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究竟是為誰而辦的聽障奧運?

By
on
2009-09-25

究竟是為誰而辦的聽障奧運?

文/zen

(本文寫於2009.9.6/聽奧在媒體一片歌頌,市長自我感覺良好中閉幕了,我想,聽奧的最大問題就是國人無法發現聽奧的問題.聽障奧運,應該是聽障自主,聽障自治,聽障自享的一場運動盛會,城市行銷應該只是附加的,聽障人士不該也不用去背負這樣一些與其無關與政客賺取名利選票有關的責任.後來就連賴導自己也意有所指的說這些活動他其實也很無力.

做不到聽障自主,其他都是假的.

我對於政客把手伸進來把一切搶走感到很憤怒卻有無奈,看著台北市長與那些高級文官不斷浪費百姓納稅錢搞出一個又一個的窟窿,從敦南北自行車道到貓覽到柵湖線到台北市公車站牌到公車站的垃圾桶,地無三里平…,罄竹難書,但似乎市民依然自我感覺良好,依然無所謂)

*

2009年9月5號晚上七點半,號稱亞洲第一次的台北聽障奧運開幕典禮,歷時三個小時的聽障奧運典禮,全球目光焦點均是台北的藝文界能端出甚麼樣的表演來嘉惠聽障奧運?

大會還找來賴聲川等台灣首屈一指的藝術文化表演團體共襄盛舉。我為了體驗聽障人士觀看此次表演可能的感受,特地以靜音收看電視轉播。遺憾的是,一整場聽障奧運開幕表演觀看下來,呈現出聽障特色的表演項目少之又少,這完全是一場以聲光結合取閱聽人的表演,一些有聲音輔佐的時候非常棒的表演,將聲音關掉之後幾乎成了鬧劇,就更別提一把火燒掉的那場慘劇了,丟臉都直接傳送到全世界去了。

我不知道聽奧開幕典禮籌備委員有無考慮到聽人的感受,推出那麼多必須靠聲音輔佐才能彰顯其美好的表演活動,聽障人士究竟能感受到多少?

或許這樣苛責籌備表演的單位很不公平,其實我也無意苛責這些單位,只是想反映出台灣對於聽障文化理解之貧乏,就算請來頂尖聽人文化藝術工作者也一樣,很難感同身受的設計出關掉聲音依然吸引人心的震撼表演(又,聽奧開幕典禮籌備委員似乎也不怎麼看見聽障人士的身影,目光都只有賴聲川了)。

其實,不只聽奧開幕典禮,早從聽奧的宣傳廣告,到聽奧藝術月,我很努力的尋找,卻都很難發現聽障團體的身影,無論是公開展台宣傳聽奧的知名人士(不是政客就是藝人,而且九成九都是聽人,但聽障奧運不該是聽障人士來主導的體育活動嗎?),到聽奧藝術月的各項表演活動,活動可能很精彩,但完全就是以聽人為主體,聽障人士早已被排除在此次的聽障奧運會之外,比配角還不如。

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台北市場郝龍斌要不斷地出現在聽奧的宣傳場合,不去管管那些更該被關心的貓覽與柵湖線,管新流感疫情,管敦化南北路的奇怪單車自行道,管大台北混亂的交通和永遠不平坦的道路…,只是不斷地出現在聽奧宣傳場合,排擠了原本才應該是主角的聽障人士。

看完聽障奧運開幕典禮,我更可以確定這是場由聽人主導的聽障奧運,聽障人士只能作為運動選手出席比賽,其他表演與活動舉辦都和聽障人士無關,權力與資源全部掌握在聽人政客的手上。我想,這才是所謂的政治干涉體育吧?我希望未來的賽程裡,至少把聽障奧運還給聽人,不要再有聽人搶盡風頭而聽障選手只能淪為跑龍套的配角。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