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火紅的國家考試潛藏社會發展隱憂

By
on
2009-10-03

火紅的國家考試潛藏社會發展隱憂

文/zen(本文寫於2009/9/16)

一年一度的高普考放榜了,今年高普考總計有12萬2597人報名,創10年新高,高等考試三級考試5萬6057人,普通考試6萬6540人;全程到考8萬1568人,共錄取3423人,高考三級考試錄取率5.81%,普通考試錄取率2.84%。

從高普考的統計數字來看,報考人數已經超過大學聯考不說,錄取率更是不斷創新低,與高達95%以上錄取率的大學聯考相比,高普考如今才是真正的聯考,真正的窄門。台灣放寬高等教育入學門檻,不過是延後殘酷的競爭事實,從高中畢業延後到大學畢業。

再深入解讀高普考錄取名單之統計分析,不難發現一些有趣卻令人憂心的現象。

第一,媒體歌頌、推崇大學尚未畢業就通過高普考考試者,認為這是在不景氣就業環境持續惡化情況下,還沒大學畢業就能取得終身保障的鐵飯碗,令人羨慕。

然而,我卻有不同的看法。無論高等教育最終是為了走上研究之路或取得就業市場所需之專業技能,在台灣變相大量開放大學之後,大學的功能似乎已經無法被學生所肯定,於是有越來愈多人一進大學就開始準備高普考,以盡快取得鐵飯碗的國家考試資格為首要考量。如果我們的大學生都只想著考上高普考,那麼,國民還應該支付大量的稅負補貼於高等教育之上嗎?那不是浪費國家資源嗎?想要通過國家考試,去上補習班就好何必唸大學,還要浪費納稅人的寶貴稅金?

第二,無論高普考,平均錄取年齡落在28~29歲之間,以22歲大學畢業,24歲碩士畢業計算,也就是說投入高普考準備的考生,平均得花上5~7年的時間才能錄取,而且那還是幸運被錄取的少數份子,絕大多數人只能陪榜。

當一個國家的青壯年,最寶貴的勞動力資產,每年竟有十餘萬人只想著擠進率取路不到5%的高普考窄門,若考慮到考生的作息生態,許多人想必無法全心投入工作(或者說也無心投入工作),找兼差打工或者乾脆住在家裡讓父母養的情況如果不斷飆升,是對於國家勞動力與競爭力的嚴重浪費。

更令我感到不解的是,台灣社會變成一個公民寧願花5~7年的時間去準備一個國家考試,卻不願意將同樣的時間花在職場上打拚,這樣的國家的就業結構與經濟景氣是否已經惡化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只是政府相關單位不願正視這個問題?新加坡與香港的公務員收入都遠比台灣好,但報考公務員的熱烈情況似乎也沒有台灣來得高?公職報考熱潮是否反映了台灣人對於未來景氣長期看壞,不認為在民間單位工作有機會賺取超過公務員的薪水與福利,因而寧可花好幾年的時間準備公家考試也不願意投入民間公司?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無論景氣是否長期惡化,當國民普遍認為公務員是鐵飯碗,而且實際上公務員起薪和福利也比民間公司來得好(也許電子業除外),未來公務員是否將形成一個新貴階級,自成一世界。然而,公務員的高薪與領到死的月退俸與各種福利卻都是由人民納稅錢支出。

當台灣的經濟長期停滯,百業蕭條,賺不了那麼錢,繳不了那麼多稅,再加上人口萎縮,人口老化,退休免工作領月退俸到死的時間比工作服務的時間長的不合理情況肯定會越來越常發生(公務員服務25年就可退休,但很可能退休的公務員能領超過25年的月退俸),未來公務員勢必成為國家財政的一大負擔,當國家財政無力負擔,最後不是百業更加蕭條,就是放手讓通貨膨脹好將鐵飯碗的薪資福利貶值,再不然就像破產的美國加州一樣開始裁減公務員。

公務員是否真的是永世不破的鐵飯碗,是否人人都應該擠破頭去搶,真的需要深思熟慮,免得將來後悔。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