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是到了正視台灣國債問題的時候

By
on
2009-09-07

台灣破產!資產-負債=-6兆元.jpg
(圖片來源:商業週刊)

是到了正視台灣國債問題的時候

國債淹沒人民的腳目之後

文/zen

(本文寫於2009/8/27,純粹回應商業週刊,論點了無新意拉,算是一點點統整,過去幾年我寫過很多關於台灣的少子化,世代站爭,債務以及社會保險破產的討論的文章,我還記得曾經被人罵唱衰台灣,胡說八道,大概是因為過去沒有主流媒體談,就覺得談這些的人是危言聳聽吧?真可悲,很多事情如果等到主流媒體關切的時候,通常已經快來不及了,好像全球暖化還有人認為是胡說八道。面對輸不起的未來,為何有人能選擇盲目樂觀?說到公共建設與國家發展,我推薦聯經出版的《國家競爭力》一書,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看,就知道舉債是否真的能夠幫助台灣再創奇蹟,財政部長李述德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

最新一期的《商業週刊》(No.1136),發了一篇文章,直指台灣不再是錢淹腳目,而是債淹腳目的時代,因為歷屆政府以各項名義大幅舉債,已經使得台灣的負債(14.5兆)超過資產(8.5兆),淨資產淨是負六兆台幣。

這篇文章還深入檢視了政府舉債的用途(災區重建、擴大內需),讓債務惡化的各項原因(軍公教月退俸、各項社會福利保險的未來虧損,各項公營基金的經營虧損,少子化與人口老化/生產力降低而扶養比激升)。

曾經有人問我,為什麼政府可以幫人民借錢(或者說,生活於現在的人為何能夠挪用未來子孫的財富)?嚴格來說,幫人民借錢的不是政府行政單位,而是人民選出來的立法委員,立法委員掌握政府行政部門的預算編列與審查之重責大任,如果立法委員不通過某些預算,政府行政部門就算想借錢也是沒門。

當政府舉債成習慣,人民遲早得面臨償債壓力,目前台灣每年編列的政府預算中有高達7~10%的金額用於償還債務,而且未來隨著債款逐漸到期與金額不斷攀升,勢必得編列更高的預算來償債。然而,人民卻未必有能力繳得出政府所編列之預算的金額的稅款,因為少子化,人口不斷萎縮,較少的人以較差的經濟體質不可能創造出較高的經濟產值,更別說所得稅和營業稅的起徵基準都大幅下降了。總之,總體經濟產值不太可能再像過去從農業社會轉進工業社會的人口增長時代那樣高度成長(這是全世界發達國家的共同經歷:低/零/負成長時代)。

當政府的債務無法靠其所承諾將會創造的利潤來償還,就只能靠舉新債還舊債,簡直就像刷爆信用卡的卡奴以債養債,沒想到政府希望人民不要做的蠢事,政府自己卻帶頭幹了起來,而且還幹得很開心。

政府的存在應該像網路平台,主要功能是提供優質的公共工程以搭建發展經濟所需的基礎建設(另外再提供人民國防外交警察等維護社會秩序的保護),就好像當年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目的在於幫建立讓台灣順利從農業社會接軌進工業社會所需的基礎建設,李國鼎等人推動新竹科學園區的建設,是為了將台灣推向電子產業而預先準備的基礎建設。

然而,今天的政府舉債推出的公共建設,除了本身品質問題重重,完成後難以使用外,就算能用也對促進國計民生的貢獻不大。因為政府編列行政預算,執行預算的過程中,並沒有讓財富以公平的方式分配出去,並沒有朝創造利潤的方向走,反而出現大量圖利特定群體的優惠政策(如企業減稅,資本利得與海外所得不扣稅,調降遺產稅,軍公教月退俸/福利政策等等,稅收分配不均/統籌分配款永遠吵翻天,我不懂為何不能以人頭計價而要以行政區等級計價?)。

政府之所以樂意大幅舉債(民代之所以樂於通過),一來是因為舉債建設讓政府看起來有所作為(施政表現可加分);二來舉債建設的利益能流到不少人手裡(從財團到個人都有,例如減稅、消費券發放),對於討好選民,拉抬選情有所幫助;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現在的政府借的債並不由現在的政府與人民來償還,實際負責償還的是未來的政府與後代子孫來償還,借錢來花卻不用自己還,當然拚命借了。問題是,如果再繼續以債養債,遲早會像卡奴一樣承受不了龐大債務壓力而破產。

其實除了舉債,政府還有其他方式創造收入,像是整頓國有地,政府手上還有很多具有商業開發價值的土地資產,強化其商業運作,以BOT或租賃形式營運,固定收取費用(而不是像現在的賤賣國有地)。成立國家主權基金,公共財的國有化,強化國營事業效率,提升國營事業營收能力等等,都可以替政府開源(立法嚴格限制舉債行為)。另外,節流也很重要,降低預算中的負債比,徹底落實組織精簡,逐步廢除軍公教過於優渥的福利措施。開源節流雙管齊下,比拿後代子孫的錢亂撒錢來得有效率,也真正對人民有幫助。

某種程度上來說,目前社會上所出現的高失業率、所得兩極分化、青年世代的社會不滿意度日漸升高、人民苦悶、經濟停滯的諸多現象都與政府過度舉債、錯誤投資、資源分配不均有關。如果不能解決政府過度舉債的問題,以及隱藏在此背後的制度不公,台灣很難再展榮景,債留子孫不說,還極有可能淪為像日本一般的M型社會。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