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失婚到虔信的蘇拾瑩

By
on
2009-10-18

從失婚到虔信的蘇拾瑩

文/zen

(本文部分文稿發表於2009/10時兆月刊,此文為初稿,請勿轉載或引用,欲轉載請洽時兆月刊)

漂亮的學經歷,身價上億的董事長

蘇拾瑩,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系,曾任《工商時報》、《中國時報》、《聯合報》記者,《新經濟週刊》、《統領雜誌》總編輯,《亞洲週刊》特派員,《新新聞週刊》副總編輯,長河出版社發行人,城市娛樂公司。

資深媒體人蘇拾瑩,還曾擔任翁大銘華隆案的發言人。此外,包括黃信介、殷琪、周玉蔻、詹宏志、何飛鵬等政商名人都和她私交甚篤,堪稱台灣媒體界的「一姐」。當時她還與翁大銘、黃信介等人合夥開銘記建設公司,擔任董事長。

一九九三年移居澳洲雪梨後,歷任澳洲《華聲日報》發行人,《中國時報》駐澳洲特約撰述,《新新聞週刊》駐澳洲代表等職。

光從蘇拾瑩漂亮的學經歷來看,不難給人一種商場女強人的印象,但實際接觸過蘇拾瑩女士的朋友,可能會訝異於她的親和、謙卑、柔軟。

不過,蘇拾瑩可不是生下來就如此親和、謙卑、柔軟的,她曾經相當以自己的能力與事業成就為傲,畢竟,台大畢業後在職場上一帆風順,後來還當到董事長,個人身價上億,可以說要風有風要雨有雨,蘇拾瑩說:「當時的我真是囂張的不得了,名牌﹑轎車﹑洋房我一樣都不缺,可謂五子登科﹗」不知道失敗與挫折為何物,自然不免心高氣傲。

兩段失敗的婚姻

蘇拾瑩有過兩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正逢她年輕氣盛,事業人生一帆風順,因此,性格上極為自我中心,丈夫只要有一點不合自己的意思,就會發飆,甚至把先生趕出家門,是個愛自己勝過一切的任性妻子。

當時的蘇拾瑩擔任記者工作,作息時間和一般人不同,先生非常不能接受,兩人屢屢為了工作起爭執,但是蘇拾瑩非但忽視先生的感受,甚至連溝通都不願意,只要先生批評自己的工作,就擺出臭臉色,最後,兩人漸行漸遠,終於以離婚收場。

第一段婚姻是因為蘇拾瑩的自我中心,拒絕溝通,逼走了丈夫,雖然離婚,但至少還算清清楚楚,不若蘇拾瑩的第二段婚姻,不但得承受來自丈夫的暴力對待,就連離婚後,卻也還要為了子女監護權與財產等事對簿公堂,歹戲拖棚,搞得心力交瘁。

蘇拾瑩說,自己會選擇嫁給第二任丈夫阿仁,原全是虛榮心作祟。阿仁是她第一任先生的朋友,兩人竟是在她和第一任先生的婚禮上認識的。阿仁認識她之後,也不管蘇拾瑩是否已經為人妻,就展開熱烈追求,不過,因為自己並不喜歡阿仁,加上已經結婚,根本不把阿仁的追求放在心上。

直到1986、1987年間,蘇拾瑩和第一任丈夫分居後,阿仁見機不可失,熱烈展開追求,他當時甚至昭告天下﹕「她是我的,我一定要把她追到手﹗」雖然蘇拾瑩並不愛阿仁,只是覺得一直有人追求有人捧在掌心的感覺很棒,被浪漫沖昏了頭,壓根沒發現兩人價值觀上的巨大差異,在阿仁苦心追求了十幾年後,最後終於嫁給了阿仁。

