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綠能產業,又擠、又平、又熱的人類世界與文明的出路

By
on
2009-09-08

綠能產業,又擠、又平、又熱的人類世界與文明的出路

文/zen

書名: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全球暖化、能源耗竭、人口爆炸危機下的新經濟革命

作者:湯馬斯‧佛里曼

譯者:丘羽先、李欣容、許貴運、童一寧、黃孝如、蔡菁芳、楊舒琄、顧淑馨

出版社:天下文化

世界不但平,而且還很熱又很擠

佛里曼說,我們所存在的世界,在被電腦與網路等新興通訊科技給剷平(加上共產主義垮台),讓更多人可以因此出頭的同時,也對全球經濟政治氣候環境造成了重大影響,像是為了發展商業而毫無止盡的開採天然資源/能源,造成地球生態環境的崩解,生物多樣性一去不回頭,全球暖化打亂了氣候。

另外,由於醫療科技發達,人口快速成長,我們正經歷有史以來最多人類同時存在於地球的狀況(目前有66億人,未來到2050年將上升到90億人),每個人都想要擁有像美國那樣的物質文明,因而拼命發展經濟,掠奪天然資源,作為工業生產的燃料。

然而,越來越多人靠著被剷平競爭劣勢,以全球為範圍發展自己的物質文明,大量耗費已經越來越稀有的天然資源(例如石油、天然氣、各類礦物),資源越來越少但需求卻越來越多,世界各國/企業為了爭奪有限資源,鬧得不可開交。於此同時,地球氣候與環境被破壞得遍體麟傷,已經嚴重衝擊物種繁衍。

我們的地球光是提供給三億美國人過浪費的物質生活(第三章),就已經快承受不住,如果「美國人」(指擁有美式生活模式的人)的人數增加十倍(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埃及),地球將成為無法居住的死星,地球會因為人們渴望物質富裕而被迫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全球暖化、資源耗竭、物種毀滅)。

然而,人們可望富裕並沒有錯。問題不是節制窮人致富,而是改換一套發展經濟的模型。我們的世界,已經到了再不改換跑道,就得同歸於盡的轉戾點。因為,舊有的工業文明與能源動力使用模式,不堪如此大規模的使用。繼續維持老方法,不是耗盡資源,因無資源可用而滅亡,就是在資源耗盡前搞垮地球生態。

能源氣候年代的到來

佛里曼說,我們正進入一個全新的年代,一個中產階級爆炸性成長,人們渴望美式資本主義物質文明,工業文明耗盡能源,產油國統治/管理世界秩序(第四章,因為人類過於仰賴石油作為文明啟動器,於是,產油國的利用產量/價格便能輕鬆宰制/干預世界各國的經濟政策),天然資源逐漸匱乏,全球氣候暖化與生態多樣性瀕臨崩解的能源氣候時代(第二章)。

除非我們能夠及時讓啟動世界運轉的引擎加入的是來自天堂的綠色能源(指能夠源源不絕的供應的能源(第八章),像是氫、水、風、太陽能)而非來自地獄的能源(指從地底挖掘,蘊藏量有限且短期內無法再生的能源,像石油、天然氣、煤,這些來自地獄的燃料會釋放二氧化碳與汙染,造成全球暖化與氣候變異),以新的綠色/能產業取代傳統能源產業,並且以此為基礎發展出綠色資本主義,創造出足夠多的就業機會,即使修正全球暖化與生物滅種等問題,否則,人類文明將在不久的未來走向滅亡(第七章)。

綠能產業是人類與地球的出路

我們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因為地球生態與氣候環境的惡化程度,遠比過去的科學家所預測的還要嚴峻(例如北極夏季冰川完全溶化的速度,就從過去的2050年提前到2008年)。

佛里曼還打趣的說,改換綠能科技最糟糕的結果,就是科學事後證明全球暖化並不會毀掉地球氣候(指適合人類居住的程度),但我們不過得到一個乾淨無害的生存環境。然而,實際情況是,在全球範圍內日益頻繁的天候異常(第五章,例如美國的颶風,台灣的颱風,混亂的降雨量,南北極的融冰速度,全球各地的嚴重水災、旱災、氣候異常),生物多樣性的崩解,已經明顯干擾了人類生存與農產品生產,如果我們繼續維持現在的工業生產與能源使用模式,氣候會惡化的更快速,物種會消失的更快。而當某些食物鍊頂點的物種消失,將引發一連串的骨牌效應,進一步推倒全球生態與氣候環境。

唯有綠者得永生

佛里曼說,拯救地球沒有輕鬆的辦法(第九章),也不是將家裡的電氣燈泡都換成省電/節能產品即可,而必須從系統性的角度切入,全面的更換/升級國家的能源政策,綠色道路不是一場嘉年華派對,而是一場非做不可的革命。我們該做的不是繳碳稅,中和炭排放量,而是根本性的建立廢除二氧化碳排放的新工業系統(綠色工業),以碳優勢作為未來經濟發展與永續生存的基礎。

例如,我們應該督促政府換掉現在的地獄能源,改用天堂能源,像是大規模輔導太陽能產業,改用太陽能發電,廢掉現在中央集權式的發電系統,將全國的建築物全都安裝上能夠集電的太陽能板,串聯成一套互聯網,利用全民之力來發電,使得人民非但有便宜無污染的電可用,還可以把電賣給電力公司,賺取收入(第十章)。

佛里曼說,與其以威脅、恐嚇、限制要求人民百姓企業國家推動綠色產業,不如以利益推動綠能發展,告訴人民百姓與企業,轉換綠能可以獲得多少好處(第十一章,便宜乾淨的能源,增加就業人口,舒適的生活環境,高淨利產業的來臨等等),人民/企業才會心甘情願的投入資源加緊研究,也才能真正的將整組能源政策往綠色之路推進。

除了全面性的發展綠色能源/產業(從搖籃到搖籃,沒有一分資源是垃圾,全都可回收再使用的商業模型)外,還必須緊腳步,打造能夠拯救物種生態滅絕的挪亞方舟(第十三章),以全球為範圍強化保育工作(例如投入生態復育,培育孩子綠色價值觀)。因為,失去物種多樣化的世界,將無法建立良序的星球新陳代謝,人類文明的成果恐將不保。

我們已經來到人類文明的死亡交叉點,唯有全面綠化,才能有繼續活下去的機會。佛里曼說,更綠一籌的人民企業國家,才能在這波嚴峻的考驗中勝出,存活下來(擁有完整綠能政策的國家/企業,才能在未來勝出),日本北歐做得不錯,美國完全不行(但還有機會改變,且成為全球的典範),中國則是一定得加入,否則就算全世界都綠化,中國卻仍然很紅,那麼做了等於白做(第十五章)。

全球綠化,從現在就開始,各國必須傾全力制定具遠見的政策與有效率的執行方法,我們才有機會在地球生態炸毀之前,搶救人類文明與地球生態,甚至再造新繁榮盛景,將人類推往下一個文明階段。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