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煉金術

都是勞方不識大體嗎?—關於畢業生找不到工作,企業找不到人才之我見

By
on
2009-09-25

都是勞方不識大體嗎?—關於畢業生找不到工作,企業找不到人才之我見

文/zen

日前,人力銀行業者針對今年畢業之社會新鮮人做了一份調查研究,報告指出,迄今為止國內仍有十萬名左右的社會新鮮人找不到工作。弔詭的是,雖然有許多社會新鮮人找不到工作,但卻有56%的業者認為求才者雖多但人才難尋,47%的業主認為「求職者的專業技術不足」是不與錄用的主因(另外一點則是社會新鮮人要求起薪過高,社會新鮮人要求的2.6萬比現行願意給予的2.4萬多兩千)。

對於這則消息,我驚訝的發現,幾乎所有媒體全都不約而同地站到企業主那邊,對於社會新鮮人專業能力不足和要求起薪過高頗有微詞,言下之意,頗有是求職者能力不夠又要求過高薪水,才讓企業主怯於聘用。

然而,筆者不解的是,對於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初投入職場,公司能委與甚麼重責大任?多半都是從業務或行政助理幹起,從事的是公司最底層的庶務工作,這些工作,需要甚麼樣的「專業技術」(或許電子業需要專業技術,但其起薪也遠超過該統計所公布的平均薪資,因此可以大膽地將電子業就業狀況排除不計)?

當一個研究報告的結果矛頭指向求職者的能力不足,卻不檢討企業主不願培育人才的時候,基本上已經有了預設立場,那就是為老闆/企業發言。這樣的研究報告,反映的只是研究者對於台灣就業市場的主觀「意見」(只是以統計數字來佐證),而非客觀事實(因為在所公布的報告中看不見對企業主的檢討)。

此外,「求職者的專業技術不足」除了求職者本身在學時代不夠認真以致於沒有培養出社會就業應該具備的技能外,現行大專教育過於研究導向,基本忽略畢業生的謀職需求(白話來說,就是大學教育教太多理論而不教實際工作技巧,這應該是教育部或學校的責任,是結構性的問題),出社會自然有落差。問題是,這個現象長年以來一直存在,過去台灣的企業主也都願意挑選有資質的人才加以培訓,今天研究中所談到的企業主們卻以「求職者的專業技術不足」作為拒絕錄取之理由,會否反映了當前企業在金融海嘯過後縮減教育訓練經費,不願意自己花時間培訓員工,希望將員工培訓轉嫁給其他單位的可能性。

至於求職者要求薪資過高的問題,似乎也暗含求職者不識大體,不懂景氣惡化,竟敢開出不合市場要求的薪資的指責意味。然而,我不禁想反問企業主們,近十餘年來台灣的社會新鮮人起薪不斷下跌,企業主只是不斷以大環境景氣不好為由要求社會新鮮人共體時艱,的確有許多人因為經濟壓力而被迫共體時艱,但是,我卻看不出台灣的企業主有利用員工願意共體時艱的付出,積極努力改善公司體質、提升競爭力?我看到的反而是台灣的企業主不斷拿中國大陸的低薪與耐操來和台灣的社會新鮮人比較,找各種理由壓低求職者的薪資與福利,甚至威脅大不了出走中國不在台灣開業,完全不思考企業主該如何改善企業體質,只想從員工的薪資下手節約,至於公司沒賺錢是產業景氣不佳還是公司轉投資失利(也就是說,其實是老闆的錯卻要員工承擔結果),全都避而不談。

同為亞洲四小龍的南韓畢業生起薪高達六萬台幣(人家還承受過東南亞金融風暴與金融海嘯),台灣卻倒退到十三年前的水準,僅剩2.4萬餘元。台灣的求職者這十餘年來難道還不夠與企業主共體時艱嗎?當企業主指責求職者的同時,是否反省過自己?十年來台灣的景氣遲遲無法復甦,公司遲遲無法獲利以致於無法提供優渥薪水難道也該把責任算到社會新鮮人頭上嗎?

如果我們的社會輿論放縱求職市場上指責勞工力挺企業主的偏頗言論繼續發酵,則勞工永遠只能處於被剝削的弱勢,不但薪資被剝削還要被責怪不懂共體時艱,至於企業主則完全不用負擔經營無能、升級失敗、決策錯誤的責任,繼續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繼續責怪大環境不景氣,責怪求職者不願共體時艱。

不對的事情就應該抵制、反抗,提醒那些犯錯的人覺醒,而不是提供一些助長犯錯者自我合理化的扭曲言論來掩蓋事實真相。不是勞工不肯吃苦不肯共體時艱,而是企業主要求的配合條件一年比一年苛刻,已經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就業市場的勞資不平等問題長期存在卻遲遲無法解決,再繼續惡化下去恐怕不利台灣就業市場的發展。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