沒想到,婚後阿仁完全變了個樣,成了會動手打人的家暴老公。

蘇拾瑩還記得他第一次動手,是1993年底,他們的小女兒剛出生兩個月的時候,兩人因為選購嬰兒床的意見不合,他竟然出手甩了她兩個耳光。

事後,阿仁開口認錯,而蘇拾瑩不宜有他,選擇原諒了先生。

只是,惡例一開,難有停止。此後,只要雙方意見不合,或者阿仁認為蘇拾瑩講的話刺激到他,耳光馬上賞了過來,而且還是一連串,時常將她打得昏頭轉向。蘇拾瑩不甘示弱,也曾上前還擊,雙方扭打起來。

有一次兩人吵架,阿仁竟把躲避臥倒的蘇拾瑩電梯口拖到公司門口,讓蘇拾瑩衣裙都被掀開,狼狽至極,最後還是她大聲呼救,才有公司的人出面制止。

蘇拾瑩認為,那種追求異性時搞得太過轟轟烈烈、「死命都要追到手」的人,看起來好像很浪漫,是一種病態,但其實佔有欲很強,只要對方不順從自己的意思,就會以暴力或恐嚇的方式讓人就範。

不過,蘇拾瑩認為自己也有錯,自己當時太過虛浮,認為阿仁是個不可多得的痴心漢,而且他的家世背景相當不錯,被浪漫追求沖昏了頭,結果差點連命都賠上了。誠如聖經所說的,「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一段婚姻縱然物質再富有,精神上不能相契合,甚至彼此仇視,根本一點都不幸福。

走出家暴陰霾

如果說,苦難是上的的祝福,那麼,對蘇拾瑩來說,神就是要用這兩段破碎的婚姻,來點醒她,引領她回到主愛之中,修復她和神的關係,不但如此,還要興起她,成為那些和她陷在同樣遭遇裡的婦女的幫助和安慰。

蘇拾瑩說,自己從幼稚園到大學期間,其實都有上教會,參加團契,對於聖經與教會生活也有基本的接觸,在大學以前對上的的心是很確定的,她相信神的存在並且相信神愛她。

只是,畢業出了社會之後,事業的忙碌與一帆風順,不知不覺間讓她變得驕傲、不可一世,逐漸遠離神,甚至迷上算命。自己和第二任丈夫再一起的那段日子,夫妻倆非常喜歡算命,蘇拾瑩更相信,自己是接觸了太多算命才沾染上了邪靈,讓邪術毀了自己與事業。

1995年中,蘇拾瑩因為工作和阿仁發生爭執,她不滿阿仁詐騙股東,提出抗議,沒想到阿仁卻認為她幫著外人,不愛自己。

從此,兩人徹底決裂,婚姻也告破裂。此外,阿仁還將蘇拾瑩在公司中的股份全數奪走,把她在台北的房子偷偷賣掉,更將她名下的財產與存款盜領一空,損失上億元,迫使她一貧如洗,從高高在上的董事長淪為靠澳洲政府救濟金度日的窮人 。

不但如此,日後阿仁還屢屢對蘇拾瑩發出司法追擊,令她在財產與兒女監護權上都是官司纏身,鎮日疲於奔命,內心愁苦,不知如何是好?

不過,破碎雖然痛苦,卻有神的美意隱藏其中。1996年,朋友介紹蘇拾瑩認識了台福教會石賢智牧師,石牧師的出現,替掙扎於前夫的訴訟與經濟壓力的她,帶來安慰與幫助。

蘇拾瑩記得,有一次家裡窮到沒錢,正苦惱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石牧師正好來探訪她,而且帶來了一筆錢要給她,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蘇拾瑩還記得,1998年三月間,有一天,她正坐在電腦前寫訴訟狀紙,只是眼看明天就要開庭了,自己卻是隻字不出,心裡焦急,於是,她禱告求問神,沒想到一翻開當天靈修讀本,三月六日的進度歷代志下廿章,上帝告訴祂的百姓﹕「不要恐懼驚慌﹗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並告訴他們﹕「這次你們不要爭戰,要擺陣站著,看神為你們施行拯救。」還要「唱歌稱讚神﹑讚美神。」

