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不被正視的大學流浪教師與失業博士

By
on
2009-09-16

不被正視的大學流浪教師與失業博士

文/zen

(本文寫於2009.8.28/每次談博士問題就會引來唸博士的人的抗議,甚至頗有不少你又不唸博士沒資格批評博士之事的奇怪論點.但其實不必跟我抗議,我只是根據統計數字推算市場供需推定未來博士就業情況,談的是社會集體行為,無意對個別攻讀博士班的人進行批判或攻擊.)

今日見報,得知興國管理學院因為招生不足問題,有意和在校教師解約或資遣,雖說校方指稱僅十餘名教師遭受解聘,然而,這不過即將崩解的冰山的一小腳。

近十餘年來,台灣大量開放高等教育,大學從近百所上升至一百七十餘所,廣開大學方便之門的同時,大學生增加了,也增加了不少大學教授。

今年考進大學的學生,約莫是1990~1991年出生的人口,這兩年的新生兒出生率是335618與321932人,報考大學指考的人數跌破十萬人(這中間當然有很多是因為走推薦甄試等多元入學管道稀釋了指考報名人數)。

也就是說,擁有33萬人左右的新生兒人口的台灣,目前想要填滿眼下大學所開出之學生缺額,已經有困難。雖說目前遭受衝擊的多屬新升格/成立的少部分私立學校,而且也都透過獨立招生等方法填補了學生缺額嚴重的問題。

不過,那也代表,要維持台灣目前所有的大學運作,需要每年有33萬以上的出生人口才行。然而,台灣的生育率卻是不斷下跌的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與網路泡沫化)正式跌破30萬,僅271450人,雖說兩年(2000)後的龍年加千禧年讓出生率回升到30萬,但隔年隨即又跌破30萬(260354),且此後一路走跌,到2005年只剩20萬(206465),也就是說,十五年後的台灣高等教育,至少得短缺三成的學生,將有三分之一的大專院校系所被迫關門,屆時不知有多少流浪教授或者根本找不到工作的博士。

特別是近十餘年來台灣的大學廣開碩博士之門,招收了大量的碩博士。1997年,台灣每年在校博士生約一萬人,到了2006年的十年後,在校博士生高達三萬,增加了三倍。若說理工科碩博是早有先見之明不一定選擇大學教職,還可轉戰電子產業需要高技術的工作,但文法商科的博士生有此認知的恐怕少之又少(而且這還不算出國唸博士回台找工作的)。

也就是說,博士人口在十年內增加了三倍,但是未來可以成為這些博士的學生人口卻少了三成,兩者一來一往,未來博士失業問題將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別說往後從學校畢業的博士找不到大學教職,就是現有大學裡的教授們,也很可能因為學生不斷減少而被迫被資遣或解雇,亦或轉為兼職。

雖說目前台灣的教育界已經為了國中小流浪教師問題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但國中小教師多是學士或碩士畢業,轉職相較於博士來說較為容易。國家花了那麼多錢培養了那麼多博士(唸個博士得要四到七年,畢業後多以三十歲以後),結果最後只是變成找不到工作的中年失業人口,那不是很荒謬嗎?

如果政府不能正式高等教育未來必然會面臨的招生困境,以及隨著招生困境而來的流浪教授與失業博士問題,及早提出解決辦法(例如設置大學退場機制,縮班減系,停止再開放碩博士名額,且反向縮編),台灣未來的高等教育恐怕將是四方(社會、學校、教師、學生)全輸的局面。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