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為神「易」發怒?

By
on
2009-09-20

為神「易」發怒?

文/zen(本文發表於基督教論壇報)

基督教在華人社會,至今依然持續和死生大事的民俗習慣格格不入。

偶爾總會聽說一些弟兄姊妹,由於家中親族長輩還沒有信主就謝世,本人就算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身後事也多半由家中其他親族長輩代為決定,選擇了非基督教的入殮與喪葬儀式。

基督徒面對親人喪禮的非基督教儀式,有的人能寬容視之,以自己可以接受的方式參加喪禮,有的則像是非要捍衛甚麼一樣的絕不妥協,把非基督教儀式的喪禮全都當作魔鬼撒旦,當作十惡不赦的罪,為此和親族大吵大鬧,傷了家人和氣不說,甚至反目成仇。

遺憾的是,我自己身邊的親人就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信主之後,非但沒有更加孝順父母,幾次對父母微言大義的傳了福音卻不見「悔改」之後,就認定他們無可救藥,把不信主的父母當作魔鬼般仇視,刻薄以待,甚至不讓父母看自己的孫子,盡量就避不見面,見著面不像親人、反倒像仇人,往往說沒兩句話就因為信仰的差異吵了起來,還不時搬出聖經當作評判父母行為錯誤的標準。後來兩老陸續謝世,這位基督徒雖然出席了喪禮,但卻從頭到尾臭著一張臉,絲毫不見哀戚之情。

我認為妥協,不是要我們毫無抵抗地順從不合聖經教導的事情,例如在喪禮時拿香跟拜,而是體恤喪家的哀戚之情,不在當下從自己的信仰立場做出過多的指責,強爭對錯,而是懂得尊重喪家的選擇(即便我們認為是錯的也要尊重),但也不因此而放棄了自己的原則,努力為雙方爭取彼此都能接受的折衷。好比掃墓,如今許多人能接受基督徒子孫不拿香改拿鮮花;好比參加喪禮,也越來越多人尊重基督徒不拿香拜拜的權利(至少我的兩個長輩過世時都尊重我的信仰,也都在生前特別吩咐了主喪者要尊重我的信仰),我認為就是一種合宜的妥協,是一種彼此體恤。

信仰上或許我們認為自己守的是真道,但也不能因此就罔顧世俗人倫主次不顧,做出違反社會規範或倫常教導的事情。

假設,因為親人生前未能信主(仔細想想,很多時候親人不信主是我們的責任,因為人不信主較多是我們的見證不好讓人不願相信,較少是人心剛硬不肯信主,亦或者說人心剛硬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的見證不好),選了非基督教儀式,身為晚輩同時也身為基督徒的我,豈可只顧自己的信仰不顧喪家之心情與倫理次序,只從「我的宗教…」的角度出言指責批判杯葛…,鬧得雙方僵持不下,甚至家人反目成仇。

聖經要人在世孝敬父母(這是帶應許的第一條誡命),我相信上帝的意思是,縱然此時此刻您以信主而父母家人尚未信主,尚不了解信仰與福音,尚有自己堅持的價值觀,雙方對許多事情沒有共識仍有爭持,但做人晚輩的依然要懂得孝敬父母,以禮相對。信仰的事情,我們只能多禱告,信主的時刻,只有神明瞭人不能明白。

對於生我育我的父母更應該以孝敬為先,為人子的絕對不可以拿著上帝的教訓來指責父母。否則,未信之人會怎麼想?會否認為你有了神就拋棄父母?這是中國人最不樂見之事,豈能不有紛爭從此而出?更讓神蒙上不白之冤!

信仰關乎終極救贖,弟兄姊妹因著愛渴望將美好的福音傳和人分享,領人信主,但是神既然給了每一個人自由意志,自行選擇的權利,我們就應該尊重,做自己該做事情,然後把一切接受與否這件是藉由禱告交託給上帝,或者尋找教會內有過同樣情況的弟兄姊妹的幫助,切莫因為自己沒了耐性,就順著個人的血氣去行,福音傳不動就搬出上帝咒詛那些傳而不信的人,卻說是替神發義怒,那恐怕會讓我們的主在不認識祂的人面前被誤解,蒙上不白之冤。

人的罪自有神會裁決,不用勞煩人扮演上帝的代言人,更何況是面對自己有養育之恩父母家人,盼望我們能更有智慧的面對文化差異,避免不必要的衝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