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自由貿易,究竟是為誰好?

By
on
2009-10-08

自由貿易,究竟是為誰好?

文/zen

書名:告別犬儒—香港自由主義的危機

作者:許寶強

出版社:牛津大學(香港)

關稅壁壘真的不好嗎?貿易保護主義其實沒那麼糟!

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告訴人們,沒有政府干預的市場經濟是最好的,沒有關稅壁壘的國際貿易才能令世界各國經貿快速發展。

然而,實際情況又是如何?

自由主義學者所宣稱的市場經濟,根本只是一種架空的理論模型,別說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可能沒有干預行為,就說自由主義提倡的市場經濟的前設是人為理性思考的動物,所有決策不受其他非經濟因素干擾就不可能,更別說人心充滿欺詐、詭騙。

此外,干預市場會打亂市場,導致貧窮等論述,不過是根據理論模型所推倒出來的結論,實際從經驗研究(美國經濟學者Dani Rodrick)來看所呈現出來的結果指出,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降低貿易壁壘能使經濟成長,也不能證明關稅保護等政策干預會導致經濟受損,研究證據甚至支持有效的政府干預。以台灣來說,經濟成長最快的時期是威權時代以中央集權手法推動民生主義計劃經濟。

遭受自由主義批判打壓的貿易保護主義,實際上根本沒那麼糟,反而比自由貿易國家更能促進經濟發展。

虛幻的自由經濟—這世上根本不存在自由主義市場經濟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曾存在過完全的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就連老牌自由主義國家英國,也是靠個搞圈地運動和窮人法(政府干預),造就了一個自由的勞動市場。自由主義經濟學者的邏輯推理讀起來很愉快,也讓人產生若真能如此該有多好的想像,然而,許寶強在《告別犬儒—香港自由主義的危機》一書中提出質疑,究竟這些自由主義經濟學理論是社會科學理論,還是一種修辭學技巧!?真正的社會科學理論必須建機在扎實且大量的經驗研究證據,而非光靠雄辯術來建構理論。

納歐蜜在新書《震撼主義》中也舉出大量的例子來反駁自由主義經濟學者,駁斥其為了建構完美的理論是如何扭曲經驗事實,她特別挑出震撼療法大師的作品貧窮的終結書中的內容來批判,舉證歷歷地指出大師書中說法和歷史事實不符的地方。

自由主義經濟學在1980年代以後因著美英兩大強權領導人的支持而大力擴張其學說,以壓倒性的優勢將學說內容散步到全世界,鼓勵世界遵循。然而,結果卻是在2008年引爆金融海嘯,禍延全球。因為,這些個倡導自由放任的經濟學學說根本一點都不自由也不放任,反而是建基在流氓國家的政府派出的經濟殺手、豺狼,在全世界到處作亂,煽動內亂與政爭,再趁機奪取這些國家的經濟命脈,使其淪為美利堅帝國(經濟圈)的附庸。

香港經濟並不自由

許寶強則深切的反省了主導香港發展的自由主義經濟學說,並從證據面提出有力批判,像是最低工資與最高工時的限制並不會影響經貿發展(香港乃是沒有最低工資與最高工時限制,主流論述認為最低工資會讓失業率增加),扶貧方案並不會造就一批好吃懶惰的社會害蟲,取消遺產稅並不會讓資金回流活絡市場(實際上只會讓資本積累變得更加不平等,因為富者恆富的現象可以堂而皇之的延續下去,造成跨世代貧窮的制度化),香港不是自由主義的天堂,保護主義並非毒蛇猛獸,干預市場也不會造成市場萎縮,而自由主義經濟所承諾的樂土其實也沒那麼美好,真正能獲利的都是財團資本家。

不患寡而患不均—實踐自由經濟的噩夢

我們的世界放縱放絕對放任主義走得太遠,自由主義市場經濟讓財團與資本家大賺其錢,但卻因為廢除了工會等保障勞工薪資的團體,而讓資本家可以堂而皇之地將各種利潤轉移到自己手上,連殘羹剩飯都不願留給工人。當前社會所得M型化,貧富兩極分化,1%的有錢人掌握99%的社會財富,就是人們放縱自由主義經濟的惡果。許寶強說,推行自由主義的結果是讓時間和空間資源都落在富裕階層或有權有勢者那一端,社會資源往高收入社群流,而平民乃指貧民那一端則是連基本的醫療保健的獲得都越來越困難。

自由貿易,說穿了只有對資本家好。這也是為什麼資本家如此熱愛擁抱全球化,因為他們可以更自由自在地移動,尋找廉價勞工與土地成本,放棄自己國家土地上的同胞,繼續剝削世上的窮人,製造自己的財富。

當代社會經濟發展問題的根本在分配不均,不是無法創造利潤,當資本家聯合政府不斷告訴人民景氣停滯,企業獲利困難,大家應該團結一心共體時艱的時候,實際上只有人民不斷降低工資以共體時艱,但資本家企業主卻是大買豪宅,大賺其錢。

近來台灣最熱門的MOU簽訂議題,彷彿台灣只要簽定了MOU,消除了關稅壁壘,減少貿易障礙,經濟就可以成長了。然而,從許寶強的觀點來看(他在書中以香港的CEPA來探討),消除關稅壁壘就等於經貿成長只是一種邏輯推論,沒有實證證據支持。

自由主義的真諦是反壟斷,而非不干預

許寶強回到亞當斯密與海耶克,重新閱讀原典後驚訝的發現,原來自由主義經濟學者根本就是誤讀/錯讀了「看不見的手」,自由經濟的真義是反特權壟斷,而非反對干預管制,連海耶克也認為有效的市場干預可以讓市場經濟運作得更好。許寶強更進一步指出,現在那些打著自由主義經濟學者名義宣揚自由經濟的人,不過是自封的自由主義經濟學者,甚至是惡名昭彰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打手。這些人靠著玩弄經濟學修辭,操弄民粹主義,霸占媒體,建構議題,製造輿論,挑動社會對立,製造恐懼來達到自己的訴求。

政府作為社會資源的分配者,如果無法站在分配正義的角度公平合理的將資源分配給所有國民,以自由經濟的煙幕彈掩飾社會資源轉移給財團資本家的話(想想台灣的賤賣國有地、大量的BOT、二次金改),難怪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提倡希望政治—遏止民粹與自由經濟聯手

其實,告別極端機進的新自由主義民粹政治,遏止貧富兩極分化還是有辦法的,只要人民拋棄民粹、犬儒與反智,不再隨著自由經濟學說起舞,建立足以監督民意代表、國家機器與資本家的強大公民社會、NGO團體,願意為了社會公眾利益站出來(社會運動、集會遊行、投票表態),不獨尊經濟發展為大(更考慮文化傳承和生態保育),讓掌權者知道我們其實知道你們在搞什麼把戲,出手制衡,未來還是充滿希望的。

誠如歐巴馬所說相信「是的,我們可以」改變,只要相信希望,身體力行,希望政治就會降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