很想扔掉書,大罵胡說八道,但卻又不能忽視的作品,因為希鈞斯於書中一再提及,人類假宗教信仰之名,對非我族類的暴力攻擊與傷害的事實,即便到了現在,在宗教默許下造成的迫害依然在持續。

雖然,我討厭希鈞斯在《上帝沒什麼了不起》,任意剪裁歷史資料,只取對他作為佐證其論述命題(宗教中的邪惡力量)有利的證據,甚至以此過度無限上綱的推論,宗教只是場大騙局,上帝是邪惡力量的源頭,聖經等經典是笑話等肯定能激怒基本教義派信徒的說法,但依然無法忽略,希鈞斯指出的事實:宗教中的確藏有惡。

我認為,希鈞斯點出了正確的問題,但卻因為他那過分高漲的當代主義意識(以今之標準非古人之道德作為),過分驕傲的人道主義情懷(他的前設認為,人的存在是最高的絕對的正義),過分相信人的理性思考能力(認為唯有以此才能對抗宗教的非理性),還有莫名奇妙的囂張挑釁口吻,使得這本書很難被他所想批判的事物的當事人(身處宗教組織勢力內的信徒)所讀進去,以至於書中提出的眾多批判與提醒雖然正確,但卻因為手法過於挑釁而削弱了效力。

或許,希鈞斯想要透過如此挑釁之作品,激怒那些他在書中所批判質疑的對象,甚至對他發出攻擊,好再回頭證明他自己的論點無誤。

某種程度上來說,希鈞斯早已犯了先入為主的偏見,先有結論,再選擇性的擷取、堆砌、拼貼資料,雖然資料多(足以迷惑不夠了解箇中是非的讀者),論證過程充滿跳躍,毫無系統性,更無內在一致性,只要能夠證明他的命題的資料就抓,其他否證其結論的資料卻完全不談(我比較不解,希鈞斯為何還敢在書中引用波普的否證法,他自己的作品就完全精不起否證考驗)。

的確,誠如希鈞斯所說的,宗教中隱藏著巨大的邪惡,不少宗教更是再再成為挑起世界衝突與戰爭的元兇,而且不只是令人詬病的新興宗教或異端邪教,就連正統宗教,存在以數千年的世界性宗教(伊斯蘭、基督教、猶太)、佛教,也是如此。例如基督教,遠的有十字軍東征、異端裁判所、獵殺女巫、迫害科學家,近的有百年宗教戰爭,默許以色列攻打中東,無論理由(藉口)為何,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間綿延上千年無可化解且不斷加深的仇恨,在此之中爆發的戰爭和所流的血,都證明了宗教中的確藏有邪惡,並且假上帝之名橫行。

然而,可以因為宗教中的惡就推論宗教是場騙局嗎?似乎很難,且希鈞斯先生自己也知道,所以在著書論述時,故意用混淆許多應該被釐清的觀念,例如,宗教,宗教組織,信仰,神。宗教組織不等於宗教,宗教不等於信仰,宗教更不等於上帝,宗教組織中的惡固然可恨,但似乎無法推論上帝是惡,或宗教只是騙局。更何況,希鈞斯明明熟知基督信仰中關於人的罪性與不完全,但卻全然不願提及有罪之人所組織的教會組織原本就可能存在缺陷,釀成錯誤(這條推論思路),只是不斷的拿有罪/限之人所組織的宗教組織所犯的錯誤來指控宗教,指控上帝。

就我來看,希鈞斯的《上帝沒什麼了不起》所控訴的宗教之惡,的確存在,對信徒來說,雖然讀了情感上受傷害(因為作品言詞相當犀利且不饒人),但換個角度來看,卻是深刻的提醒,提醒我們,人的罪性與侷限,若不是神的寬容與愛,我們早已滅亡。我們的確是有罪之人,也因為人的無知而犯了許多錯誤,有一些錯誤以宗教之名而出,非常可惡,造成了世界紛爭,流了無辜人之血。但是,宗教並不全然是惡,更不是騙局。

正確的說,正因為人同時具備善惡二元,懂得行善也會犯錯,這是是人特點也是人的侷限,更是人無法用邏輯理性分析超越(所以我更不懂,希鈞斯在書中花了三百頁篇幅罵完宗教之後,卻用了薄薄一章,談了一些連抽象空洞都說不上的高舉啟蒙理性的宣言,真的能取代宗教之中的善嗎?),必須靠著神的愛與大能來克服的,希鈞斯被人道主義與理性分析之眼所矇蔽,無法看見信望愛的力量與神的大能,無法看見從惡中所萌生的善,只能以偏概全的滿足他那渴望指控宗教所犯之罪的私慾,實在令人遺憾。

《上帝沒什麼了不起》是本充滿邏輯破洞,任意剪裁對己論證有利的奇怪作品,只是因為書中所提及的事實的確存在,也的確是宗教界該反省檢討避免的事,所以,身為有信仰的基督徒應該謙虛的拜讀,領受對方的指教,有過則改之,無過則自勉,切莫洛入希鈞斯所設的圈套,或引起不必要的紛爭,我想,才是神樂意看見我們面對此書的態度。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