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為什麼鬆土工作很重要?

By
on
2009-04-10


為什麼鬆土工作很重要?

文/zen(本文寫於2009.2.15/刊登於基督教論壇報no.3042)

基督徒人口的成長與台灣文化的依然故我

大概是去年秋天的時候,我在論壇報上讀到,台灣的基督徒人口比例,終於突破全台灣人口的5%,雖然基督徒在台灣還是少數,不過,似乎有日漸增長的跡象。對於這一切,除了感恩,近幾年,教會積極努力推動福音佈道工作,甚至能夠跨宗派的聯合推動大型佈道會,加上許多弟兄姐妹不求個人在世上的問達,默默地熱心為主的福音的事工而努力,都是原因。

對於基督徒人口的成長,我深感信心。只不過,對比於信徒的增長,我們所生長的社會風俗文化,卻仍然是未經清理、爬梳、解魅(更別說福音恩典施洗)的傳統中國文化,則是我比較憂心的。

縱然耶穌基督的救贖,是連帶地拯救了我們所居住的世界,不過,從東方教會所屬的社會光景來看,恐怕耶穌基督的福音,還沒有進入東方社會的文化感知結構中,從根本改變文化組成的元素。以台灣來說,生養教育台灣人的,絕對不是源自基督信仰的價值觀,而是傳統的中國文化。

中國傳統文化是否一無事處(還是有好有壞,必須清理)?東方社會的基督徒該發展出什麼樣的文化?文化是否和人一樣能夠被福音恩、典施洗?代表基督信仰的文化(正統)是否只有源自歐美西方世界的那一(幾)套?這些都是值得花時間深入研究、探索的神學議題,也是漢語神學不可略過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的處理都太過複雜且龐大,非一篇文章所能窮究。

搶救靈魂,也別忘了與社會文化對話

某種程度上來說,台灣的教會界重視搶救靈魂,勝過於和社會文化對話。也就是說,台灣的教會界,相對忽略與台灣傳統的文化價值觀對話,更別說試圖整理、扭轉、修正,甚至建立足以取代構成台灣人的文化價值信念。從教會個人佈道的教導之興盛與暢旺和文字工作的不夠受重視可見一般(化約來看,文字工作面對的思想、世界觀與價值觀的爭戰,面對的不是個別的人,而是人所處的環境、文化、思想、價值信念等抽象概念與社會/組織系統)。

如果說,DNA是決定人的相貌身高等基本體格的先天條件,那麼,文化/環境就是讓一個人長成某一種性格與做人處事態度的後天條件。台灣人之所以和美國人英國人乃至世界上其他國家的人擁有不同的做人處事態度,就是因為孕育台灣人的生活/文化環境,和其他社會不同。

近來有學者研究指出,先天遺傳對人的影響遠不及後天環境文化(大約是25%對75%),可見文化對於人的養成的重要性。

改變文化對於福音來說,很重要。

簡單舉個例子,兩千年來,基督教從中亞傳入歐洲,再從歐洲傳往美澳亞非等洲。某些地方,如美洲和澳洲,因為某些(不光采的)緣故(殖民帝國挾船堅炮利打開了殖民地,以優勢火力消滅了原住民及其文化),傳統文化被剷除,殖民宗主國的器物、思想與制度被整套移植到殖民地。

以比喻來說,殖民帝國的人以大火燒遍了新世界的土壤,燒掉了土地上所有的文化,剷平了福音進入新世界的阻礙。我認為,殖民主義者的殘暴手段的確可議,但是,就結果來說,卻是使得福音能夠迅速的深入新世界。美國因此而能夠迅速的成為基督教信仰,成為基督教國家。

另外,像中國的文革,發生時牽連億萬人的性命,多少家庭破損,將中國傳統文化一股腦不分好壞的清除了,不少傳道人進入中國後,發現當代中國人渴望福音,總是傳了就信。神的奇妙在於,就算是惡,也能化為己用。

中國是硬石土嗎?福音為何無法在中國生根?

