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我來,我飢餓,然後…~飢餓三十活動有感

By
on
2009-08-17

我來,我飢餓,然後…~飢餓三十活動有感

文/ZEN

(今年適逢飢餓30在台20周年,有一萬六千人在林口體育場參加活動,還有歌手明星以表演共襄盛舉,感覺很像個大派對,熱鬧一點沒甚麼不好,只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這篇文是兩周前寫的,算是一個小小的思考與提醒,有能力做善事的人在經歷苦難哀傷發出感動給出援助之後,還大可以回歸自己的生活,但苦難者卻依然還要活在苦難中,因此,怎麼做才不會讓自己的善行成為反諷是每個人都該好好思考的。)

從新聞報導中得知,一年一度的飢餓三十即將在八月中於林口體育場舉辦。飢餓三十是台灣能見度且知名度相當高的公益活動,每年都吸引不少人共襄盛舉。

飢餓三十的目的很直白,希望招聚一群人在一起,特別是那些平日富裕慣了、衣食無缺的人,透過一段時間的禁食,體會非洲等貧窮國家人之苦,誘發更多人關心貧窮國家的需要,是一個立意良善,又暗含基督信仰教義(禁食禱告)的活動。

我也相信,飢餓三十一定喚醒了許多人關心貧窮與飢餓的問題,讓自己未來的人生放入部分心力來關注這個問題。

只是,偶爾我也不免會想,已經如此盛大成功的飢餓三十運動,是否會變成另外一種派對,雖然不是不好,只是,我總是杞人憂天的想,餓了三十個小時之後的人們,會否因為飢餓,反而更加想吃,聚會結束後三五好友約著就找家餐廳大快朵頤起來。

或許有人會質疑,餓完之後去吃東西補充能量有甚麼不對嗎?當然沒有,只是,我有時候會想,如果花了三十個小時忍受飢餓之後換來的是更多的進食,那不如不要參加。因為,生在富裕國家衣食無缺的我們,在「體驗」完三十小時的飢餓後還可以出門去找各種餐廳填飽肚子,然而,那些希望透過活動被我們看見的貧窮人們,他們的飢餓卻是一直一直持續著,很難有結束的一天。

這樣巨大的落差,不知怎麼地總會在我心裡掀起一股憂慮,並不是說參加完活動不能去吃,也不需要從此苦待自己。如果參與活動的朋友們可以深深的記住自己的幸福與不幸人的不幸,提醒自己珍惜自己的幸福並非理所當然,從此轉換看待世界與家人還有那些幸福的存在,而且也把那些不幸之人放在心上,願意持續地用禱告或實際行動去關心這些人,那麼,我想這個活動的意義才完整。

以研究貧窮社區出名的美國社會學家凡卡德希在《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一書中就曾經自我反省地思考到,當他一個中產階級博士生進入一個貧窮的國宅社區,和那些窮人交朋友,一起體會貧窮。然而,當他看盡人生苦難並且將其蒐集記錄之後,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回到他的中產階級社區,他的研究觀察對象卻依然得留在社區裡,依然得留在貧窮裡。他說,要不是自己一直提醒自己記住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提醒自己再研究之餘想辦法替這些人做一些事情,他的良心不安將會大大地吞噬掉他。

保羅說,「要與哀哭的人同哀哭」,願我們在看見飢餓體會飢餓之後,不會就此離開,而會繼續留下來,持續地對此人間苦難做出回應,不要轉身隨即走進399吃到飽,替自己買一個飽足。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