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由小見大—從高職老師看不過去學生頭髮太長而出手談起

By
on
2009-09-26

由小見大—從高職老師看不過去學生頭髮太長而出手談起

文/zen(本文寫於2009/9/12,台灣不知道何時才能在社會生活中落實民主,而非光只有政治領域有著一個形式民主。)

今天在報刊上看到一則小新聞,說是台南某高工老師因為學生頭髮太長,屢次要求理髮,學生相應不理,最後老師氣不過,把學生抓過來做勢要幫學生理髮,而該名老師的作為被其他同學用手機拍下後上傳網路,引發討論。事後校方承認確有此事,但因為老師沒有真的動手剪髮所以不會處分,教育部針對此事件也說教師宜應勸導不可動手也不可懲罰,因為高中職早已解除髮禁。

從這起事件的發生,反映出台灣的高中職教育人員,至少在心態上依舊活在我是老師,我是權威,我講的話學生應該要服從,即便老師根本沒有資格去講那些話,但老師還仗勢師尊之威想要學生直接服從,就連教育部也是一個樣,心態上還是上對下的威權掌控主義。

髮禁的解除,除了是破除威權時代對人的身體主導權的不當管理之外,更是將人的基本人權(身體使用權)還給人自己,只要不是違法之事(例如自殘、吸毒、未成年吸菸),人理應有權自行決定自己的身體使用權,就算是老師,也不能只憑著自己因為是老師而從地位上所獲得的權威來要求學生服從,更沒有任何權利可以因此而對學生動手,就算該名老師沒有真的拿剪刀剪掉學生的頭髮,他因為學生不服從他的觀點而對學生動手(發生肢體接觸),就已經是錯誤。

教育部也是一樣的,甚麼叫做只能勸導不能懲罰,基本上,學生只要沒有違法,學校就沒有資格過問學生的行為,不能因為過去殘留的價值觀和現今社會牴觸,而執教者自己較不支持當前的價值觀就強將自己的價值觀視為正確,將學生的價值觀視為錯誤,於是出言批評或「勸導」。就頭髮一事,老師能管的頂多是學生太髒老是不洗頭因而發出臭味嚴重其他人的時候,而且也應該是找家長來處理,不是自己動手管(實際上,不少學校都還有軟性的髮禁,例如頭髮雖可留但不可太長不可染不可作怪…,這些其實都是違法的)。

要我說,老師應該勸導的不是那些在頭髮上作怪的學生,而是那些太乖巧不懂在頭髮上作怪的學生。這些人或許愛在頭髮上作怪讓老一輩的人看不下去,但是,換個角度來看,這些愛在頭髮上作怪的學生其實正在努力追尋合適自己的美學,美學教育是我們過去的教育最缺乏最打壓最扭曲最需補充的部分,髮禁的解除除了還學生身體自主權外更讓學生有了機會培養美學素養。

如果我們要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擁有一席之地,就必須趁早破除依舊存在於教育圈中的不證自明的上對下威權關係,今天的年輕人不會因為某人是老師就尊重(因為孩子認為太多的大人都太壞而不值得信任),老師要被尊重是需要自己去贏得學生的信任與接納的,要能以孩子能懂的語言跟他們溝通、講理,如果做不到,或還想抱持威權心態去管教學生,教育現場就還會繼續發生老師惱羞成怒而管教過當的事件。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