基督信仰自唐朝以來就不斷試著進入中國,卻不斷被擋在門外(有政治的因素,也有文化的因素),最後也是十九世紀的西方帝國主義挾其船堅炮利試圖打開中國市場的同時,基督信仰才得以被挾帶進中國,且因為西方殖民者的強勢器物(炮火),中國無法再以政治的方式將基督教往外推。

只不過,政治上的中國雖然無力推掉基督教,文化的中國與中國人卻因為國仇家恨的緣故,明知基督信仰並非什麼壞宗教,始終將基督信仰視為洋教,是外來的宗教,加上基督信仰的某些堅持明顯和文化中國的核心元素相牴觸,又缺乏友善的溝通交流的環境/機會,使得基督教一百多年來,在中國始終無法開花結果。

我認為,中國之所以無法接受基督教信仰,文化是很重要的關鍵。一方面中國人文化情感上無法接受基督教,二方面(西方現代主義思潮下的)基督教也視中國人/文化為外邦人,企圖像剷除美澳之原住民文化般剷除之,於是雙方樑子越結越深。信主的中國人彷彿背叛祖宗,不被當作中國人。

不過,台灣雖歷經諸多殖民政權,卻未曾像西方殖民主義者對待美洲原住民或者掃除一切牛鬼蛇神的文革,一股腦將傳統文化掃除的事件。也就是說,福音想在台灣遍地深耕,基督徒必須得和這塊土地的文化價值觀對話,甚至將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觀埋入台灣這塊土地的底層,成為養育下一代台灣人不可或缺的文化養分。否則的話,到了下一代,基督信仰還得要重新來過。就像基督教東來兩百多年來,一代代不斷重新來過,遲遲無法掀起大復興。

豐收需要好土,好土需要翻鬆、整理

生長在歐美的西方人為何比台灣人有機會成為基督徒?是因為文化的緣故,因為這些國家社會的文化根基中有大量的基督信仰價值觀,文化環境土壤中的基督教元素讓人多了許多接觸福音的機會。

教會致力於推動的基督化家庭的建立為何如此重要?也是同樣的道理。建立基督化家庭,讓孩子在基督信仰的土壤中成長、茁壯,不知不覺地接受真理的教導,日後長大也就多了一份抵抗世俗潮流與異教信仰的能力。

耶穌說過撒種的比喻,種子能否順利生長茁壯,和種子本身的品質,撒種的方法以及土壤,有很深的關係。而種子再好,播種的技術再棒,沒有好的土壤,想要豐收的機會將很困難。種子落在不同的土裡,長成的機會也就不同。

我認為,那土就是環境,就是社會文化。當一塊土地的環境與文化價值觀越能夠和福音相容,福音能夠被接受且廣傳(結出的果子)就越大(多)。如果一塊土地硬得像石頭或荊棘,到處都不利福音傳播與生長的話,福音就算播種出去,也只會死掉,或這被飛鳥叼走。

為什麼孟母要三遷其居?為什麼現代父母要替孩子找好學區,希望孩子「無友不如己者」?都是同樣的道理。好的生活環境,自然能交到好朋友,學習好觀念,長成好模樣的機會也比較大。

身為基督徒,除了要廣撒福音種子之外,試著將種植福音種子的土壤翻鬆,剔除不利福音種子生長的硬石、荊棘,甚至替土壤澆水、施肥,將土地整好,等到福音種子播下時,相信肯定能長出累累果實。

鬆土工作之所以重要,是為了替搶救靈魂的基督精兵預備最好的作戰場地,千萬不要忽略其重要性,盼望教會界與基督徒社會賢達(例如基督徒企業家,學者教授,藝人或其他社會聲望較高的專業人士)能更重視與社會文化價值觀對話的文字與出版工作,讓基督信仰的思想與世界觀能早日遍傳台灣這塊土地。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2009-04-10

    「基督信仰的某些堅持明顯和文化中國的核心元素相抵觸」,
    請問是哪些堅持,又和中國哪些核心元素產生相抵觸呢?
    很有趣、很能引發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思考的文章

  2. 回覆

    格林豆

    2009-04-10

    宗教與文化折衝,是大哉問。記得有一本書,兩頭蛇:明末清初的第一代天主教徒,黃一農著。不好意思,這本談天主教不是基督教。

    • 回覆

      Zen大

      2009-04-10

      版主回應
      不會 其實我反而覺得天主教對於面對文化顯得更用心啦
      感謝你的資料
      有機會我會找來拜讀一下
      2009-04-10 18:15:06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