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台灣的交通問題如何是好/何時能好﹖

By
on
2009-10-15

台灣的交通問題如何是好/何時能好﹖

文/zen(本文寫於2009/9/28,非常遺憾的事,事隔沒多久,又發生遊覽車意外事故,這次沒有前兩次幸運,死了七個人。)

幾乎每天打開新聞,總有令人難過的交通意外事故報導。上周更是令人難過,先是救人的救護車反而被撞造成裡面的輕傷傷患死亡,後來又有兩個客車司機為了乘客安全先後犧牲(客車司機中風,反映客車司機的健康問題,負責數十條人命安全的客車司機應該要求定期健康檢查,確保上路時不會出現意外狀況),這些看似個案的交通意外事故,其實反映了台灣的交通系統出了超級大麻煩,只是上至政府下到百姓,沒有人願意正式這個殘酷的真相。

根據內政部統計,2008年死於交通意外事故的人數高達2223人,還不算車禍24小時候死亡以及無數因車禍而重傷癱瘓,家破流離。明明交通意外事故遠勝過新流感的死亡率,然而,政府對抗交通事故的決心卻遠遠不及對抗新流感。

如果,政府能夠以防堵新流感的決心來防杜交通意外事故,從道路橋梁建設,交通號誌設計,交通違規取締,駕駛心態等各方面入手,該取締的絕不手軟,該教育的好好教育,也許,每年能減少許多無辜人枉送性命,能減少許多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

日本原本也是個高交通意外事故的國家,不過後來頒布了相當嚴苛的交通法規,像是撞死人得按被撞死者的預計平均餘命與可能人生收入來計算,要求肇事者賠償,以重罰來喝止交痛意外事故。另外對於計程車貨車客車等司機,也採行嚴格的道路交通違規記點措施,只要違規超過一定次數或有重大違規,隨即吊銷執照。或許有人認為重罰太過不人道,但是完全放任不管或者公權力不彰導致每年死於交通意外事故人數居高不下,對國家社會和老百姓的傷害,究竟是哪個大?

重罰只要政府能夠在起出幾個重大案件堅持住就能起嚇阻效用,如果無法堅持人民遂看不起執法者(這也是為什麼媒體永遠以搶錢來批判警察取締交通違規,卻不願正視每年死於交通意外事故的高傷亡)。

台灣的交通之混亂,罄竹難書,超速闖紅燈已經是小Case,現在演變成為己之便不讓救人的救護車消防車,對於警察的取締惡言相向(從不想過自己犯錯在先),難道真的非得等到哪天現世報直接報在自己或家人身上,等到自己也需要救護車或消防車卻遲遲等不到時,才有所覺悟(或其實依然執迷不悟,怪別人太壞)?

除了重罰,教育也很重要,國人不遵守交通規矩之嚴重,已經成為國民性的一部分,透過家庭教育代代相傳(父母從小就帶著子女違規闖紅燈超速,這樣的孩子長大會遵守交通規則才怪),學校教育應該加強交通安全觀念的教導,徹底讓人民知道看似不起眼的交通違規會造成多麼大的傷亡和經濟損失。民代與官員更應該起表率作用而非經常淪為替違規者關說,銷單的工具,若有人找上門來要求銷單應該要嚴正婉拒並給予正確的觀念教育(更別說幫忙上警局去要回交通意外肇事違規者)。

如果無法改善交通問題,台灣等於每年放任好幾種新流感肆虐而不管,放任難以計數的國民因為可以防堵卻不願徹底執行的政策傷害老百姓。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