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為何世界如此令人厭煩?

By
on
2009-04-01


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為何世界如此令人厭煩?

文/zen

書名:最近比較煩-一個哲學思考

作者:拉斯.史文德森

譯者:黃煜文

出版社:商周

厭煩:哲學怎麼說?

看到書名《最近比較煩-一個哲學思考》,或許讓不少讀者卻步。心裡才剛想,標題說出了我的苦悶(豈止最近比較煩,恐怕已經煩了一年多,面對如此景氣衰退,誰能不煩),正想拿起來拜讀之際,赫然發現副標題竟是「一個哲學思考」。

挖哩勒,「哲學思考」,那不就是又臭又長的邏輯推理與概念論證,肯定很無聊吧?

可是,且慢,副標題左邊一點點,有句文案說「已譯為19種語文,風行全世界的哲普作品」。自我幻想著,如果是「哲普」作品,那應該還好吧?《蘇菲的世界》《哲學的慰藉》就還蠻好看的,也不會很難。也許,這本書沒那麼困難也說不定。

的確,這雖然是本從哲學思考的角度談論「厭煩」的作品,但卻不是嚴謹的學術著作(代表沒有龐雜煩人又難懂的邏輯論證),而是本以散文隨筆的形式,繞著「厭煩」為主題,所開展開的一次哲學性的探索。史文德森這裡所指的哲學,是上接古希臘哲人所說的「愛智」,而非現代學院哲學的折磨。

厭煩始終來自於重複

從書籍架構方面來看,本書分四章,第一章是定義,指出「厭煩」作為一個哲學問題的價值何在?史文德森指出,絕大多數的厭煩,來自於重複,因為重複而提不起興趣。例如打開電影台,老是看到同樣的電影重播;同樣內容的演講被迫聽了十次。

人之所以會感到厭煩,是因為人類熱愛新奇有趣之事,不喜歡無聊的重複。發現有趣之事的新鮮感能,滿足人類的好奇心與渴望,產生愉悅和美好的幸福感,對生命的存在感到充滿意義與價值。相反的,枯燥重複無聊的事情讓人提不起興致,覺得無趣,對存在的意義感到質疑與焦慮不安,因而產生厭煩,希望盡快度過無聊的時光。

厭煩考:從前現代、浪漫主義、現代到後現代

第二章談厭煩的故事,史文德森把厭煩史分為前現代、浪漫主義時代與現代和後現代四期,分別考察歷史上研究過厭煩的重要思想家與文學作品對於厭煩的見解和表述模式。

對前現代人來說,厭煩是有閑階級專屬的生命品質(一般人忙於求生活溫飽,無暇他顧,不懂厭煩)。浪漫主義時代關切人類生命的苦難與存在意義,厭煩是渴求無法被滿足的狀態。史文德森說,受到浪漫主義的影響,人類對自我的關切日深(個人/自戀主義崛起),逐漸沉迷於追求意義,我們預設生命/世界必須是有趣、有意義的,如此我們的存在才有價值。厭煩是對意義的需求未被滿足所產生的感受。

卡夫卡、卡繆與貝克特的等待果陀則毋寧是現代主義厭煩的代表(渴望超越厭煩而不可得)。史文德森發現,厭煩好發於現代社會,是現代性的產物,因為現代社會已經完全被解析、認識,人身處於秩序井然的現代社會中,做什麼都無法提升意義/有趣感受,遂萌生無聊與厭煩。

人類花了大把時間發明科技,替人類節省時間,然而,節省時間之後人卻被迫面對存在意義的問題,把自己搞得更煩。

到了現代,個人的存在與意義等問題早已被拋棄,但卻遲遲無法拋卻厭煩感受,於是人類與世界陷入了巨大的虛無主義,厭煩成了人類存在不可迴避的宿命,只能如薛西佛斯般的接受。

不過,安迪沃荷卻嘗試不斷做同樣的事情,透過不斷重複,從正面去承受/面對厭煩,希望透過喜歡無聊,超越厭煩。後現代思維如安迪沃荷是否真能幫助人類超克厭煩,史文德森不甚樂觀。

分類厭煩:處境的、厭膩的、存在的、創造的

史文德森這本小書算是厭煩史的重點回顧,該談的都談了。不過,就實際生活應用來說,我認為最有幫助的,是第一章中對於將厭煩的分類(厭煩的類型學,p67~72),將一般人感覺無可名狀的厭煩拆解,找出實際生活中厭煩之所以產生的根源。

厭煩的分類法很多,例如米蘭昆德拉與福樓拜都做過自己的厭煩分類。不過,史文德森認為德勒曼(M Doehlemann)對厭煩的分類涵蓋面最為完整,他指出厭煩有四種類型:處境的厭煩(例如等人人卻不來)、厭膩的厭煩(得到太多相同、重複的東西,而所有的東西都讓人感到無趣)、存在的厭煩(覺得活著很無聊,世界一點意思都沒有,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創造的厭煩(被迫創新)。

厭煩:現象學與倫理學

第三、四章兩章分別處理厭煩現象學(討論海德格談厭煩)與厭煩倫理學,這兩章稍有難度,從存在與厭煩的辨證關係入手,考察人類的厭煩的經驗,探討厭煩對於「人類」的模塑所起的影響,以及實際在社會生活中起的作用,試圖從厭煩的角度與其他連結人性品格的概念串聯,試圖找出超越厭煩的生活方式,幫助「人類」進入成熟狀態的作法,例如追尋上帝(加入宗教)或密契主義(例如禪修)。

我在想,從厭煩的角度解讀宗教,所謂的救贖乃是透過彼岸的創造或涅盤的證成好延續人在此世死亡後結束的存在,讓意義延續,化解因為意義的缺乏/消失而產生的厭煩。

也就是說,想要超越/化解厭煩,得建立一套壓抑/消解厭煩感萌生的生活方式,讓人能儘可能處於幸福的狀態中(這也是為什麼幸福論與宗教在科學昌明的現代社會中,持續大行其道而沒有被淘汰的原因),雖然史文德森不認為真的會有效,不過他似乎也提不出更好的「解答」(雖然哲學討論也不是為了找出解決問題的答案)。

厭煩的必然性與超越不可能?

意義早已被虛無主義解構,而意義的缺乏又是產生厭煩的根源,無法被填滿的意義缺口造成厭煩無止盡的不斷萌生,根本無法一勞永逸的解決。只能要讀者承認厭煩是不可避免的存在,是生命存在本身,們只要在每次厭煩萌生時設法超越即可。

史文德森的結論說了等於沒說,讀者們還是找自己覺得有效的方法消滅厭煩吧!信仰上帝也好,努力愛上厭煩也罷,只要對自己有效就好。畢竟哲學家向來只擅長提出問題、思考問題,但對於解決問題,多半束手無策,不用寄望太深。

標籤
相關文章

4 Comments
  1. 回覆

    lyo

    2009-04-02

    看起來挺有意思的書, 在探討厭煩…
    不過要看”解決之道”大概得去看心靈叢書吧
    最終重要的還是自我心理建設^^;;;

    • 回覆

      Zen大

      2009-04-02

      版主回應
      可能要仰賴宗教吧
      人對於此世存有的厭煩多仰賴彼岸救贖
      2009-04-02 14:56:23

  2. 回覆

    lyo

    2009-04-02

    是呀
    我周遭虔誠的教徒都是內心遭遇極大困境時接觸
    然後一頭栽進去的
    現在個個慈眉善目…呵呵

    • 回覆

      Zen大

      2009-04-02

      版主回應
      挺好的ㄚ
      對世界和平有好處不是嗎?
      2009-04-02 17:44:13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