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濕節水才是政府該做的事情

By
on
2009-09-15

濕節水才是政府該做的事情

文/zen(本文寫於2009.9.5/乾節水當然也很重要,只是政府單位要做的應該是更宏觀且從結構制度面改善供水效率做起,而非放任供水效率不彰卻要求人民節水.)

莫拉克颱風還未肆虐台灣之前,因梅雨不來飽受乾旱之苦的台灣,政府祭出了贈送節水片給民眾以推廣節約用水。根據資料指出,節水片約可幫民眾節水3%。

政府有意推廣節約用水是好事,畢竟在氣候極端化的今天,旱澇無定的情況下, 何時會缺水沒有人知道。

只不過,節水其實有分兩種,一種是紙上談兵的乾節水,一種是真正落實節水制度的濕節水,我們的政府似乎對於較能討好社會輿論的乾節水比較有興趣,對於真正能落實節水的濕節水政策立法和推動卻是興趣缺缺。

刷牙時水龍頭開小一點,家戶水龍頭裝節水片就是乾節水(不是說乾節水不重要,只是那個不應該是做為政府的首要節水政策);改善水管漏水,農工民生用水資源分配問題的解決才是濕節水。

台灣的農業用水約佔70%(122.20億立方公尺/含抽取地下水),工業與民生用水30%(工業用水16.14億噸,生活用水29.13億噸),政府若真要落實節水政策,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提升農業和工業用水(兩者約佔總用水量的80%強)的效率。

農業用水效率的提升,研發讓寶貴水資源從水庫抵達耕作區時流失率低的輸水灌溉設備,減少水資源因日曬、土地吸收等原因而造成的浪費。養殖漁業如何提升水資源的回收再利用,而非不斷超抽地下水。

工業用水部分,應該提升工業用水的廢水回收(中水)使用率之提升。日本的工業廢水回收率高達87%,台灣卻只有51%,還有相當程度的提升空間存在。此外,除了提升廢水回收使用率外,當工業用水有可能發生與農業與民生用水爭水的情況時,應該要求工廠自行設置淡水處理系統(可給予稅負補貼),引進海水自行處理利用,盡量不要利用寶貴的農業與民生用水(這兩種水最後都是要給人吃的)。

還有,整修老舊水管,降低漏水工程應該加緊腳步擴大進行(最可悲的是,就算落實了水管更新工程,也只能在2012年勉強達到世界平均水準的18%,還遠不及鄰國日本,日本的水管漏水率只有3%)。台灣的水管漏水率遠超過世界平均值(18%),高達20~30%(基隆甚至高達37%,台北也有22~24%),若換算成水資源,每年光是水管漏水漏掉的就有三座翡翠水庫,約12億噸,遠比全台民生用水都使用節水片省下來的還多(30億噸民生用水節水3%不過1億噸)。如果政府放任水管漏水率高居不下,卻要砸大錢發節水片給民眾,要求民眾末端節水,但卻放任水資源運送途中白白流失兩成以上,這不是本末倒置嗎?這還不算水庫淤積情況無法改善,蓄水量逐年降低。

台灣擁有豐沛的水資源,只是因為地型與季節性因素的影響,水資源來得非常不平均,必須以人為手段提升水資源的蓄存與利用率,政府不從國土保持的宏觀面去規劃建立節水社會,卻花錢大搞節水片,那跟經濟疲軟不思考產業轉型卻發消費券來刺激景氣有何兩樣?都是補破網式的政策,砸大錢但卻連救急都很難,不是白白浪費納稅然的寶貴稅金嗎?台灣的負債難道還不夠多嗎,還能放縱政府任意妄為的推廣一些本末倒置的錯誤政策嗎?

政府教育民眾節水觀念的落實固然重要,但應該從教育與觀念下手,政府該做的是節水社會制度的建立,讓社會上的水資源能夠暢其流、充分利用才對。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