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揭開珍本古書世界之謎-專攻20世紀經典文學珍本書商的告白

By
on
2009-03-23


揭開珍本古書世界之謎-專攻20世紀經典文學珍本書商的告白

文/zen(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書名:托爾金的袍子-一個珍本書商的私密告白

作者:Rick Gekoski

譯者:陳建銘

出版社:網路與書

近幾年,香港散文大

家董橋先生,接連寫了好幾本關於他收藏珍本古書的軼事雜記,像是《絕色》、《今朝風日好》、《故事》等等,透過

董橋先生的生花妙筆,替華人讀者打開了一扇窺視珍本書世界堂奧的窗櫺,讓縱然買不起珍本書的讀者,也能稍稍飲鴆止渴。

珍本書,是所有藏書家、嗜書癮君子夢寐以求的神聖領域。珍本書的世界裡,有著許多可遇不可求,因稀少而珍/昂貴的作品,東西的品項越好、來歷越特殊、價值稀有度越高,越能取得好價錢,例如年代越久遠越好、作者親自簽名、題贈友人、首刷、限量/特殊版本等等,都能比平凡無奇的「印刷紙本書」來得有價。。書籍,不再只是文字、思想的附庸/載體,反客為主(雖然仍是靠著主人/文本的加持),成為藏書人爭相出高價收藏的寶貝。

說穿了,珍本書世界的運作,和藝術品買賣一樣,其實是靠「物以稀為貴」的「稀少性」原則,才能在市場上賣得好價錢。

雖說,某一本珍本書是否值得某一個價錢,永遠有爭議之處。不過,戰後數十年間,由於典藏藝術作品熱潮的崛起,加上人類天性熱愛擁有別人所不能擁有的珍本使然(收藏家大概都是偏執狂+戀物癖),使得珍本書市場也日漸活絡,某些極為稀有的珍本書價格竟能以數十倍的方式狂漲。不斷飆高的價格又吸引了富豪名流的投資意願,將珍本書的價錢炒得老高。

到了當今之世,珍本書已非平凡市井小民所能承受,幾乎全成了有錢人大老爺玩票、炒作資產的工具。

Rick Gekoski,原本是大學裡教授20世紀英美文學的教授,後來發現比起教書,自己更熱愛買書來賣,因而走上的珍本書買賣之路。為了與廣大的珍本書市場區隔,也考慮到自己的專長以及害怕接觸陌生領域被騙,Rick Gekoski專攻20世紀文學經典的珍本買賣,且以此為樂。由於太過熱愛自己的珍本書買賣,他開始替媒體寫稿,暢談經手珍本書,以及因為經手過某些珍本書而(被迫/主動)和作者本人打交道的(不)愉快經歷,Rick Gekoski學識淵博,文筆幽默卻不戲謔,喜愛自嘲娛/愚人,讀來相當過癮。

Rick Gekoski在《托爾金的袍子》一書中,談論他經手過羅莉塔、托爾金的袍子、蒼蠅王的手稿,還有《在路上》、《尤里西斯》、《智慧七柱》、《魔鬼詩篇》、《動物農莊》、《麥田捕手》等20世紀文學經典作品的首刷、限量版本、作者提贈,甚至一些書信手稿的過程。

大篇幅品評這些書的珍品的版本與流通狀況。例如某位作家因為情婦偷偷賣掉他送給她的題簽本給Rick Gekoski,竟然逕自要求收回,卻完全不考慮到書為何會流到書商手上?《麥田捕手》作者打算控告Rick Gekoski的來龍去脈;Rick Gekoski差點就有機會擁有《蒼蠅王》的手稿;因為出版魯西迪的相關作品而差點被殺的經歷等等。

還有作者對珍本市場的不滿與疑惑(例如書衣位何那麼重要?),某本書歷來價格起伏,並總是免費奉送他對於這些作品/作者的文學評介,作品成書過程的精采趣事(最常見的就是投稿碰壁,作者自費出版限量本,沒想到卻一砲而紅,作者自費出版的首刷限量本因而成為珍本市場的搶手貨)。就算對珍本書沒興趣,光是當作20世紀文壇八卦,也就夠有看頭的了。

不過,Rick Gekoski也直言,珍本書的世界實在很奇妙,他雖然從事珍本書買賣數十年,不過自己也搞不懂某些珍本書的價格能被炒得老高,也不知道某些作品為何能狂賣熱銷(例如《哈利波特》,那不過是混合了《魔戒》和《納尼亞王國》元素的校園故事)。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