蘇拾瑩雖然不知道讚美神跟自己的狀紙寫不出來有甚麼關係,但是還是憑著信心禱告,從桌前站起來,在電腦旁呼喊﹕「Glory﹗主我讚美你﹗」然後就憑信心上法院開庭去了。沒想到,法官一進來,劈頭就問阿仁:「你的護照呢﹖」由於阿仁一直不肯交出小女兒的中華民國護照,惹惱了法官,當場限制他出境。接著,當蘇拾瑩準備遞出狀紙的時候,法官不耐煩地對蘇說,「算了,今天我沒空看﹗」說完就起身走人了,讓她經歷了一次奇妙又不可思議的庭訊勝利。當下她目瞪口呆,除了感謝上帝之外,說不出任何話來。

前夫阿仁和蘇拾瑩為了子女的監護權大打官司外,甚至還七次將女兒從她身邊搶走,且不但不准她探視,為了預防萬一還將女兒藏了起來。蘇拾瑩為了找女兒,在台灣與澳洲兩地間奔波,為了女兒終日以淚洗面,精神瀕臨崩潰,還一度想自殺,但卻一無所獲,只能不斷禱告求主幫她找回女兒,甚至懇求上帝﹕「主啊﹗如果你幫我找回孩子,我就把她獻給你。」

最後,神真的聽了他的禱告,1996年7月7日,孩子竟然奇蹟似的找了回來,親身經歷到別人常說的﹕「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開始」。現在的蘇拾瑩,雖然仍偶爾被前夫阿仁的官司打擾,但基本上已經學會以饒恕去接納阿仁的行為,也會和孩子一起為阿仁禱告。有一次,小女兒旦旦跟她說:「媽媽,爸爸只是被魔鬼抓走了…」,當下她十分感動,因為女兒不因為父親對她和母親所做的事情就仇恨他,反而知道該仇恨的魔鬼。於是,蘇拾瑩趁機就要求旦旦﹕「所以我們要為爸爸禱告,讓他早點脫離魔鬼的綑綁。」至今,小女兒旦旦仍然每天為他爸爸禱告。

婚變後一次次經歷神的豐盛恩典,終於讓蘇拾瑩決志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並且將福音分享給自己的兒女,如今兒女們也都受洗歸入主的名下。蘇拾瑩非常感恩,特別是小女兒旦旦,旦旦從小和她一起承受前夫阿仁的家暴,但因為神的愛的醫治,解放了她們內心原本該萌生的仇恨心,反而更懂得替那逼迫她們的仇敵著想,為逼迫她們的人禱告。蘇拾瑩一直相信,一起為阿仁禱告,上帝就會讓好事情發生,而且我們都期待,有朝一日阿仁會明白我們真的愛他。

信主後的人生

經歷兩段婚姻的挫折與考驗,蘇拾瑩不是靠自己在專業與事業上的霸氣勝過,而是靠著神的豐盛恩典令他屢次絕處逢生,神真是在荒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神。蘇拾瑩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信仰讓我得以重生。」

信主之後,蘇拾瑩先是將自己的家暴與失敗婚姻寫成了《一億元的婚姻——從董事長到領救濟金的故事》,透過書籍和與她有同樣經歷的女性們分享, 她曾說,這本書是靠著上帝的愛及恩典完成的,除了自我檢討、坦誠地面對過往,也為孩子留下些紀錄,並盼此書能幫助與自己有相同經歷的家暴受害者,能勇敢走出來。

後來,蘇拾瑩開始四處演講,談自己的婚姻,也為神作見證、傳福音,更投身寫作,陸續出版福音鬆土書《一念之間》、《愛的信念》、《抉擇的智慧》本本暢銷,積極為主傳福音。

蘇拾瑩目前定居於澳洲雪梨,在雪梨愛平台福基督教會聚會,預計今年九月進入神學院就讀,重新回學校當學生,未來希望能夠成為全職傳道,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上帝。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