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超越社會藩籬的真愛故事

By
on
2009-09-24

超越社會藩籬的真愛故事

文/zen

書名:悲喜邊緣的旅館

 

作者:傑米.福特

譯者:張琰

出版社:馬可孛羅

捫心自問,如果,你是生活在1942年的中國裔美國人,卻愛上了日本裔美國人,你是會不顧一切社會評價地勇敢追求真愛,還是妥協於扭曲的社會道德壓抑自己的真心?

傑米.福特的《悲喜邊緣的旅館》,說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來自廣東的華裔第二代亨利,愛上了美籍日僑二世惠子。亨利與惠子明明都是美國人,但卻因其出身、種族,以及當時的國際局勢而被迫處於彼此敵視的雙方,明明對於白人來說中國人與日本人幾乎是無法從外表上分別,但卻因為遠在東方的戰爭迫使生於斯長於斯對於祖國毫無所悉的二世們去承繼那些不該屬於他們的仇恨與敵對。

亨利才不管1942年的美國社會對日籍美人的態度,他真心的喜歡惠子,想跟它做朋友,即便會招來地皮流氓的嘲笑作弄與毆打,即便被自己的父親所厭惡責罵,即便被廣大白人社會所不解,但是為了惠子,亨利不顧自己很可能會被誤認為日籍美人而無法離開集中營的危險,一次次地探望惠子。

亨利和惠子都不願意承受命運既定的安排,他們無視國際關係所硬強加在他們身上但並不屬於他們的仇恨,單純的以人的樣貌和對方相處,相知、相戀、相守,彼此珍惜。

生活在一個在充滿各種歧視與偏見和扭曲的社會價值觀的世界中,卻能夠拋開一切人為的枷鎖,將人只是當成一個赤裸裸的人看待,以人對人的坦然態度,與那些被我們的人稱之為敵人的他者邂逅、相知、相戀、相守實在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別以為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社會藩籬不再能夠隔開真心相愛的兩個人。人類永遠會創造出新的「他者」以供「我群」仇視、憎恨,為的是滿足少數既得利益者,但卻犧牲了無數善良小老百姓的幸福。不是種族,就是階級,再不然就是年齡、性別,亦或者高矮胖瘦,財富有無…,簡言之,甚麼都可以用來作為拆散愛情的理由。

遺憾的是,加諸於人身上的社會價值總是勝過人本身,即便那是扭曲而錯誤的,但在社會中能夠看見其錯誤,並且不顧扭曲社會價值觀而遵循內在之聲而活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我們都是受制於一定社會條件制約下的有限社會人。這也是為什麼反對亨利與惠子之愛的人多勢眾,而支持者少且無力對抗反對者。

其實,像亨利和惠子一樣,彼此相愛但卻無法相守的故事,不斷在社會不為人知的角落裡上演。不過,作者無寧是良善的,他讓這對因故無法相守的戀人在年老遲暮時重心邂逅,彷彿分隔的四十年不曾存在一般,替這段感人的戀情烙下了美好的句點。

《悲喜邊緣的旅館》給了我們一個美好的愛情故事,更以此故事為本,提醒人們重新理解那段不該被人遺忘的歷史,看見大歷史強加在小市井身上的傷害,記取教訓,盼望我們都能讀懂《悲喜邊緣的旅館》想傳達的訊息,成為勇敢堅持破除社會藩籬而非搭建高牆的人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