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我們的孩子都受了傷~順利轉大人,需要成人社會的協助

By
on
2009-03-30

順利轉大人,需要成人社會的協助

文/zen(本文發表於2009.4時兆月刊)

書名:我們的孩子都受了傷
作者:查普曼.克拉克
譯者:屈貝琴
出版社:校園書房

通過儀式被毀,陷入遺棄循環的現代青少年

你是不是經常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很糟糕,成天只會和朋友混在一起,

家長老師都管不動,態度差,沒能力又沒禮貌?

查普曼.克拉克說,這些外表冷默的孩子,其實很渴望被愛、被了解。然而,成人社會的遊戲規則改寫,不再以照顧、培育下一代成熟、長大為核心任務,越來越多人(基於自我中心、個人主義、消費主義交互影響)拋棄了教養孩子的責任,毀掉了幫助青少年成熟的「通過儀式」,只管追求自己的人生幸福。

舉例來說,越來越多成人為了自己(或追求事業或生活水準),任意開始/結束婚姻關係,造成越來越多的破裂家庭,同時也造成現代的孩子早在童年時期,就不斷承受被成人拋棄的痛苦,使得孩子進入青少年期之前,早就傷痕累累,不再相信成人,只能相信同儕,只能靠自己摸索人生。孩子們得不到應有的教養,不知所措之下,只好和朋友同儕結合起來,創造自己的地下社會,群聚以對抗成人社會。

青少年期的延長

隨著醫療科技的進步,人類平均壽命不斷延長,傳統學術界定義的青少年階段也被拉長了。普曼.克拉克則認為,現代人有的直到30歲前夕,都還是青少年(青少年晚期,18~29歲),過去認為過了青少年期就能邁入成年人(法律也是如此規定,18~21歲不等的年紀就能擁有和成人相同的權利/義務),到如今已經不再適用,過去定義的青少年階段(13~19歲)應該修正為青少年中期。

青少年中期,傷痕累累的孩子

查普曼認為,現代社會體系忽略青少年的需求,只在乎主導社會的成年人的需求,將社會打造成對成人有利,對青少年不利的環境,被迫自行摸索的現代青少年,延長青少年階段。許多人到了25、26歲以後,才在跌跌撞撞人生中了解了成人社會的遊戲規則,找到讓自己融入社會的辦法。

然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如此幸運,有越來越多的青少年走到中期之後,因為被成年社會傷害的太過嚴重,因而寧願躲在青少年同儕創造的地下社會裡,不願嘗試讓自己融入成年社會,甚至為了反抗成年社會而做出許多不符合主流社會價值規範的事情,導致青少年犯罪與偏差行為日漸嚴重。

我們的孩子都受了傷

查普曼.克拉克盼望透過《我們的孩子都受了傷》一書,幫助更多人了解當代青少年看似桀傲不遜的行為舉止背後真正的意圖:需要成人更多的關心、了解與愛。

克拉克想對全天下的成人說,今天的青少年之所以很不受教,讓人討厭,是制定社會遊戲規則的成年人先毀掉了幫助青少年長大的社會化機制。像是家庭崩解、父母會生不會養;學校師長在乎學生升學率/競爭力,課業成為孩子們的巨大壓力,無人關心孩子們內心世界的真正想法/需求;青少年性愛氾濫,是因為性看起來最像愛,得不到成人之愛的青少年,只好自己想辦法尋找最貼近真愛的贗品。性氾濫的背後是孩子們的孤單寂寞,不是什麼道德敗壞。

若成人不能趕緊修補幫助孩子過度到成人社會,正確長大成熟的社會機制(真正關心了解青少年的需要、想法與心情),背負太多被拋棄意識而長大的下一代,很多人可能會被社會中的黑暗勢力吸收,或者淪落入社會底層,不但個人無法翻身,對於社會秩序也是嚴重的破壞,不可不謹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